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利未記的隔離令

利未記提到疑似皮膚病的個案需要關鎖十四天,好讓祭司作有效的判斷。

十三章3節清楚地指出祭司所要察看的兩樣徵狀。第一樣徵狀就是「在那災病的毛轉白」(ושער בנגע הפך לבן),這一句比較難解釋,因為利未記十三章13節指出若果全身變為白便是潔淨,這是因為變白的徵兆說明皮膚正在康復的過程當中(可參看13節),而醫學已說明皮膚病的患處不會使毛轉白。毛變白主要是因為剝落的皮鱗貼在毛髮上而引致表面上轉白,由於鱗剝落的現象是皮膚病明顯的症狀,所以祭司便能由貼在毛髮上的皮鱗來斷定皮膚病的出現。第二樣徵狀就是「那災病的表面比他肉的皮更深」(ומראה הנגע עמק מעור בשרו),而這個徵狀比第一個徵狀更重要,若果它已陷入皮,到達「肉」(בשר)的地步,那麼便是斷定皮膚病的原則。這是由於「肉」(בשר)象徵了生命(哀三4,結卅七6、8),也是創世記二章中的重要用字,同樣地都象徵生命(創二21、22、24),若果災病的表面陷入到「肉」(בשר),死亡的力量(刑罰)已陷入到一個人的生命中,生與死便產生混淆,所以便是不潔,而由於「災病」一字象徵了神的刑罰,所以陷入肉的現象也同時反映這人的屬靈情況,他有可能正面對神的審判。當祭司看見這兩樣徵狀,便可以有信心地定患者為不潔淨。

十三章4節描述了一個未能立刻斷定的個案,就是當火斑上的毛髮變白,但卻不陷入皮下,這需要關鎖七天來作之後的斷定,因為這個案只合乎兩個徵狀的第一個(毛變白),也是比較不重要的那一個徵狀,而比較重要的第二個徵狀(陷入肉)還未出現,所以未能立刻斷定,需要關鎖(隔離)七天,而「七」便是象徵完全。十三章5節指出關鎖七天之後,祭司要再察看,若果情況沒有改變,也沒有發散,便要再關鎖多一個七天,前後一共十四天。之後,若果災病發暗(利十三6),代表這不是真正的皮膚病(צרעת),便不需要定患者為不潔,只需要洗衣服便能潔淨,亦即是說,若果關鎖十四天便發暗的情況便是輕微的不潔,只需要洗衣服及洗身便可以除去這不潔,但若果被斷定為皮膚病(צרעת),這便是重度的不潔,需要進入利未記十三章45-46節的程序來處理。另外,到底疑似患者會被關鎖在哪裡?民數記十二章15節指出患有皮膚病(צרעת)的米利暗關鎖在營外七天,所以我們因而推斷關鎖的地點便是營外。

利未記明白人的罪性與自私很大,所以任何的隔離都必須經過監管,並不存在自律地隔離的事,因為人的本性是不會自律的。因此,利未記沒有為違反隔離令的人進行任何罰則,既然被隔離的人不可能在監管之下逃離所隔離的地方,便不需要有任何罰則。最後,關鎖的地點不是營內,而是在營外,免得關鎖地點的出入會玷污全營。

(原刊作者專頁)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 (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 (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