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懷念余理謙神父——一位反殖民的大專生牧者

感謝蒲錦昌牧師撰文追悼余神父(編按:見於二○二○年五月廿七日本報網站「時代講場」),筆者在中學與大學時期有幸得到神父的牧養。神父是一個有強大感染力的牧者,在每一位與他接觸的人心中留下印記。神父的生平有很多值得我們今天新教徒及牧者學習的地方。

他於一九四四年十八歲時加入修院。今天很難會有香港年輕人在如此年輕時蒙召讀神學。感恩是在佔領運動後,多了年輕人願意修讀神學,但即使年輕神學生畢業後在堂會事奉,又會得到多少尊重和信任呢?

神父重視年輕人,他在一九六一至一九七○年於珠海書院任教,見證一九六九年的珠海事件,關心爭取參與校政的學生。他重視年輕人,知道他們是社會的希望。他在一九六三至一九七二年成為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神師,培育了很多信徒領袖。若今天我們說「Black Lives Matter」,我相信神父也一定會說「Youth Lives Matter」。今天教會強調年輕人的重要,但年輕人又有多少空間可參與教政?教會內有一些隱藏的文化阻礙年輕人更大程度的參與,例如教會的開會文化、作出新的改動需要九牛二虎之力等。Young lives究竟有多matter?

他一生致力反殖民,筆者最深印象是神父在八十年代每週證道時皆可透過三代經課說明殖民地統治帶來的傷害及罪。今天或許社會彌漫一片戀殖氣氛,但神父早已揭示任何政權均可是不公義的,若以為某一政權較為可信未免太單純。神父於十月一日出生,鼓吹年輕人愛國,支持保釣運動,在今天可說是政治不正確,但神父作為愛爾蘭人,對英國殖民地統治自是反對。反是今天我們還能有國家情嗎?我們要如何做今天的中國人呢?

神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追求公義的心。他從一九五二年到港後,參與了多次的社會運動,例如爭取中文作為官方語言等。與他共事的有李卓人、劉千石、梁國雄等。今天的牧者要在教會談「公義」或許也會有顧慮,要如何牧養走極端的信徒呢?——一端是只看到慈愛上帝的信徒,另一端是只看到公義的信徒。

他追求公義不是「得把口」,他對普羅大眾的愛也同樣為人稱頌。他在一九五四至一九五五年在九龍華仁書院任教,留意到學校外沒有行人過路燈,他成功爭取加設交通燈;在六七暴動時,電車售票員不敢上班,他便在暑假時找學生兼職賣票,令電車可以繼續服務;他於一九七五年在製衣廠工作數月,體驗工人的生活。教會不能離開社區,牧者也不能離開信徒的生活。但今天信徒只知道牧者很忙。究竟牧者在忙甚麼呢?在忙開會嗎?在忙著與同工及執事周旋嗎?牧者能抽多少時間與信徒一起同行呢?

謹以余神父喜愛的一段訓導共勉:

「當我們給予貧窮者必需的物品,我們不是把我們的慷慨施予他們,我們是還給他們,原來屬於他們的東西。與其說,我們完成一項愛德的行為,不如說作了一個正義的行動。」(大聖額我略《牧民守則》)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中華以馬內利聖經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