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从《洛桑信约》检视华人教会福音观
关浩然:信徒应在不义世界传扬上帝公义

【时代论坛讯】教会对社会参与的讨论从未间断,近日有聚会从《洛桑信约》反思华人教会的福音观,以及重整信徒参与社会的观念。当天的讲员关浩然牧师缕述《洛桑信约》其中三条,指出福音核心是神的主权,并非单指个人得救,而「救恩应改变个人生命和社会生活」。过去不少人讨论《洛桑信约》中的传福音与社关的优先次序和概念区分问题,关浩然以《开普敦承诺》解释了信徒对世界不同方面的爱,虽然对象不同,但是平等、不用区分的。他亦以一九七六年第一届世界华人福音会议(下称华福)宣言为例,反映普遍华人教会视社会关怀为福音预工,出发点为公民责任,而忽略了当中的信仰意义。

《洛桑信约》共有十五项,关浩然在聚会上阐述了其中三条,并比较《洛桑信约》的英文原文和华福的中文译本,以让参加者更了解信约所表达的信息。《洛桑信约》的第四条是谈及「布道的性质」,关浩然提到当中写耶稣在复活后,信约强调他身份的转变成了「掌权的主」,而布道就是要传场圣经和基督是救主,借此他指出布道的性质不单是罪得赦免,最重要是耶稣的主权。

信徒社会参与不单祷告要工作

《洛桑信约》的第五条是谈及「基督徒的社会责任」,关浩然指信约提到信徒应共同负担有关上帝的关注,而当中有二:人类社会的公义及和好,以及受压迫者的自由。然后关浩然点出,信约中的救恩信息是包括审判、斥责不义和压迫,故他认为信徒应在不义的世界传扬上帝的公义,「救恩应改变个人生命和社会生活」。

信约的第十三条是谈「自由与逼迫」,关浩然指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所表达有点不同,中文翻译的「政府有责任维护和平、公正和自由,使教会顺服上帝」,当中强调政府责任的目的性较强;相对上英文原文的目的性则不太明显,「政府是有上帝所赋予的责任去做这些事情,当政府尽了责任,教会亦可以在这环境下顺服上帝,不被拦阻地传扬福音」。信约也提到国家领袖要依从上帝的旨意和《世界人权宣言》,关浩然指信约除了关注「思想和良知的自由」和「实践和传扬宗教信仰的自由」,后文亦提到要关注「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因此信徒也应关注社会的自由。而信徒的回应是祈祷和努力,关浩然强调努力的英文原文为工作(work),因此「不管要付多大代价,反对不公正的事情是教会的使命」。

对于基督徒的社会责任,关浩然指《洛桑信约》的第六条指教会事奉中布道是首要、优先,而第五条亦有就此作出区分,其中「与人和好不等于与神和好」、「社会关怀不等同布道」、「政治解放也不等同救恩」,关浩然谈到福音布道和社会政治关怀也是信徒必要责任,而原文的社会政治关怀是socio-political involvement,是强调参与。

过往教会就布道优先和「不等同」的概念也有很多讨论,关浩然以《开普敦承诺》解释,当中立体地描述信徒对不同对象的爱,但各项的爱是平等、不要区分,而行动所包括的内容也很广,包括文化、社会、政治。这个承诺出现后,便消除了《洛桑信约》优先和区分的争论。他分析,宣言是「刻意把世界的概念放进去」,强调福音不单是拯救罪人,而是整个受造世界。

华人教会视社关为福音附属事工

关浩然以华福的宣言为例,说明华人教会对福音的理解与《洛桑信约》有何不同。华福认为福音是基于神的预知,并是早已安排好的,关浩然指这是把改革宗的预定陈述写进宣言,亦反映了华人对福音的理解。

在福音事工方面,他认为该宣言预设了当中的主次关系,宣言提到教会是必须主动地传「耶稣基督恩惠的福音」,而医疗、周济、社福和教育事工皆是福音的附属事工,目的是助于传扬福音,不能代替传福音的基本工作。当中也提到信徒应「在教会圣工中善尽个人本份⋯⋯彰显神家中和睦同居的美善」,关浩然指出宣言是以堂会为中心,与《洛桑信约》信约要关注社会上受压迫的人不同。

华福宣言亦强调教会的社会责任是传福音,显出爱心的见证,扩大对社会的影响力,关浩然指出宣言也有要求关心社会,但目的是对居留的国家尽本份,这与洛桑所指关心社会为负担上帝的关注有别。他认为这反映华人教会视关怀社会等福利工作为福音铺路,以及令教会受尊重,是站在一个公民的立场,忽略了信仰的意义。其后,他留下问题予人思考,「若社会关怀是为了有好名声,那得罪掌权者是否就是失去了好名声?」

传福音和社关不能分割

会上,关浩然再解释好消息的意思,并指过往有很多人理解好消息时忽视了神的主权,并以罗马书一1-5表示「福音是关乎耶稣乃是按应许而来的王,死而复活,掌权统治」。他之后提到福音的好消息应该是关乎「君王耶稣的生死复活掌权」,而非「我不再被定罪」,前者关注神对整个受造世界的计划,后者围绕着个人的生命和终局。另外,他解释新天新地的意思是整个受造世界蒙拯救,最后有一个全新的受造世界出现;并不是个人得到救后所到的永生、天堂。

最后,关浩然展示了一个图表比较「传神国来临的福音」与「救我的福音」的分别(见下图),其中对世俗社会的看法和关注社会方面,前者是认为社会是神国的彰显领域,并会关注神国在地上彰显,后者认为是引诱和罪恶的场景,因着爱心和听命而关心社会;对于政权,前者会诉求在上者赏善罚恶,后者则诉求政权别阻拦教会传道。

在问答环节上,有与会者问到一般华人教会重福音而轻社关,信徒应如何改变这个情况。关浩然指,「我们把传福音和社关拆开,原因是我们的福音并不包括上帝的主权」,这反映人们对福音的理解是神在某人心中作王,而不是耶稣是世界的王,因此两者是不能分开,不然就是我们的福音出现问题。他也建议,信徒在传福音的时候,可以强调上帝对世界的主权。




晚上聚会由荣光敬拜事工举行,主题为「我们与福音的距离:从《洛桑信约》检视华人教会福音神学的缺失」,在五月一日晚上透过Zoom举行,约有卅五人出席。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请选择:💳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