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

今年農曆新年很難過,香港人既要面對因反修例運動引致的社會動盪,現在更要面對來勢洶洶的肺炎疫情,恐慌瞬間蔓延,市民擔心疫症在社區爆發。與此同時,醫護界發動罷工,要求政府在堵截疫症源頭及保障員工兩方面採取更有效的措施。

是次醫護罷工行動是前所未有的,相信對於以救人為己任的前線醫護,要在瘟疫中參與罷工,必然是極為困難的決定。社會各界對此亦抱持不同意見和立場,大家其中一個常用概念是「道德綁架」,就是站在道德高地或以道德的標準,來要求或左右別人的行為。從信仰的角度出發,我們又可以怎樣理解和判斷呢?

首先,我們可以從人性的罪惡來了解。很多時候,我們較常以個人的行為作考量,而忽略社會制度僵化下所產生的罪惡。美國神學家尼布爾的經典著作《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早已提醒我們,即使個人盡上道德責任、踐行仁義,亦不代表在社會層面上不會加害於別人,社會制度上的邪惡所帶來的苦難不是個人的道德實踐便可以消除。

猶太裔德國女哲學家鄂蘭提出「平凡的邪惡」這個見解,指出缺乏深層次思考能力造成一個人的平凡,但也產生最大的邪惡。上世紀六十年代,鄂蘭在耶路撒冷軍事法庭中,親身參與一場納粹戰犯的審訊,被控者艾特曼自辯說他從來沒有殺死猶太人,他並非反猶太主義者,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守法、履行職務,即使精神科醫生亦證明他在人際上算為理想典範。艾特曼不是一個愚蠢的人,卻因缺乏獨立思考而成為那個時代最大的罪犯之一。

很多人忽略了制度上的邪惡,滿以為制度經常保持著中立性,與道德無關,故認為制度帶著一種不可撼動性,違反制度便是破壞法治。事實上,每個人都不能凌駕於生活脈絡而作出抉擇,如若社會制度不是中性,甚至依靠謊言定律來維繫,活在不道德的社會裡的人更要常常謙卑和警醒,竭力保持人性的完整,不被制度的邪惡所誇勝。

德國神學倫理學家帝立克(Helmut Thielicke)精警地道出:「只有服於真相的人才會說出真相,說謊者永遠說謊,即使他使用真相。」真相與對人性的尊重和同感是密不可分的,站在真相的人作出的行動也是出於自由和和平,真相為人性的真正關係提供穩固的根基。帝立克以魔鬼在曠野試探耶穌作解說,耶穌引用舊約聖經來表明祂自己的身份和與聖父之間的關係,但魔鬼也引用上帝的說話去虛構神的兒子神性的一面,從而將真相變成了虛假。

回到醫護罷工這個行動,我們必須從整個醫療制度和系統來了解行動的因由,而不能單從個人道德責任去作判斷。我們更要明白行動者的價值信念和動機,是為要突顯不易察覺的制度問題,而這也是制度維護者設法迴避,甚至掩飾的深層次矛盾。若你以為信仰可以簡單地找到非黑即白的答案,活在今天的香港,除了應付天災人禍帶來的患難,上帝或許要挑戰我們,在信仰上不可停在嬰孩的階段,要盡心盡力地掙扎成長,或要走進承受苦難的人群當中,不住向上帝表達訴求,方能真正明白信仰在其中的意義及其發揮的力量。

(原刊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網站,蒙作者允准轉載。)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 (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 (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