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在疫情風暴裡聽主微聲

疫情遠比十七年前SARS(非典型肺炎)嚴重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對社會帶來全方位的衝擊。種種減少聚眾的抗疫措施,讓全球不同地區的教會,經歷了一個現場零會眾的復活節。復活節是基督宗教最重要的節日,沒有耶穌基督的死而復活,我們的信仰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基礎與意義。因此,各地教會亦透過不同形式,盡量將復活節禮儀所盛載的種種信仰意涵與記憶,透過網絡世界延續下去,正如今期頭版專題所報道本地教會的種種嘗試一樣。至於一些成立於傘後以至反送中後的新興信徒教牧網絡平台,這段日子的活動更見接二連三,由網上觀影會到跨地域連線座談,目不暇給,甚至比疫前更為熱鬧。

這場疫症為教會群體所帶來的影響,明顯並不限於節期。例如數月以來的網上崇拜,就為信徒教牧提供了更多機會,觀摩不同堂會的宣講與信息。這會否在不同會眾之間造成所謂「洗牌效應」,或言之尚早。說實在,類似的跨堂會觀摩機會,過去也存在;而信徒在哪間堂會聚會,亦不只是考慮講道信息這單一因素。但可以肯定是,每當群體面對新挑戰,每當昔日的運作習慣不得不變動,其實也在造就一個個互相砥礪和自我改進的新機會和新考驗。例如當疫情導致經濟低迷,不少機構陷入財政困難,固然考驗信徒教牧以至教內基金組織對不同事工的支持度,也在考驗能否在逆境裡洞察新的服侍和轉型機會。在這過程裡,會為日後培育信徒帶來新的社群起點——或是新型學生功課輔導網絡,或是基層街坊互助聯繫,或是家庭教育資源共享平台,不一而足。而所累積的逆境社會資本,亦正正是這個社群回應下一個挑戰的基礎。

中古時代一場又一場的疫症,讓歐洲人口減少一半,從根本動搖那運作千年的封建制度,以及政教之間那長久以來的恩怨情仇和利益瓜葛。沒有這些變動,也就沒有往後的文藝復興、宗教改革,還有今天民主自由社會的價值面貌,讓人性負面得制衡,讓人性光輝得更多的發揮空間。今天的肺炎疫情將會如何發展,曠日持久到何時,無人知曉;但毋庸諱言,在對抗疫症以外,香港社會還有眾多挑戰擺在前頭,疫症帶來的經濟困局固然迫在眉睫,中央指點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人權自由空間不斷收窄更是未見曙光。在惡浪連連之中,信徒教牧如何靠著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領受人生召命,盡力踐行信仰,或許不在乎回頭看有多少風光可供緬懷,更不會是人人如何自己顧自己惶惶不可終日,而在乎向前看每一步是否合乎上主的憐憫與公義、慈愛與信實。而當我們靠著上主走過這段路程,未來新世代的心靈面貌亦正在一步一步的被重塑。即或我們不能親自看到成果,上主仍會寫下歷史最後的一筆。

安靜中可以靠主得力,暴風裡可以聽主微聲,問題是我們的財寶在哪裡?我們的心又在哪裡?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