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公民權利備受侵蝕
宗教自由難以獨善

每年初夏,由五一到六四,再到七一,多項大型公眾活動都會成為香港社會政治氣候的溫度計。今年,七一多了一重「齊上齊落」、「一個也不能少」的新意義,還加上了六一二、七二一、八三一⋯⋯,日子一直延伸到盛夏之後。而對港人來說,這些「溫度計」所探測的重點,也從香港巿民對政治關注的投入熱度有多高,演變成本地公民社會的自由人權空間還剩下有多闊。當局一開始就禁止五一遊行,已成了首個警醒信號。

去年的反送中逆權運動,加上今年的疫情,這段日子香港社會一直在兩面作戰,既要應付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來襲,更要隨時警覺那社會抗疫所需的嚴厲措施會否成為掌權者縱容濫權來打壓異見的機會。早前政府推出限聚法規抗疫,已觸動不少信徒教牧關注法規對宗教自由的影響。同一份警覺,近日也成了公眾心底的警號;每當官員和執法者進一步詮釋限聚法規的意涵,就會引來輿論關注。

宗教自由與其他各類公民社會的自由權利,包括結社、集會、言論、出版等等,原本就密不可分。當公民自由備受打壓,宗教自由亦難言整全。信徒教牧對一己宗教自由的關注,理所當然;至於會否更進一步,擴闊關注範圍,為社會裡種種權利受打壓的不公事件而發聲,那就是對每一位信徒教牧(以至堂會宗派)的考驗——到底信仰的目標、福音的向度,都是為了一己的好日子;抑或是他人也同蒙上主施恩憐憫,活出基督的樣式?

近日有教牧社關平台以及宗派總會的社關小組就《基本法》廿二條爭議發表公開聲明,批評當局做法傷害一國兩制,就展現了一份廣闊的信仰視野,以及敢言正直的生命質素。當人性黑暗愈見充斥於社會政治生態,制度又無力制衡,這些發聲表態就是劃破黑夜的光芒,是信仰的見證。

另一方面,近年也有本地的信徒教牧不時流露憂慮,擔心內地所發生的宗教迫害不知何時會延伸到香港。這個說法其實有點過份簡化。在今天的香港,特區政府內未有公開設立像內地的宗教事務部門,本地教會群體亦沒有如內地的宗教愛國組織,去執行中共的政策。像內地強拆十架的同類事件要在香港發生,現階段似乎仍未見具體條件,較大可能的反而是會不會有本地信徒教牧揣摩內地官方的意思,做出一些自毀宗教自由的舉動,猶如自拆十字架。面對這個心態問題,更根本的關鍵在於:到底有多少宣稱認識耶穌基督的人,有一份對上主「至死忠心」的情操?與此同時,當一國兩制對香港社會的自由人權空間保障愈來愈薄弱時,香港人(包括香港基督徒)又有多少能準備好自己的心,沉著應戰?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