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流堂研讨会反思网络教会神学及实践
高铭谦︰网上崇拜并不违反圣经教导

【时代论坛讯】因应新型肺炎疫情,很多本港教会都改用网上崇拜。这种聚会形式,对不少教会以至信徒而言都是新鲜事。从网上崇拜是否符合圣经教导,以至教会可如何优化网上崇拜流程,令其更贴近实体崇拜,是不少教会领袖关心的焦点。三月二日,Flow Church流堂(下称流堂)透过视像会议形式举办了一场网上研讨会,探讨有关议题,有超过二百人次在线参与。旧约教授高铭谦博士认为,实体崇拜固然是最理想的,但教会因应时势,将崇拜改为网上进行亦无不可。有讲员更认为网络崇拜能成为散播福音契机。

高铭谦︰新约时期犹如无线上网

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副教授高铭谦博士首先提到在旧约时期,圣殿建在锡安山上。当时的以色列人相信,这处是全地的中心,亦惟有这地方,才可以收集人们的祷告、赞美,送到天上的圣所。而上帝就在天上,收集来自地上的讯息。到了新约时期,在约一51,耶稣指出神的使者「上去下来」,是引用自创廿八章雅各梦见天梯,认为这是连接至天上神殿的梯子(天地线),并将那地命名为伯特利。耶稣认为自己就是那天梯,承传了伯特利的传统。

高铭谦亦引用约二19-22,指出耶稣比喻自己身体就是圣殿。在新时代,人不再需要拘束于天地线,重点在于要以心灵诚实敬拜上主,亦即要用圣灵和真理来敬拜。至于什么是真理,耶稣在十四章6节已说明,他就是真理。

若要以上网为比喻,高铭谦形容旧约时期有如是固网连线上网,人要到圣殿才可与天上的圣所连接;到了新约时期则有如无线上网,以耶稣基督为网络的中心点。对于现时盛行的网上崇拜,高铭谦认为这不会违背圣经教导。本身「聚会」一词的意思是聚集。因应时势,众人在网上同心敬拜,并无问题。实体崇拜固然是最理想的,但改为网上进行亦无不可。

谭子舜︰上主可透过网上崇拜对人说话

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恩福堂(下称恩福堂)崇拜範畴主管谭子舜牧师称,网上崇拜是近年才出现的概念,而到了近两个月才普及化。他认为崇拜是三一神与人相遇、对话的场景。在相遇中,人们会组合成属神的群体,而任何崇拜最终都会连于基督。

谭子舜指出,崇拜既是从上而下,也是从下而上的沟通。这是指一切始于上主,过程中因着圣灵的大能,差遣耶稣临到世间。透过耶稣基督,人能把心意更新,与上主建立关系。而人要与上主沟通,必须靠赖圣灵的大能。故此任何在地上的聚集、敬拜,能够成功实践,全是父神的功劳。由此可见,实体崇拜与网上崇拜没什大分别,当中的要素皆是由上主来成全。他强调,上主是全能的,可透过不同的媒介,包括进行网上崇拜向我们说话。

对于何谓投入于崇拜之中,谭子舜认为可以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四方面来衡量。人的情绪、灵性、思想及动作,各方面的官感都要参与其中,才算是投入在崇拜。在现实层面,教会可借不同东西,例如玻璃上的画像、浸池内的水、圣餐,提醒信徒投入于与神对话,以最好的状态参与崇拜。他补充,人对身处的环境会有不同的感受,会有不同的反应。由此引伸至网上崇拜,他认为堂会牧者需思考如何可令人醒觉神圣的介入,以至投入参与网上崇拜。

谭子舜亦引用弗二19-20及四16,指出崇拜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众人各有角色,互相补足,一同建立所得。对于如何从网上崇拜建立信徒的群体性,他指以他的经验,直播崇拜会比录播崇拜为好,因前者可以让众人即时参与讨论;而录播崇拜有如是电视节目,时间上的不一致,难以建立会众的群体性,效果会打了折扣。

麦濬思︰借网上崇拜服侍网上信徒

流堂核心委员、Milk & Honey Worship团长麦濬思曾有多次筹备网上崇拜的经验。他以流堂的经验为例,指出于流堂在二○一八年已开始尝试于网上转播实体聚会,互动以现场会众为主,一般网民为副。到了二○一九年十月,流堂首次尝试网上崇拜,而在今年农历大年初一亦有举行网上崇拜,对象主要为网上的信徒。他提到,流堂的网上崇拜特点是以网络凝聚信徒,并差遣他们在网络分散,而当中事奉团队成员会互相信任。至于教会群体则是有机的,容易接纳变化,同时容易进行互动。

麦濬思指流堂有如是在网络植堂。因应网络文化的转变,有时少不了就热门话题「抽水」,但重点仍是服事网上的弟兄姊妹。网络崇拜不只是为今次疫情而设,而是以此配合整个教会事工,传扬福音。

麦濬思亦表示,崇拜是上主期望人遇见他而设立的场景,事奉团队是与会众一同建立整场崇拜,主持人只是当中的协调者。他忆述有次网上崇拜出现技术问题,会众不但并无怨言,反而借留言互相提点,并配合事奉团队参与崇拜。这次经历令他十分感动,也反映信徒在网上亦能表现出应有的品格。

他强调,会众不是崇拜的旁观者,排除于事奉人员以外,反而是主动的参与者,是崇拜重要的组成部份。对于堂会而言,网上崇拜亦是重要的,展示对神的真实态度。他认为于疫情过后,本港堂会需思考如何善用网络空间,什至协助教会转型。堂会应不只是在真实世界,亦进入网络世界中,与网民同在,什至将他们带至实体聚会并加以栽培。

直播崇拜较录播崇拜具优势

于答问环节,部份讲者提到网络与实体崇拜感受的分别。麦濬思表示虽然他作为崇拜的带领者,感到实体与网上崇拜没多大分别,但网上崇拜的确会影响到与会众之间的互动,不能真正得知身边会众的需要。谭子舜则表示近数星期恩福堂采用录播崇拜,他会与家人在家中一同观看。虽然他们会与实体崇拜一样跟随进行不同程序,但期间仍会有分心的时候,亦因身处于不同的空间,感觉上真的有所分别。他认为信徒参与网上崇拜时,需要有强大的意志力,将该时段分别为圣。高铭谦则表示他是网上崇拜的制作人之一,负责讲道部份。当他讲道时,面向的只有镜头,看不到台下会众之间的交流,始终会感到有所欠缺。

有关网上崇拜的形式,有些教会选择直播崇拜,亦有些教会采用录播形式。高铭谦认为,直播比录播好。他解释指,犹太人于被掳时期,圣殿被毁,其中一项当务之急是维系身份认同。当时他们除了化献祭为祷告,另外是建立分别为圣习惯。身处不同地方的犹太人,会同步守安息日,有如今天教会进行直播崇拜时,会众于不同地方一同参与。至于录播崇拜,则属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谭子舜则认同直播崇拜效果会较好,认为会众同时间一同参与,才能建立群体。麦濬思则表示,人会把握时机而作出回应,经历上主的临在。这种经历,是录播崇拜难以比拟的。正如平日崇拜时乐手即场演奏会比播放音乐好,较能产生会众刻下共鸣。

帮助会众投入网上崇拜的方法

流堂创办人、当晚主持陈韦安博士表示,很多网民对可否参与其他教会的网上崇拜感到疑惑。谭子舜表示他当然会参与恩福堂的网上崇拜,但亦会参与其他教会的网上崇拜。高铭谦指出,信徒多只参与自己教会网上崇拜是关乎群体归属感的问题,认为其他教会的聚会是没法取代的。他相信,这不只是网上崇拜的问题,往日都有不少信徒同时参与不同教会的崇拜,在教内是普遍的事。

陈韦安亦提到,网上崇拜的观看人数比实体崇拜参与人数明显较少,可能反映会众转而参与其他教会崇拜。高铭谦相信,不少信徒一家人只打开一部装置参与网上崇拜,观看人数较低是正常的,并不能完全反映现实。麦濬思则补充,网上崇拜观看人数亦与信徒面对的网络状况、装置问题有关。若是有堂会有较多长者,不太懂参与网上崇拜,亦会令数字偏低。他建议,这类教会可考虑为年长会众提供技术支援,例如指导如何参与网上崇拜,什至将崇拜过程录影烧制成DVD,提供予完全不能上网参与的会众。

对于如何改善网上崇拜的神圣感,高铭谦分享指他所属的九龙塘基督教中华宣道会友爱堂(下称友爱堂)会于网上崇拜开始前,设有倒数时计,可以让会众建立心理预备。故此,这亦是直播崇拜相比录播崇拜的一项优势。谭子舜表示,恩福堂下月会尝试直播聚会,建立会众分别为圣的感觉。现时则由领祷的同工以言语提醒会众,令他们可专心参与接着举行的崇拜。

网上崇拜对未来教会发展的影响

有网民提到网上崇拜的模式较配合年轻人的口味,询问如何可照顾年长会众的需要。麦濬思表示这反映网上崇拜同样需要分龄进行,内容、显示方式要因应需要而调节。虽然堂会同工需花更多时间,但都是值得的。高铭谦表示,友爱堂会分为两堂青年人及成年人两场崇拜,分开进行。两场的内容显示方式会有分别,例如青年人崇拜会有倒数时计。此外,友爱堂平日亦要跟进年长会众如何参与网上崇拜。谭子舜表示,恩福堂亦有分龄崇拜。由于他负责大堂崇拜部份,所以风格会偏向成年人。

对于网上崇拜将如何影响本港堂会崇拜的发展,谭子舜认为很多堂会都是被迫举行网上崇拜。虽然他相信这是契机,但对于如何引申至实体崇拜的改变仍有所怀疑。高铭谦相信将出现去中心化及分散的现象,可以丰富、扩展堂会的事工,什至透过网络聚会招聚少有联络的会众。麦濬思则认为,不少堂会向来视网络事工只是开设教会网页及社交专页,今次是一个机会,建立网民的属灵之旅,让他们认识福音。例如有会众在家中参与网上崇拜时,刻意调高音量,让家人得知崇拜以至对内容产生兴趣,成为散播福音的契机,最终可引领这些慕道者至实体的群体。他认为谈到传福音,堂会可思考如何以网络方式传福音予当代的人。

是次研讨会为由流堂主办、G-Power青少年事工联盟协办的「香港教会网络生态线上研讨会」的第一讲,主题为「不在教堂,也不在耶路撒冷——网上崇拜的神学反思与实践」。此系列研讨会于三月二日至四举行,第二晚及第三晚主题为「我信圣徒网络相通——如何预备教会网络聚会?」及「让教会成为online——香港教会网络发展前瞻与想像」,第三晚讲座稍后将再有专文报道。

当晚讲座内容重温: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打噴嚏標準姿勢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