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自由不是政權說了算
生命不由黑暗來定義

縱然全球各地正埋首於抗疫工程,二○二○年四月十八日在香港發生的政治事件,仍是讓舉世譁然。當天,十五名傳統泛民主派人士被捕,警方指他們分別涉及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不同日子的非法集結案件,他們當中大多數是泛民元老級人物。同日晚上,特區政府否定過去指中聯辦是《基本法》廿二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的表述,連續三次發稿不斷修正,直至貼近中聯辦那「不屬廿二條,對港有監督權」的自我宣稱。這一天的連串事件,清楚反映出近年北京主催的「全面管治權」對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壓力,愈顯明目張膽;北京距離自我克制愈來愈遠,林鄭月娥政府捍衛香港這一制的意志亦薄弱非常。香港的自由與人權空間,還能否靠賴現行制度來得以保障?

當社會上爭取民主人權幾十年的代表人物被集體控告,當掌權者扭曲法律條文不顧基本是非邏輯,所帶來的壓力就不單單關乎法律和制度,更牽動了香港社群的休戚與共和自我保護,以及價值誠信的秉持與抗逆。面對當前全球疫情下的中美角力,加上九月立法會選舉面對重演去年區選變天的可能,短期內北京「全面管治權」的對港壓力只會有增無減。而香港社會要維護自身的人權自由空間,就更要靠賴社會每一位成員在生活圈裡自動自覺的警醒與抗衡。對於近年早已習慣了「由下而上」和「去大台化」的香港民間社會,這一點相信不難明白。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原本就是做人的基本原則,也是耶穌基督的要求。而我們對制度所求的,也是保障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自由空間;即使制度保障不了,甚至助紂為虐,因著對上主的敬畏,公義和憐憫還是要盡力踐行的。更何況,因著福音的緣故,人可以脫離罪的轄制,除非自願陷溺其中——身在建制中的,或自以為在建制中的,固然要反躬自省;建制外每一位面對一己人性軟弱的朋友,亦要撫心自問。

當黑暗籠罩四周,人總有軟弱膽怯時。然而,生命的意義並不由四周的黑暗來訂定,而是在乎那劃破黑夜的晨曦光芒。要走過黑夜,不被同化,不作妥協,所要倚靠的是對耶穌基督這「世上之光」的盼望。而因著對上主的敬畏,人也就不必害怕世上凶惡的信息(詩一一二)。

對於每一位身陷黑夜的朋友,這都是一個考驗的時刻。對於教會群體,就更是如此。近年來,面對內地對宗教自由的打壓愈演愈烈,面對香港的人權自由空間愈見受壓,香港的信徒教牧對於本地宗教自由的前景,沒有很多樂觀的理由。然而,當面對一場關乎自由與人權的埋身攻防戰,大家無法逃避時,樂觀盲目與悲觀無助都不見得有用。倒過來說,在未知盡頭的黑暗裡,盡力踐行公義與憐憫,在所有可見的空間裡盡力活出人性的光輝與美善,一步一腳印,卻肯定會在點滴成涓之際,成為上主模造未來的素材。盼主合用。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1
捐血救人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