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疫症肆虐下,教我如何禱告——主禱文

如何禱告是我們這大半年最感艱難的事。每當從社交媒體看見被打傷的青年人和示威者,我們感到禱告的無力,因為他們的遭遇影響他們一生;每當聽見無能、無信和無德政府員工的言論,我們感到禱告的無助,因為他們仍繼續無的放矢;又當感受到武漢肺炎的威脅,並因而受感染的病者和死者,我們感到禱告的無言,因為他們和倖存者仍流著淚。無力、無助和無言使禱告變得艱難,但我們仍需要禱告,因這是上主給我們的禮物,也是我們可以給世界的禮物。主教我們禱告:「不叫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 (太六13,《和合本修訂版》,下同)

試探是那過多憂慮和過多大安旨意。若過多憂慮是杞人憂天的話,大安旨意則是過多安心至放任不管。過多憂慮者認為戴了口罩和洗手也不足以防範受感染的可能,所以,四周環境每日都要清潔,將自己隔絕與外人接觸。縱使做了這一切,過多憂慮者仍不放心,甚至失眠。過多憂慮者的世界缺乏承受不可控制之事的能力,以致他們只會向最差和最壞方向想像,但這些最差和最壞想像沒有因其預演功能而減少自身憂慮,反而令他們更相信所憂慮的真實性。
 
相反,過多大安旨意者認為要感染就會感染,避不了。戴口罩和洗手會受感染,不戴口罩和不洗手也會受感染。這是命,人們控制不了,所以,不戴口罩和不洗手也沒有不妥。過多大安旨意者似乎是樂觀,但其實是無知,甚至是一種對他者不負責任的行為。「不叫我們陷入試探」就是求上主,不讓我們的小心和警覺變為過多憂慮,也不讓我們接受不能改變的能力變為過多大安旨意;同時,在過多憂慮時,讓我們保持一定大安旨意;又在過多大安旨意時,我們保持一定小心和警覺。
 
試探是那將自己的安全和需要放在很高的位置上,以致忽略了其他人的需要。很多人儲存的口罩、廁紙、白米和消毒品過於一個月的需要。尋求自身安全被視為人的本性,但沒有被反思的本性可能是很具破壞性的。若批評某些商店趁火打劫,提高口罩和消毒品價格時,我們囤積口罩、廁紙和白米跟趁火打劫不遑多讓。或許,我們可以將一切責任歸咎於這個無能、無信和無德的政府,即我們是被迫要為自己謀出路。新加坡人也跟香港人一樣,四處搶購物資,但新加坡政府應比香港政府更有能力和誠信。「自己香港自己救」從二○一四年雨傘運動已成為我們的立場,但「自己救自己」中的自己是有他者,而不是一個對他者沒有責任的自己。我們樂見有人主動分享口罩、廁紙、消毒品等。同時,我們也不應介意說出我們的需要,接受別人的幫忙。不陷於將自己的安全和需要放在置上的試探,是從我們對彼此的承擔而來。求上主給我們有勇氣分享、有勇氣不搶購、有勇氣說足夠。主教我們禱告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太六11)
 
試探是被那製造和散播的謠言主導,失去應有的合理懷疑和理性。當政府批評那些人製造食物不足的言論引致公眾恐慌時,我們也要質疑政府的誠信,即為要滿足其政治任務,它製造虛假平安。在虛假平安下,李文亮醫生被說成為造謠者、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決定不將中國疫情列作「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在香港發動醫護人員罷工被說成不負責任和妄顧病人利益。我們要以理性揭穿謠言,也要有勇氣宣告「不平安的福音」。這正是因雨傘運動而被檢控的朱耀明牧師向我們見證的「敲鐘者」。
 
惡者是誰?惡者是武漢肺炎?惡者是人們的自私和無知?還是由一群自大者建立的迂腐和殺人制度?脫離他們的影響和他們的主導從來不可能,不但因為我們生活在一起,更因為我們已成為惡者一部份。所以,主教我們禱告,說「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太六12)願上主使我們平安入世、勇敢為人、保持善德,勿以惡報惡;鼓舞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援助困苦的人,尊敬眾人、愛主事主,在聖靈的能力中歡欣喜樂。


(原載於作者網誌。標題經編者修訂。)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 (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 (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