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中神座谈会剖析港版国安法
吕秉权:相信习要一次过解决香港问题

【时代论坛讯】最近有关内地替香港订立国安法制的提案,不少人相信对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将造成很深远的影响。回应当下政局,中国神学研究院信仰及公共价值研究中心邀请了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和牛头角潮人生命堂主任伍敏尊牧师讨论这个议题。是次座谈会高峰时段有四千人同时在网上观看。

吕秉权:伞运后中央已研究如何为港立国安法

在国内和香港疫情放缓,但经济仍然下行之际,中央却在此时引入国安法,是否自然的政治发展?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相信北京在下此决定前已研判很久,希望在香港管治上会有破局,想一次过解决香港问题。当晚他尝试以近因与远因两方面谈。

在近因方面,吕秉权指去年反修例事件发生后,北京用半年时间研判了局势,从四月到九月在香港及内地收集各种意见以及看清形势后,要用一次性方案让香港长治久安。去年十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有关香港问题的决定,有四个主要决策:一、成立以及健全国安法律和执行机制;二、对整个香港的管治体制进行拆墙松绑;三、对公职人员的爱国审查,包括要求行政立法司法要由爱国者为主组成,上、中、下亦然;四、完善香港教育制度,令学生更彻底学习中国历史、文化、宪法和《基本法》的教育。

吕秉权指在二○一五年雨伞运动结束后,中央就有关在香港立国安法的处理方法进行大量研究。内地多个智囊团用国家课题基金研究有关国安法立法的方法,提出种种方案。其中一个主流意见是认为廿三条立法相当困难。今次要避免二○○三年重蹈覆辙。全国港澳研究会在此背景下成立了一个关于国家安全的研究小组,其目的都是为立国安法铺路。

习近平介意香港问题

在远因方面,吕秉权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结束地方管治后,由上海转到中央领导层任政治局常委,当时中央交付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港澳。二○○七年他任中央港澳协调小组的组长。吕秉权指由二○○七年到现在,香港的局势不但没有稳定下来,什至在国内的角度来看,冲突愈演愈烈。因此,内地有种讲法是「连小小的香港也管治不了,如何治国,什至统领全世界?」故此香港问题是他的痛处。《一国两制白皮书》的智囊陈鹏飞教授也曾表述,指习近平对香港的重大事情和大政方针亲自拍板。二○一七年香港回归二十年,习近平落地第一句说话是「香港时刻牵动着我的心。」可见他相当介意香港的管治问题。

吕秉权认为,来年二○二一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周年党庆,香港的混乱不能长此下去;因此,今次习近平相当破格要一次过解决香港问题。他更采用身边得力和铁腕的亲信,例如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作为副国级的人选统领港澳办。由夏宝龙、骆惠宁作为一线诸侯来主政香港,其哲学已经完全不同。他们进行的是「军令状、硬任务,一定要解决」,彻底落实四中全会精神,不容再拖延。吕秉权指中央此决心会对香港一国两制和国际信心有打击性的影响。

张达明:全国性法律不受人权公约约束

张达明指现时不是香港自行立法,而是中央代为立法。若特区政府自行立法,也需要遵守《国际人权公约》保障人权的规定。因此,这样比较困难以言入罪,或把国家安全的定义定得太阔来大包围监控。但若由中央颁布法律并成为《基本法》附件三的其中一个部分,这变成全国性法律并有中央定义。这些法律不需要遵守《国际人权公约》。张达明说大家不清楚其执行力度,但透过了解国内对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诠释,会了解有机会犯国家安全罪的情况;例如执法部门不会因为你宣扬宗教而入罪,但他们可以指你借宗教为名,实质是颠覆国家政权。例如王怡牧师也是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监控。国内法律的特质是很有灵活性,有需要用的时候就会使用。

根据草案的框架「防範、制止、惩治」任何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张达明表示我们有三方面需要留意。防範是指在有需要的时候在港成立国安机构,却不受任何《基本法》条文规管。虽然表面上会指此机构会遵守香港法律,但不会有机制监察其机构是否遵守香港法律。因此,香港宗教团体需要面对的风险是其工作,言行都会受到监察,作收集情报用。那么会否立即进行拘捕?按内地的情况,他们会先拘捕代表性人物,试试反应。若大家「乖」,他们也觉得已达到他们的目的,便不会再拘捕。中央任何的举动都要达到目的,目的未达到便继续干。在内地,可以先是零星拘捕,后来可以是大规模的抓捕事件。

在新的政治环境中,张达明表示信徒要准备面对很不稳定的情况,信徒该进入觉醒(awakening)的阶段。此刻,大家有几个A的考虑:第一,aware,信徒在短时间未必能思考太多东西,但要开始了解和明白多些相关资讯;第二,acknowledge,信徒需要正面承认事情的发生;第三,accept,接受有些事情正在发生中;第四,action,思考一个合神心意的行动;第五,appreciate,在黑暗当中,我的信仰能否指引我面对此问题,我是否相信上帝是掌权的。

伍敏尊:教会「分」未必不可取

香港慢慢由一个开放社会,渐渐步入一个封闭监控社会,伍敏尊坦言教会未预备好。首先,教会什少思考教会能否避免封闭社会或监控行为的冲击。很多时候,教会还停留在想事情未必是这么差,可能会好一点。伍敏尊认为信徒要醒觉我们没法避免这些冲击,是避免不了的。第二,我们要承认我们认识的事情很少。我们对圣经和神学的了解,如何与政治历史和经济整合也要学有所准备。我们要谦卑地学习。第三,我们要接受一些避免不了的处境。全香港的堂会里不同的弟兄姊妹对这些封闭社会、监控、渗透的事件都会有不同的立场和选择,很难避免每一间堂会有分的情况。虽然「分」在基督徒眼中很忌讳,这样是不合一,无法保守圣灵所切合有关合二为一的心。但在上帝眼中,「分」是否一定是不可取?与其被动地被分化,被渗透,什至无奈地很伤害性地被分裂,为何我们不主动点考虑「分」。这个步骤并不容易,因为教会导师需要教导弟兄姊妹讨论,带领他们思考信仰,历史政治经济的整合,并教导他们不同的选择会有什么的后果。这个「分」需要准备接受不理想的结果。

伍敏尊提出有些行动是可以进行的。若信徒想保存完全的信仰自由,不接受中央监控、统战,你会变成地下教会。这个论述在九七回归前已经有人提及。「最重要的预备并非思考家庭教会如何运作,而是信徒是否愿意受苦,预备好随时会有人渗透分化大家,当初最亲密的弟兄会否『笃灰』?」

最后,伍敏尊认为信徒需要思考如何在新的政治环境传福音。若变成地下教会或家庭教会,当信徒失去公开传道和办布道工作的机会,信徒该用什么途径传福音? 若教会选择委曲求存,年轻的一代会觉得上一代的人很表里不一。他们会觉得这个福音很虚假,失去向下一代宣扬福音见证的能力。为求公开合法聚会,教会要准备适应一些规範,这包括:不能公开批评国家、教会要重新登记、教会领袖要再被教育、教会崇拜会有CCTV监控、办学的自主权会被取缔、有些堂会被逼合拼、堂会要挂国旗和唱国歌、传道人要宣示效忠党。这些相适应要想清楚,是否值得附上这些代价。伍敏尊指他会提早为自己做决定,不被温水煮蛙。不过我们仍然要尊重不同堂会的决定。

是次分享会名为「伤城 • 十架:政经变局下之时代挑战」,由中国神学研究院主办、该院教授李耀坤博士主持,已于五月廿五日晚上举行。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