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型肺炎下黑暗中的盼望

我是在基督教聯合醫院兼職工作的護士學生(TUNS)。面對在香港日益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我感到無比的壓力和無助。

醫護罷工消息一出,我便開始考慮罷不罷工,雖然我只屬醫管局兼職員工,而且因未有護士牌照,仍算不上是一個緊急職系員工(essential staff),不是醫管局員工陣線(HAEA)的會員之一,但我仍可以選擇報不報更。畢竟護士學生也能減輕病房的工作量,例如幫忙洗傷口、測量生命徵象、協助病人進食等。

我相信很多在職醫護人員都會有種矛盾心情,一方面不想罷工,想全心全意地照顧有需要的病人,也擔心罷工後病房的同事工作量會變得繁重,更害怕罷工後會被秋後算帳。另一方面,大家又想透過罷工,促請政府落實全面封關,不希望香港政府漠視醫學專家和市民意見,拒絕全面封關,令病毒源頭繼續在社區爆發——這帶來的後果可能會比罷工帶來的損失更大。最後,為了促請政府正視武漢肺炎的嚴重性以及落實全面封關,阻止疫情在港蔓延造成更多代價,我選擇了「罷工」。

罷工前幾天,不論在醫院內,還是與身邊的醫護朋友、同學聊天,每天談論的都是與生死有關的話題,病房氣氛頓時變得不一樣。畢竟有同事被抽中將要成為dirty team(抗疫隊伍),到隔離病房照顧確診或懷疑確診病人,四星期高危工作再加不確實的兩星期「洗滌期」(washout period,即隔離十四天以防止病毒散播),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同時,又會有一段時間不敢和家人見面,擔心自己成為帶菌者。更甚的是,現在誰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病房會不會有虛報的「隱形病人」,即使在普通病房也擔心會受感染,只好珍惜每天仍能呼吸活著的時間。

在沙士期間,曾有醫護人員因接觸沙士病人後受感染而傳染家人,最後其家人不幸離世而剩下他自己一個。面對比沙士更「狡猾」的武漢肺炎,面對前線醫護人員壓力爆煲,面對市民連口罩都買不到的情況,面對香港政府不封關而導致被愈來愈多國家「封關」。我會質疑:為甚麼香港政府不可以為市民多付出一點?

許多人為著現在要面對的事情感到絕望、孤單、難過。其實不只是中國和香港面對困境,還有澳洲的大火、東非的蝗災等,世界各地都在水深火熱之中,不禁令我想起聖經中馬太福音廿四章7-8節的末日預言:「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但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相信神是希望令更多人覺醒,盡力尋找和拯救失喪的人,讓他們心存一份盼望。

香港過去數十年實在太安穩了,人們自以為能處理很多事情,靠自己能安居樂業,時不時去旅行,生活安逸而不需要靠上帝,但上帝卻告訴我們「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四18)由二○一九年六月開始,香港人開始面對各種不公義和無助,他們開始不知怎去面對。作為活在這個昏暗世代的基督徒,我們更要在這個時候熟讀神的話語,好好裝備自己,如同箴言四章23節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明,為神去傳揚福音、做好見證,讓人知道這一切都是在神的安排之中。

疫情嚴峻的當下,人與人之間有很多不信任。曾有教會醫生朋友分享,下屬在接觸內地發燒病人時被扯下口罩。每當遇到內地病人,即使病人聲稱自己沒有到過內地出遊,我也會因著過往曾發生的隱瞞例子而對他們產生偏見。但作為一個未來護士,一視同仁、體貼入微地照顧每個病人,才是我的職責所在。在這期間,神提醒了我要實踐基督的愛去愛神和愛人如己。

其實心中確實希望能繼續罷工、有更多醫護人員罷工、更多各行各業罷工,造成壓力迫使政府正視這非一般的疫情,但畢竟醫院還有很多有需要的病人正等待我們一班醫護人員。可能有人以為罷工的人已經被視為「condom」即用即棄,但其實醫護罷工是有價值的,已成功促使政府多封了數個關口。希望日後會有更多行業的人加入罷工。在這個醫療物資愈來愈短缺、確診個案愈來愈多的時候,我相信神會繼續帶領香港人和世界不同國家的人去尋找新出路。香港市民或許始終有一日會撐不住,但公義始終有一日會彰顯,政府始終有一日會妥協,這個亦是更多人認清甚麼是良知和公義、更多人需要尋求基督信仰的時候。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 (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 (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paym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