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从普查看恶浪当前的教会群体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于上月公布五年一度的香港教会普查结果(见本报一七一○期报道)。纵观结果,全港各堂会的各种聚会,由崇拜、团契,到主日学和各类培训,平均参与人数均呈下跌趋势;全港整体崇拜人数五年递减11.9%;教新总干事胡志伟牧师更以「弱不经风」来形容现今香港教会。在港区国安法制将香港推向一国一制的当下,如此「弱不经风」的香港教会群体能如何面对浪急风高的未来?

作为社会科学的工具,普查有其重要的自我把脉意义,也有其无可避免的限制。是次普查以去年三月为统计期限,未能反映去年六月爆发的反修例抗争对本地教会聚会人数所带来的影响。此外,普查对象为一千三百多间以传统形式存在的本地堂会,未有涵盖近年兴起专门牧养「离堂会」信徒的非传统牧养网络;以及近年引起教牧关注、估计为数不少的「有信仰,无宗教」堂会外人士。面对并不乐观的教会统计数据,我们要虚心自省,不应掩耳盗铃,只求「自high」度日。但要衡量信仰群体在未来香港社会所需要承担的角色,以及还能够同行多远,就不能忽略上述两项限制因素,以及背后所揭示的信仰扩增视野。

这并不是说,普查统计数据错误推算教会的实况;而是说,教会是上帝所呼召出来的群体,若教牧信徒要看清一己的时代召命,就不能将眼光只望向礼堂的四堵墙以内。以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所承担的先知和祭司职事为例,面对恶浪连连的社会环境,我们更需要心系公义、指斥黑暗、振聋发聩的木铎金声;也更需要心怀怜悯,将社群的愤怒、恐惧和哀伤一一带到上主跟前的代求祷告。这些需要并不限于教会四堵墙之内;而近年新兴的非传统牧养网络,正派上用场。

从以上角度回望今届普查结果,几年来本地传统堂会不能说没有进步的迹象,但进步空间仍然非常大。以普查期所涵盖的雨伞运动为例,有43.5%堂会在运动开始前已有相关的崇拜公祷和教导活动;伞运展开之后,举办相关活动的堂会增加至67%。而过去两年,曾经将宗教自由、社会公义、同性恋或贫穷等全港社会课题列入关注的教会,均各有约三成之数;不过一些近年经常碰触香港社会中枢神经的议题,例如新闻自由、民主进程和DQ等,就叨陪末席。

在浪急风高的未来,或许我们更需要新皮袋来盛载时代所需的新酒。然而在本地公民社会正忙着应对暴政压境之际,传统堂会能否有足够的视野和洞察力向社群说明上主的心意,以及将一众困顿疲乏的心灵带到上主跟前,实属疑问。信徒教牧无论身处什么堂会或网络,均须深切自省——毕竟任凭非传统牧养网络如何新兴,当中的教牧信徒还是很大机会源自传统堂会,都是同属肢体,共苦同甘(林前十二26)。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