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短評

【時代短評】

港版國安法:社會由法治扭轉為人治的分水嶺

如無意外,全國人大授權常委會訂立「香港國安法制」的草案,將於明天全國人大閉幕前通過。按內地的黨國法制運作,大概香港社會對草案的高度關注和焦慮,也無法在立法過程中得到甚麼反映。但我們還是有必要講清講楚事件對香港的嚴重性。

繞過香港的立法程序,讓國安部門在香港設立機關來配合需要,以至調查和執法,這所反映一國兩制的失效問題,法律界的論者已多。對社會大眾來說,香港多了一個不談人權、本地法制也無法規限的執法機關,本地法律對人身權利的保障也就難以確立,這是很切身的。「一國兩制已死」一說,並非子烏虛有,因為制度已無法保障原有的生活方式——連《基本法》第五條所說的五十年不變,也做不到。對一個國家來說,這是否誠信守約之舉?

從現實看,在香港實施這樣一套國安法制,難言讓外商放心在港工作而不用擔心在國際貿易戰方興未艾之際會不知何時遇上資金人員被扣押,甚至遇上「銅鑼灣書店式」的遭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前景,可想而知。從社群看,這相信是香港從本地法治社會變質為內地人治社會的分水嶺;內地如此替香港「拆牆鬆綁」所帶來的,是一個脫離公平競爭而轉為互相批鬥傾軋以謀私自保的溫床,也讓秉行公義指出當權者錯誤的成本愈來愈高。

一個在舉世面前失去獨特性的香港,還能替鄰舍作出甚麼貢獻?這是個老掉牙的問題,卻愈來愈沉重。當然,對於基督徒來說,平安的源頭在上帝,彼此相愛的動力在上帝,效忠的對象也是上帝,活在甚麼制度下並不是生命最大的前提。但一個人身權利不保的社會,實在無法稱得上是公義,亦難言合乎上帝心意。人心底對公義的追求,不會因為制度更替而有所變改,只是未來的公義路將會更難走。那時,在認識上主的人之中,有沒有願意做個好撒馬利亞人,與神與眾同行? 今天,當社會制度變得跟上主的公義和憐憫漸行漸遠,在認識上主的人之中,又有誰願意大聲吶喊,持續守望,為著對鄰舍和對上主的愛?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