Loading...

「反修例与教会牧养」研究系列

分色牧养:分与聚的牧养过程

二○一四年「雨伞运动」后已有教会讨论「分色牧养」的做法是否可行、应否实行及如何实行等。到了二○一九年受「反修例」运动影响,有教会能兼容不同政见的会友,也有教会出现大量信徒因不满教会处理「反修例」相关社会事件的方式及立场而离开的情况。

如何牧养不同政见会友? 

在研究「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的过程中,有不少教牧表示出现「两面不是人」的心理障碍。若会友留意到同工曾表示支持哪一阵营的言论,便会把讲台上的信息对号入座,认为牧者属「黄」或「蓝」,并作出投诉或与同工保持距离。如何牧养不同政见的弟兄姊妹,成为当前最难处理的问题之一。 

不错,教会应是开放给所有人的,牧者要牧养各类型的人,不论肤色、种族、阶层与性别等,这是理想中的合一。不过,就着牧养上的需要,在「同声同气」较易沟通的前提下,不少教会设有弟兄团契、姊妹团契、各种分龄牧养小组,近年什至有专为新来港人士而设的小组。

「分色」是分众牧养的一种

教会其实早已有分众牧养的做法,而「分色」只是分众的一种。事实上,自二○一四年起,部份教会已有「分色牧养」的雏形。「分色牧养」的意思是按政见与立场分开小组来牧养。主动的安排是把政见相近的弟兄姊妹安排在同一小组中,让他们可以各抒己见之馀,也不会引起冲突。而被动的做法是,不同政见者已自然地组成各自的「同温层」,不与异见者谈论「敏感」话题,或早已跟异见者「割席」。有些教会早于雨伞运动后便已有默契,若要讨论社会议题,不会在教会小组内讨论,而是另开群组,各自聚集讨论他们所关心的议题,这种「同温层」其实早已形成。 

在研究访问的过程中,研究员所得到的资料是,「分色牧养」只是分众牧养的一种,主要还是透过重新分配小组成员来牧养。在什么人当中作什么人,目的是要得着那些人(参林前九20-22)。相对于少数异见者离开教会,什至离开信仰,这确是较可取的权宜方法,待时间过去,透过其他教会活动再接触他们、重建关系。

等候再次结连的机会

「分色牧养」不是分裂教会,而是防止教会进一步分裂。这种模式并不应停在「分」,而是静待机会再「聚」。 

人的行为表现源自内心的信念、感受、经历等所组成的价值判断界线,外在环境的变化只是催化剂。《逃犯条例》引发的连串社会运动是催化剂,会友的行为表现就反映了这些界线订立在哪里。有看重社会秩序的,有坚持社会公义的,也有因为关爱受压者而走上前线作支援的,这些行为都反映了他们的价值判断准则。同时,判断的准则也来自他们各自接收到的资讯及人际关系网络带给他们的感受。

教牧同工若能保持与不同政见者沟通的机会,认清他们背后的价值判断界线,若发现某些价值与信仰背道而驰,便可作针对性的教导。让异见者「重聚」并非不可能,但复和并不是口号,也不会自然发生,而是个人内在生命转化的结果,即对异见者的看法有所改变才能带来行动上的接纳。1这种转化过程需要辅导、疏导及教导。暂时把不同政见者分隔,便是把握从冲突中停顿下来的机会,处理上述的问题。最终能否成功,还看教牧能否在这期间透过教导、个人关系及建立关系的活动,让不同意见的弟兄姊妹多接触,从而再次建立信任关系。 

结语

合一与深度牧养本来就不是对立的,但今日的香港教会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处境,前人没有经验,也没有足够的本土神学反思给教牧参考,目前可以做的就是多作新尝试。理想的教会是能把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我们什至要拥抱、遵行爱仇敌的教导;但是「各从其类」、让同声同气的走在一起,也不是坏事。面对当前处境,不少决定是基于感受而不是理性分析,多说道理前,更需要先接纳与互相拥抱。然而,能否做到「分色牧养」,就要看教牧团队的能力与经验,以及教会的传统与运作模式,这方面需要正在实践的牧者来分享实战经验。

1. 有关饶恕与复和的问题,可详参许志超、萧寿华合着:《相爱又相争:教会冲突的反思》(香港:福音证主协会,2013)。


(编按:「反修例」与教会牧养情况研究系列文章之十四。作者为福音证主协会副总干事〔培训〕、伯特利神学院城市事工讲师。)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