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疫情中的慈心

马可福音一章40-45节记叙了一位患痲疯的人来到耶稣面前,跪下来求耶稣医治他。第40-41节是患痲疯的人与耶稣的对话:「如果你肯,必能使我洁净。」(《新译本》,下同)接着,耶稣动了怜悯的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最后,痲疯立刻离开了他,他就洁净了(42节)。

马可福音和两卷的对观福音(马太、路加),都记叙了这件事情。然而,马可福音对于耶稣医好患痲疯者的原因,就是他动了「慈心」。

许多时候,我们对于圣经的词汇常提出疑问。如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当我们要解释这些词汇时,可能会找其他的译本作参考,或者以个人经验来演绎,但总有点模糊的感觉。同样地,当理解这段经文的「慈心」,也会面对类似的情况。

笔者认为,当圣经作者要使用词汇时,会包含他们对那些词汇背后的认知理解。而按叙述的上下文,可以找到这些认知理解的线索。从这个方法,可能有助我们去理解马可福音一章40-45节中的「慈心」。

有需要的人遇上动慈心的人

当耶稣医好了患痲疯者后,耶稣就严厉地吩咐他:「你千万不可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你只要去给祭司检查,并且照着摩西所规定的,为你得洁净献祭,好向大家作证。」(44节)对于那时的处境,患痲疯者是不洁的,所以他们不能进入会堂,或到圣殿参与任何宗教活动。而当时的宗教活动,不单关乎于个人与信仰的关系,也指向个人与社会群体。

在新约处境的犹太人,他们是一群被外邦统治的殖民群体。他们一来要在外邦世界中生活,也要维持犹太宗教和文化,所以,会堂和圣殿便作为维系犹太人的地方。再者,犹太人的宗教传统、生活与宗教是息息相关。因此,当患痲疯者不能进会堂和圣殿,不单是个人与信仰的分离,更是个人与群体的分割。这样,耶稣医好了患痲疯者后,便要他给祭司检查,不单是证明他的痲疯得到痊愈,亦要让他重新建立个人与信仰的关系,并且向众人证明自己可以如常地与群体相处。

当我们从医治者的角度来理解耶稣动「慈心」,就知道动慈心是要让被医治者进回群体之中。在今天一罩难求的香港,很多人担心口罩不足而足不出户,就好像活在一个孤单的环境。如果他们遇上动慈心的人,能够给他们多一个口罩,多一份关怀,他们必会感受到安慰。这样,在疫情当中,让我们学习使有需要的人遇上动慈心的人。

动慈心的人与牺牲自己的人

耶稣在患痲疯者身上动了慈心,也可反映另一件事。从耶稣角度来看,当他动了慈心后,他自己的处境则与患痲疯者相反。

第45节指出:「那人出去,倒说许多的话,把这件事传扬开了,叫耶稣以后不得再明明地进城,只好在外边旷野地方。人从各处都就了他来。」(《新标点和合本》,下同)当把这节经文与对观福音作比较时,马太福音是没有记叙耶稣因此事回到旷野;路加福音记叙了因太多人找耶稣施行医治,他才回到旷野;而马可福音就记叙耶稣不可「明明」在城中,只好回到旷野。「不可明明」的意思是指「不能公开」。马太福音一章19节:「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也使用了不可「明明」一词,也反映不能公开的意思。

马可福音指出耶稣动了慈心后,那患麻疯者可以回到群体之中。相反,耶稣就不能「明明」的在城,他只好回到旷野,这是耶稣动慈心的后果。从耶稣的角度来理解慈心,可反映动慈心是有牺牲的性质。这可能与我们日常理解的慈心是有点不同。有时候,我们会说动慈心是帮助人或做一点善事,但做完这些事后,可以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连。而且,耶稣所动的慈心是有牺牲性质。这牺牲是给予别人某些好处后,自己却失去这份好处。在这段经文而言,耶稣让患痲疯者可「明明」的进回人群之中,但自己就不能「明明」在城中,因他动了慈心,就失去了「明明」在城的自由,他只好孤单地回到旷野,就好像昔日患痲疯者的那处境,与群体分离。

在今天一罩难求的香港,我们不愿动慈心可能是担心自己的生活。什或,我们担心的事情,还伸延到日常的生活用品了。但耶稣教导我们,为有需要的人动慈心,是牺牲自己的好处来帮助有需要的人。因此,在现时的疫情中,我们更要懂得学习动慈心。

从马可福音中理解对慈心的意思,可看到动慈心是让人有得着,使自己有所失。在现时的疫情中,让耶稣的慈心进入有需要的人中是十分重要。假若今天我们思想如何效法耶稣,牺牲自己好处为别人动慈心,就是当下可作的见证。不过,我相信仍有教会的肢体,只懂为自己网购和囤积。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paym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