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時代跨頁

教會終能再次舉辦實體崇拜
記放寬限聚令下的首個主日

政府在五月十九日舉行記者會,公佈新一輪防疫措施,其中包括自廿二日起,可以恢復本港的「宗教活動」,並需以下條件:宗教界在舉行有關活動須設人數限制,參與者不得多於地方設計容納人數的五成。宗教場所內不得進食,惟屬宗教禮儀的飲品和食物可獲豁免,而聚集的地方必須為崇拜地點。

自三月廿八日清晨,政府將俗稱「限聚令」的香港法例第599G章《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刊憲後,禁止四人或以上聚會,香港教會幾乎全體轉為網絡崇拜聚會,然而網絡崇拜與實體聚會始終不同。故此這次放寬限令,可謂標示本港教會能再次舉辦實體聚會的契機。本報記者則在此記錄限聚令放寬後的主日(廿四日),一些教會恢復實體崇拜的準備與考量,以及總結早前有關網絡崇拜的經驗。

香港堂:崇拜不應以政府是否允許為首要考慮

香港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下稱香港堂)在五月廿四日恢復其中一堂實體崇拜。記者在現場所見,除了探熱、戴口罩等基本的防疫措施外,他們特別新設要求會眾隔座坐、進入禮堂前要先登記。該堂主任潘玉娟牧師解釋,新增登記措施是觀察到在二月疫情嚴峻時,有其他教會信徒來參與香港堂的崇拜。這次教會在五月底重開,就參考衛生署指引,請參與者留下姓名及聯絡方法,「萬一教會內出現確診個案也可追查得到」。

潘玉娟指,由於近日疫情緩和,政府恰巧宣佈新的限聚令放寬宗教活動,教會的弟兄姊妹又需要實體崇拜,「每天都有人打電話問教會甚麼時候恢復」,所以香港堂就決定在五月廿四日先恢復一堂崇拜。她期望下一週可再恢復週六及其他幾堂崇拜。

在限聚令下,政府建議宗教聚會須設人數上限,人數不可多於該場所可容納人數的一半。潘玉娟表示,就算政府「沒有表明也會這樣做」。不過,最近香港堂大禮堂裝修,他們改作開放二樓小禮堂作現場崇拜。據之前二月只辦一堂實體崇拜的經驗,原本可容納四百人的大禮堂都只有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人出席,所以能坐二百人的小禮堂也應只會坐一半。她提到,若出席的弟兄姊妹眾多,亦會開放副堂及其他房間作崇拜轉播點。她估計,六月舉行聖餐主日時,需要再作考慮及安排。

政府在三月底實施限聚令,當時沒有表明豁免宗教活動,但最近則表明放寬。潘玉娟指,教會開始崇拜的原因,不應是以政府是否允許為首要考慮,但認為政府的意見可作為參考。「因應衛生問題,顧及參加者的安全,(舉辦實體崇拜前)參考政府及專家指引都是需要,不一定要把兩者放在對立面。」她又指,有時政府不一定是主導,因在三月底公佈限聚令前,循道衞理聯合教會總議會亦已宣佈暫停實體崇拜;而這次政府未宣佈限聚令放寬時,香港堂已考慮陸續恢復實體崇拜。「弟兄姊妹是我們首要考慮。」

防疫經驗取自沙士時期

潘玉娟分享,當時一月政府還未有呼籲戴口罩時,她也呼籲弟兄姊妹回教會要戴上,這次基於她在沙士時期在疫情重災區觀塘教會服侍的經驗。而在這次新型肺炎影響下,香港堂在一月時,其實已在崇拜週刊上列出防疫措施。二月時更要求參與現場聚會的會眾,一定要配戴口罩、使用酒精搓手液,又安排會眾隔行坐、不設詩班獻詩、不傳奉獻袋,建議弟兄姊妹使用奉獻封等,做足預防措施。

她回顧,二月中因港島區出現多宗新型肺炎的確診個案,香港堂決定只保留午堂一堂現場崇拜,並增設網上直播崇拜,鼓勵弟兄姊妹在網上參與。三月底基於疫情嚴峻,社區陸續出現確診者,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總議會亦於廿六日發出通告暫停所有現場崇拜;恰巧政府在廿八日發出限聚令,在多個因素下,他們在三月廿九日起暫停所有實體崇拜,改作在網上直播崇拜。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五月二十四日主日崇拜(鄭樂天攝)

海濱堂:仍希望堅持實體聚會

位於荃灣海濱花園的宣道會海濱堂(下稱海濱堂)亦是在疫情中較堅持現場聚會的教會,直至早前因疫情嚴重,在三月底政府實施限聚令,才改為網上聚會。兩個月後的五月廿四日,限聚令放寬、人大宣佈將表決「港版國安法」後的首個主日,終於再次進行現場崇拜。早上九時半的早堂中,因沒見弟兄姊妹多時,堂會內不管老少,看見對方時都表現得格外高興——即使隔著口罩都感受到眾人的雀躍。弟兄姊妹需要繼續遵守教會的防疫指引,進教會要量體溫、全程戴著口罩、與不是家人的肢體要隔著位置坐、教會內不能飲食……傳道人在講道中,提醒大家以神為首、獻上自己,便讓我們有勇氣跨越未來,無論那是怎樣的逆境;在家事報告中,逐條讀出十一項的防疫指引。

宣道會海濱堂堂主任侯詠儀牧師接受本報訪問時,分享這數個月來面對疫情,其教會如何考量和擬訂相關措施。在○三年沙士期間已擔任堂主任的侯詠儀,對疫情可謂相當敏感。她指在很早期時,便與同工和執事商討應對方法,以及商討應堅持或暫停聚會。他們都傾向不想暫停現場聚會,於是努力做好相應防疫措施,例如封鎖教會的飲水機不再讓人裝水、聚會前後均消毒教會地方等;除非出現社區爆發,否則都不會暫停聚會,無論如何都希望仍會維持崇拜及祈禱會。

侯詠儀說,同工與執事較希望堅持現場實體聚會的原因,包括認為任何網上聚會都不能取代實體教會,而聖經亦教導不能停止聚會。事實上,侯詠儀說,當他們四月份第一次網上崇拜時,她竟發現有三份一會眾遲到,更令她感覺現場崇拜令大家更認真和專心敬拜上帝。而現場崇拜中,當大家能回到教會看著十架去敬拜時,相比網上看著熒幕,感覺是截然不同,肢體的相交也是同理。侯詠儀表示,教會堅持崇拜,的確會有一些弟兄姊妹如長期病患者、較擔心染病者會減少回到教會,但他們也明白和尊重。她表示,他們於很早期便討論和實施相關措施,並告訴肢體若有懷疑的情況,均不應回到教會當中。

政府須公平公正對待所有團體放寬限聚措施

五月十九日政府放寬限聚令時,特意加入宗教聚會的豁免範圍,她認為政府的指引對其教會影響不大,因他們一直都留意著疫情,並已作出相應的防疫措施。侯詠儀亦寄語政府,須公平公正對待所有團體或聚會,「不是說談宗教與否」,而是所有方面都應放寬,以相同方式去處理。

縱然早前現場聚會因限聚令的實施而終要暫時停止,可是海濱堂在這兩個月間,仍然繼續動員弟兄姊妹服侍有需要者。侯詠儀表示,這幾個月間曾動員弟兄姊妹派發口罩共五、六次,限聚令之下需要仍在,所以仍有繼續服侍,只是吩咐弟兄姊妹要分開聚集。直至四月的服侍,他們仍找到一些同一個口罩用了多時、很需要口罩的人士;其後,他們更曾向受疫情影響生計的行業人員派發超市現金券,有不少肢體專程請假回教會服侍。侯詠儀表示,其教會強調實踐聖經教導、讓人感受上帝對人的關愛。她認為教會對社會的需要不能視而不見,弟兄姊妹亦樂意服侍,體會服侍中自己也是被祝福的。雖然在停止聚會期間,教會奉獻也暫停,但仍無阻他們回應社區需要,包括使用慈惠奉獻來回應社區需要。




宣道會海濱堂五月廿四日主日崇拜(陳盈恩攝)

學校教會:需考慮聚會對學校的影響

政府放寬限聚令後,不少教會陸續恢復崇拜聚會,於學校校舍聚會的基督教中國佈道會尖沙咀迦南堂(下稱迦南堂)亦向學校建議,教會或可在學校復課十四日後(六月十四日)恢復崇拜,但要取決於復課後疫情會否反彈,現在仍待學校回覆。該堂主任關浩然牧師指,「若復課後疫情回升,就算政府未作出任何行動,我們也要考慮聚集對學校的影響。」

關浩然表示迦南堂的崇拜是公開的,屬公眾聚會,因此也受限聚令所管制。若政府對聚集有所限制,而教會堅持聚會,就冒險犯法或會被票控,這是法律責任問題,但他指出,迦南堂當時決定是否聚會,主要是考慮到防疫因素。關浩然指,在本港疫情爆發初期,迦南堂決定繼續舉行崇拜聚會,這是基於評估聚會場所(借用學校禮堂)樓底高、抽風比一般樓上教會好,毋須乘升降機上落禮堂,只要做好有效的防疫措施,如勤洗手、用酒精搓手液消毒、戴口罩(後來更增加聚會時的社交距離、使用探熱器,以及用紫外光消毒器清潔手機),便可進行崇拜。

當然,並非所有會友都適合參與實體崇拜。關浩然補充,教會的另一考慮是,「基督徒應該有集體聚會、敬拜,以及群體的相交和生活,所以我們勸喻身體抵抗力較弱的會友,包括長者和兒童等,不要上教會。」後來,本港疫情轉趨嚴重,當時不少人留意著每日公佈的疫廈名單,「我們考慮到若有會友感染,而令(借出場地的)學校成為疫點,會對學校造成影響,因此本堂不希望我們的風險要由其他群體分擔。」於是,迦南堂決定暫停實體聚會,全面使用網絡崇拜,而這決定是早於政府首次發出限聚令之前作出。

疫情促使教會更易推行網絡事工

說到網絡崇拜,其實早在去年警方在多區施放催淚彈時,迦南堂已開始提供網絡崇拜,給予一些不方便上教會的會友參與;到了今年疫情開始,亦繼續提供網絡崇拜,一直維持至今。關浩然指,該堂平常約有一百三十人參與崇拜,而實施全面網絡崇拜時,約有六、七十個個人或家庭參與(估計約一百人)。他坦言,有會友反映,網絡崇拜確實較難專注,「多數是用手機或電腦,這兩個平台不時會有信息彈出,較易令人分心。也有些人還會邊吃早餐邊收看崇拜……」此外,全面網絡崇拜後,教會奉獻收入減少了約一半,一來是因為沒有了傳奉獻袋的環節,二來是經濟差。

不過,關浩然認為,這大半年來的網絡崇拜經驗,也為教會帶來好處,就是方便利用網絡進行部份事工。他說,早於二○一八年底,迦南堂已希望用網絡進行門徒訓練、主日學等,但一直難以推行,因為會友並未習慣使用,「惟經過這些日子,會友對網絡聚會和會議已不再陌生。因此,我們預計疫情過後,會有不少事工透過網絡進行,包括門徒訓練、小組等。」再者,亦可透過網絡跟宣教士在外地公幹、或不能上教會的會友聯繫。

憲報「宗教活動」惹收緊政教關係疑雲

根據是次在五月廿二日實施的憲報(2020年第82號法律公告)的第三點第二部份,以「宗教活動(婚禮除外)中的群組聚集,前提是——」一句再解釋是次限聚令的內容。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是政府罕有地在法例觸及「宗教活動」,惹來有關政府會否藉著限聚令的安排,逐步為宗教設限制的嫌疑。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單從這期有關對限聚令作修訂的憲報,暫未能看到現行政教關係會有收緊或改變的跡象。

張達明指出如《公安條例》亦曾提及有關宗教的內容,如第十七條中也有賦權警務人員對一些宗教集會作出規管:「任何督察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如合理地相信,對於純為宗教目的而舉行的任何公眾聚集,或在非公眾地方的處所或地方召集或舉行的集會,或任何不論屬於何種性質或在何處舉行的聚集或遊行,均可予以停止或解散。」張達明認為是次限聚令的內容,僅會用作有關防疫措施的用途,未有對本港宗教作規管的跡象。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