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崇拜補完計劃

漫長的二月終於過去,因疫症影響,許多教會的聚會,都忙於遊走在「實體」與「虛擬」(視像)之間的狀況,更須為哪些團契聚會或重要會議必須保留、教會的崇拜是否轉變成「直播」而費煞思量。筆者服侍的堂會同樣面對以上問題,每星期的同工會,我們都要不斷拆解,討論各項變陣方略,並須向執事領袖交代,務求在「實體」與「虛擬」各項未知的狀況下,能減低影響,迎合新的轉變。

上兩星期的主日各大堂會更面對重大挑戰,因每月的首週是主餐崇拜,許多教牧群組都議論應如何應對。筆者的堂會為減低聚集傳播的風險,整個二月主日崇拜已取消現場聚會轉為直播。我們上兩星期更突破地在直播崇拜時段,以現場牧者實體帶領,同步與會在家中視像守主餐。突破的除了是形式,更是主任牧師個人對主餐的神學理念。筆者始終對「實體」(具體)與「身體」(肢體間)的臨在相交的意義念念不忘。在偶然機會下,感謝神學院老師一句:「如果是『紀念說』就無乜所謂啦!」(我個人詮釋就是決定以紀念為理念,就無謂拘泥於形式了),使我茅塞頓開。不過,任我們如何變陣,始終有些安排依然無法「補完」。

這段時間也有同道問及直播崇拜,應如何處理未能用手機或上網的會眾,特別是長者,他們未能參與,教會有沒有補救或其他做法?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也讓我思想了良久,教會究竟如何補救,才能讓人暢順地參與「崇拜」?

升級做好些媒體網絡,在拍攝及直播串流技術上下功夫,甚至做到連電視機都可以直播?這當然沒有可能,相信大家都知行頭,做基督教電視要花幾多錢(或籌幾多錢……)。另外,也曾聽過相當有心的教會,教會做直播(或轉播)時,找人打電話給未能上網的長者,用電話「聽」崇拜來參與。不過,有教會則認為始終最徹底的解決辦法,就是回歸基本,依然保留實體崇拜,做好「抗疫」工夫,也要做好「抗疫」的心理工夫(包括有可能被感染的心理預備),那就不用擔心如何才能幫助長者或好想參與崇拜的肢體。筆者的堂會有我們獨特的情況,本身參與崇拜的長者比例不算多,大約二十人(佔全體10%)以內。現今長者都很前衛,有手機可以上網看直播,不過始終有些沒有的,就只能視為崇拜取消處理。那教會應如何「補完」,讓長者參與崇拜?

聽到很多教會分享,排除萬難(無論是硬件軟件,或是事物或人物的張力)終於成功將實體崇拜轉為直播後,依然無法完全解決長者如何參與,或技術有限的問題。依我理解,暫時仍然沒有最理想的方法補救,也因為如此,有些教會索性堅持保留實體崇拜。不過,我認為教會的補救不應只是在崇拜(無論直播/實體現場的「復會」)的改善方法,反而是另類的「補完」。

筆者的堂會座落在基層及長者為主的屋邨,因為疫情,我們區的街坊都缺乏口罩,所以不敢外出。有個較極端例子,有獨居長者說因為沒口罩,未能出門買餸,為了節省些,全天在家中只吃了一顆雞蛋。有見及此,二月上旬開始,教會臨時組織了義工隊,每星期定期支援長者,上門在門外探訪,派發抗疫物資及新鮮食物。口罩供應依然不足,我們要從各方張羅回來(口罩來源包括:土耳其、百慕達、印尼、俄羅斯),更開設了一個名為「耶穌罩你」的行動,希望能較有系統地收集口罩,並分配給緊急需要的獨居長者、家庭及前線保安和清潔工人。因為這個行動,教會內肢體有更深入的機會,參與社區服侍工作。更有其他堂會的同道,當知道我們的愛心行動後,主動送出物資支援此次工作。肢體的服侍、堂會與堂會間的愛心和合一,原來真的可以在瘟疫蔓延時彰顯出來。

或許這才是教會現在真正需要的崇拜「補完」計劃。或許這才是體現保羅就主餐的教導,學習與他者團契,免得我們在聚會時吃喝自私的罪。

(題外話:有位我們探開的婆婆,我們只在她門外放下物資,因她農曆年回過內地後,自願在家居隔離。意外地,前星期特首林鄭微服私訪藍田時,竟進了她的屋內,政府的「抗疫」方式果然與民間不同……)

(作者為啟田浸信會主任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3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