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流堂研討會反思網絡教會神學及實踐
自媒體年代的教會發展

因應新型肺炎疫情,很多本港教會都改用網上崇拜。這種聚會形式,對不少教會及信徒而言都是新鮮事。從網上崇拜是否符合聖經教導,以至教會可如何優化網上崇拜流程,令其更貼近實體崇拜,是不少教會領袖關心的焦點。此外,在人人都能各自用手機、電腦在家工作(home office)、在家學習(homeschooling)時,社會踏進「自媒體時代」,教會可如何把握這機遇作實踐,當中網絡教會會否取代實體教會等問題均值得深思。

在三月二日至四日,Flow Church流堂(下稱流堂)透過視像會議程式Zoom舉辦三場「香港教會網絡生態線上研討會」,每場均有數百人次參與。本報選取了與堂會運作相關的首晚與第三晚的內容,藉各位講員的分享,前瞻與想像香港教會未來的網絡藍圖。

高銘謙︰網上崇拜並不違反聖經教導

建道神學院聖經系副教授高銘謙博士在首晚中提到在舊約時期,聖殿建在錫安山上。當時的以色列人相信,這處是全地的中心,亦唯有這地方,才可以收集人們的禱告、讚美,送到天上的聖所。而上帝就在天上,收集來自地上的訊息。到了新約時期,在約一51,耶穌指出神的使者「上去下來」,是引用創廿八雅各夢見天梯,認為這是連接至天上神殿的梯子(天地線),並將那地命名為伯特利。耶穌認為自己就是那天梯,承傳了伯特利的傳統。

若要以上網為比喻,高銘謙形容舊約時期有如是固網連線上網,人要到聖殿才可與天上的聖所連接;到了新約時期則有如無線上網,以耶穌基督為網絡的中心點。對於現時盛行的網上崇拜,高銘謙認為這不會違背聖經教導。本身「聚會」一詞的意思是聚集。因應時勢,眾人在網上同心敬拜,並無問題。實體崇拜固然是最理想的,但改為網上進行亦無不可。

譚子舜︰上主可透過網上崇拜對人說話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下稱恩福堂)崇拜範疇主管譚子舜牧師亦於首晚指出,崇拜既是從上而下,也是從下而上的溝通。這是指一切始於上主,過程中因著聖靈的大能,差遣耶穌臨到世間。透過耶穌基督,人能把心意更新,與上主建立關係。而人要與上主溝通,必須靠賴聖靈的大能。故此任何在地上的聚集、敬拜,能夠成功實踐,全是父神的功勞。由此可見,實體崇拜與網上崇拜沒甚大分別,當中的要素皆是由上主來成全。他強調,上主是全能的,可透過不同的媒介,包括進行網上崇拜向我們說話。

對於何謂投入於崇拜之中,譚子舜認為可以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四方面來衡量。人的情緒、靈性、思想及動作,各方面的官感都要參與其中,才算是投入在崇拜。在現實層面,教會可藉不同東西,例如玻璃上的畫像、浸池內的水、聖餐,提醒信徒投入於與神對話,以最好的狀態參與崇拜。他補充,人對身處的環境會有不同的感受,會有不同的反應。由此引申至網上崇拜,他認為堂會牧者需思考如何可網上崇拜令人醒覺神聖的介入,以至投入參與網上崇拜。

麥濬思︰藉網上崇拜服侍網上信徒

流堂核心委員、Milk & Honey Worship團長麥濬思在首晚則表示,崇拜是上主期望人遇見祂而設立的場景,事奉團隊是與會眾一同建立整場崇拜,主持人只是當中的協調者。他憶述有次網上崇拜出現技術問題,會眾不但並無怨言,反而藉留言互相提點,並配合事奉團隊參與崇拜。這次經歷令他十分感動,也反映信徒在網上亦能表現出應有的品格。

他強調,會眾不是崇拜的旁觀者,排除於事奉人員以外,反而是主動的參與者,是崇拜重要的組成部份。對於堂會而言,網上崇拜亦是重要的,展示對神的真實態度。他認為於疫情過後,本港堂會需思考如何善用網絡空間,甚至協助教會轉型。堂會應不只是在真實世界,亦進入網絡世界中,與網民同在,甚至將他們帶至實體聚會並加以栽培。

網上崇拜對未來教會發展的影響

於首晚的答問環節,有關網上崇拜的形式,有些教會選擇直播崇拜,亦有些教會採用錄播形式。高銘謙認為,直播比錄播好。他解釋指,猶太人於被擄時期,聖殿被毀,其中一項當務之急是維繫身份認同。當時他們除了化獻祭為禱告,另外是建立分別為聖習慣。身處不同地方的猶太人,會同步守安息日,有如今天教會進行直播崇拜時,會眾於不同地方一同參與。至於錄播崇拜,則屬於退而求其次的選擇。譚子舜則認同直播崇拜效果會較好,認為會眾同時間一同參與,才能建立群體。麥濬思則表示,人會把握時機而作出回應,經歷上主的臨在。這種經歷,是錄播崇拜難以比擬的。正如平日崇拜時樂手即場演奏會比播放音樂好,較能產生會眾刻下共鳴。

有網民提到網上崇拜的模式較配合年輕人的口味,詢問如何可照顧年長會眾的需要。麥濬思表示這反映網上崇拜同樣需要分齡進行,內容、顯示方式要因應需要而調節。雖然堂會同工需花更多時間,但都是值得的。高銘謙表示,他所屬的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下稱友愛堂)會分為兩堂青年人及兩場成年人崇拜進行。兩場的內容顯示方式會有分別,例如青年人崇拜會有倒數時計。此外,友愛堂平日亦要跟進年長會眾如何參與網上崇拜。譚子舜表示,恩福堂亦有分齡崇拜。由於他負責大堂崇拜部份,所以風格會偏向成年人。


按圖重溫

王礽福:以網絡思維經營教會才能應對環境轉變

而宣道出版社社長王礽福傳道則在第三晚分享「反者,道之動」的主題,強調網絡教會不是把全間教會搬上網絡,而是用網絡思維經營教會,最終網絡可以只佔一部份。王礽福以二○一四年雨傘運動和二○一九年反送中運動為例,反思現時「神學進不了教會,但政治正確進了教會」,批判傳統教會規模變得大到不能犯錯、安全系數太高,以致他們認為有爭議的行動統統不能做;加上傳統教會開始官僚化,事事要按程序,這些原因都令教會失去靈活性。

所謂經營教會的網絡思維,王礽福提出「碎片化結連」的組織模式,即舉辦很多小規模的事工,他認為教會需要運用此模式應對環境轉變,因教會網絡能夠幾乎零成本,以及靈活、有效率地舉辦活動回應時代。他以多個由他策劃的活動為例,詳細說明「碎片化結連」的具體操作。例如,他在去年十月廿二日與陳恩明牧師、春麗(歐建樑)決定成立基督教網媒「辛福台」,十一月五日便開始首播。他指辛福台有「五無」,即「無大台、無大佬、無銀兩、無禁忌、無遠弗屆(有海外觀眾)」,強調辛福台沒有任何物資,擁有一個方便「執笠」的架構,實踐「碎片化」模式,一台一節目,不會擴張。

陳韋安:網絡把教會空間生活重新定義

流堂創辦人陳韋安博士亦在第三晚回顧二十年來網絡教會的歷史:從電郵傳送會訊給會眾、基督教網上學習資源中心、只供會員登入存取私人資訊的教會網頁,到互動性更高、使資訊不再是單向發放的基督教面書專頁,及約三年前「神學路思」第一次打破常規,以智能手機在面書直播講道,再到了現在教會信徒以WhatsApp溝通,成為重要的牧養工具。

陳韋安認為教會的存在不單在教會堂址,更需要存在於網絡之中,因為網絡本身就是一個領域,而不只是載體。他指在網絡時代,「基督徒網民」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群體,他們處於堂會和基督教機構之間,不容忽視。他們之間會有信仰的交流,彼此安慰和勸喻,把教會生活延伸至網絡,重新定義了教會空間與生活。同時他亦認為現時教會傳福音的模式需要範式轉移,他舉例,網上福音見證短片沒有人收看,相反「連登仔」在網上討論區連登開帖文,卻能成功介紹網民返教會,指出以舊有模式理解網絡崇拜,無法接觸到外面更多的人。他引用林前九20-22,指要「向連登仔,我就作連登仔,為要得連登仔」,帶出以新方式宣講的重要性。

至於如何實踐網絡教會,他認為內容要符合網絡生活,強調「道+媒體+設計」,如果教會想長遠、持續地發展網絡教會,需要考慮投放更多資源,尊重基督徒設計者及媒體工作者,而不是剝削他們,也要更重視視覺美。

李牧權:教會需在自媒體年代把握機遇

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企劃副主任李牧權傳道亦認為,教會勢必成為online(線上),這是社會、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自從在智能手機上可以查閱聖經後,已經愈來愈少人閱讀實體聖經,所以教會需要正面迎戰。李牧權指,面對網絡教會的趨勢,教會可能擔心「教會商品化」的危機:人們會選擇設計美觀、唱歌動聽的網上崇拜,使教會淪為產品;而教會為了滿足「顧客」而無法專注於敬拜上帝和讓人認識信仰。他認為,如果教會因為擔心被商品化、擔心做得不夠好而不去嘗試,這樣的心態是錯的。因為嘗試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贏得掌聲,而是為了使用新時代的方式向新世代傳福音;也並不是自己在嘗試,而是有神的同在,為的是福音。李牧權提到,五百年前印刷術的出現,教會得以宣傳基督教教義,帶動宗教改革,促成新教創立。「如今,社會踏進『自媒體時代』,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媒體,我們也應該把握機會帶動教會改變。」

至於實體和虛擬的問題,李牧權以耶穌道成肉身來回應,他笑言耶穌在地上只有卅三年,自耶穌升天後,一切都成了虛擬的。如果我們著重虛擬和實體,與問「耶穌是否真的存在?」這個問題無異。最重要的並不是形式的虛與實,而是在空間下能否見證上帝。李牧權又引用後現代法國哲學家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擬像超真實主義」,該學說指在現代世界中,符號所創造出的世界,尤其是電視電腦影像,就是真實。「下一代不會再執著分辨是實體還是虛擬」,他們會認為從數位中所見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他們重視的是能夠透過媒體知道甚麼。

網絡教會可成為傳福音的契機

對於網上崇拜將如何影響本港堂會崇拜的發展,譚子舜認為很多堂會都是被迫舉行網上崇拜。雖然他相信這是契機,但對於如何引申至實體崇拜的改變,仍有所懷疑。高銘謙相信將出現去中心化及分散的現象,這可以豐富、擴展堂會的事工,甚至透過網絡聚會招聚少有聯絡的會眾。麥濬思則認為,不少堂會向來視網絡事工只是開設教會網頁及社交專頁,今次是一個機會,建立網民的屬靈之旅,讓他們認識福音。例如有會眾在家中參與網上崇拜時,刻意調高音量,讓家人得知崇拜,以至對內容產生興趣,成為散播福音的契機,最終可引領這些慕道者至實體的群體。談到傳福音,他認為堂會可思考如何以網絡方式傳福音予當代的人。

而在第三晚的答問環節,有會眾問及網絡教會實際可如何操作,王礽福回應其實傳道人並不是在各方面都擅長,可以善用現有資源。他舉例,有傳道人與弟兄姊妹一起收看辛福台節目,然後有接續的討論。他認為牧者透過已有知識解答弟兄姊妹問題,與別人連結,在陪伴過程其實已經產生了牧養功能。而被問到發展網絡教會有甚麼隱憂,李牧權回應,其實有網絡教會不代表沒有實體教會,兩者是並存的,網絡或許只佔小部份,但仍是非常重要的。他指網絡可以接觸到更多的群體,而實體教會則可以進行關懷行動,互相配合。此外,也有人問到「倘若香港教會被打壓會有甚麼出路?」和「有資產的教會如何藉這個時機輕盈化?」等問題。

按圖重溫

是次研討會為由流堂主辦、G-Power青少年事工聯盟協辦,首晚分享的主題為「不在教堂,也不在耶路撒冷——網上崇拜的神學反思與實踐」,當晚的主持為陳韋安,直播串流有超過二百人次收看;而第三晚的主題為「讓教會成為online——香港教會網絡發展前瞻與想像」,主持則為流堂核心委員潘智剛,這次直播則有近四百人次收看。另有第二晚的分享,詳見上期報道第三版〈流堂研討會談辦網絡教會聚會經驗朱子穎:需思考改變如何對應將來〉。三晚的分享足本內容均可在流堂面書專頁及YouTube頻道重溫

(圖片來源:流堂面書專頁)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