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宗教領袖和你顛——國安立法齊跪低

早前《港版國安法》草案條例出爐後,社會各階級都陸續出現撐法熱潮,最近,宗教領袖都開始發聲。《大公報》和《文滙報》報道於六月廿一日,中聯辦召開「涉港國安立法宗教界領袖座談會」,逾五十位不同的宗教領袖及代表參加,包括聖公會教省大主教鄺保羅,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和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席蘇成溢,以及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和孔教等宗教領袖。因此,這次我們討論的主題就是「宗教領袖和你顛」。

不能信任的「不會影響宗教自由」

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出席該座談會與講話,強調國安立法並不會影響宗教信仰自由。不過,在解讀國內的新聞與一些講話時,有時候需要反過來解讀,就是進行顛覆性的解讀。你講宗教信仰自由不會改變,但實際上在中國大陸,憲法上都列明有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但天主教地下教會怎樣?基督教的家庭教會怎樣?甚至連三自背景,受到官方認可的公開教會,都在不同程度受到打壓。所以,即使你講「不會影響宗教信仰自由」,但我們看到大陸所做出打壓教會的事,叫人能否相信你的話呢?

連現時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他出任浙江省委書記時,都曾下令強拆教堂的十字架,那是甚麼教堂?主要是官方認可,三自背景的教堂,這些行動是否干涉宗教信仰自由?連文化大革命都未有拆教堂的十字架。但你們這班宗教領袖,卻公開表態支持國安立法,認為可使「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更能夠保障香港的繁榮安定,這是甚麼性質的言論?

此外,大家都知道基督教和天主教在香港辦學的影響力有多大,很多名校都是由它們開辦的。譚鐵牛鼓勵各宗教領袖的辦學團體,正面宣傳國安立法, 並且在國際層面也幫助宣傳。我們看到中共那麼多年的統戰歷史是,對她有利的就統戰,但利用完即會放棄。所以,這班宗教領袖,有沒有擦亮雙眼,看得清晰而懂得分辦?他們甚至表示將結合宗教教義,配合國安立法在港宣傳和實施。我真不知道你們可說甚麼教義。

顛覆政權的基督

請大家看看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時,他的罪狀是甚麼?在他頭上的牌子寫著甚麼?「猶太人的王」。這是甚麼意思?若按照今日的處境詮釋,耶穌基督就是一個顛覆羅馬帝國的一個顛覆份子,這個罪狀使他被釘在十字架上,除了羅馬帝國之外,耶穌作為為猶太人的王,還顛覆了當時的希律王。若從聖經的敘事來看,耶穌基督就是當時政權所看為頭號的顛覆份子。若我們以平行時空來看,若今日耶穌現身在香港,他所做的事,他的一言一行,在這國安法內隨時會使他成為一個顛覆份子,顛覆國家政權,因為他所宣傳的是天國,更強調天國甚至比地上的國更重要。

你們這批天主教和基督教領袖若支持國安立法,有否回歸到聖經最基本的教義?誰是你們的主?耶穌基督為我們受死復活,通過犧牲他的生命來救贖我們,當我們相信他的時候,我們不但認罪悔改,我們整個生命的主權都歸回耶穌基督裡面,我們為主而死,為主而活。但你們現在在做甚麼?向中國共產黨叩頭嗎?誰是你們的主?請你們回答這些問題。天主教的地下教會,再加上基督教的家庭教會,還是受著逼迫,王怡牧師去年底才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入獄九年。這些事情我們全都不理嗎?你們現在公開表態撐國安立法,信有宗教信仰自由,就全部跪低。現在香港整個局面就是大商家表態要撐法,教育界各大學校長表態要撐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發信給全港各中小學校長和老師,現在就輪到宗教界……這正反映出極權和獨裁政權的本質,就是控制人民所有生活的層面。但你們這班宗教領袖就去叩頭。

「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

讓我們回顧昔日德國希特拉的納粹政權,是怎樣利用宗教領袖。我在二○一七年參觀德國當年讓巴特等人發表《巴門宣言》的教堂,那裡展示出一張照片,就是希特拉站在一個教堂面前,他利用當時教會的一班牧師和宗教領袖,支持納粹背後整個獨裁行動。現在香港亦一樣,正在重複過去不同時代的歷史,就是一班宗教領袖支持這些獨裁政權。

羅馬書十三章所提到順服在上掌權者,乃是在一般的情況下,政權由神所命定,要他行公義,維護整個社會的安寧和秩序,他的佩劍,不是空空的佩劍,讓他行使武力,乃是要鋤強扶弱,維護正義,叫作惡的懼怕(羅十三1-6)。但假若這個政權本身是不義,運用武力去壓制人民,甚至敵擋神的時候,我們又應該怎樣回應?彼得又怎樣教導我們?「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

你們這班宗教領袖現在出來撐國安立法,認為有助「一國兩制」,先前我在〈法佢話晒和你顛〉已講清楚,這些立法的過程,其實已經在衝擊「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但這班宗教領袖卻去發聲、去叩頭,去支持立法。你們這些言行是要付上一個歷史的責任。假若你是基督徒或是天主教徒,我們不但要按照聖經去持守真道,我們還需要有良知,我們的良心加上神話語的引導,讓我們培育出一種獨立的批判精神,我們要有自己個人的立場,而不應容易受到某些宗教領袖的影響。

跟從有永生之道的神

當很多人離開耶穌,耶穌問彼得和其他十一個門徒:「『你們也要去嗎?』西門彼得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約六66-68)各位弟兄姊妹,這句話是彼得一個非常好的回應。我們今天在香港,無論面對國安法,或面對一個怎樣極權與獨裁的政權,怎樣控制我們的言論自由,我們要注意彼得的回應,「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請思考我們今天的生命,我們整個人生的意義,我們生命的主權,讓我們能夠在這個顛倒是非黑白的時代,不是受一班所謂的宗教領袖影響我們。

請大家注意,耶穌的十二個門徒,就是十二個使徒之中,就有一個猶大在其中——連跟從耶穌最親密的使徒,竟然也有個出賣主的猶大。我們的眼睛就要擦亮了,在歷世歷代的教會裡,都有類似猶大的人出現,我現在不是說這些宗教領袖就是甚麼……我們只是說,在歷世歷代的教會裡,都有不同類似猶大的人出現,香港也不會例外。所以我們更加要警醒,更加要站立得穩,不受任何建制、不受任何宗教領袖的言論影響我們,我們要高舉的是聖經最高的權威。

在這個時代,讓我們同心禱告:「親愛的天父,我們需要謙卑地來到你面前。主啊,我們看到這個時代面對不同的衝擊,我們特別為一班天主教和基督教領袖的言行禱告,他們怎樣對國安法做出回應,求神賜給我們一顆分辨的心,求神讓你的話語成為我們生命的根基,就像彼得回應耶穌所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求神在這個時候讓我們反省整個生命的主權,我們整個信仰和耶穌基督的關係,以致我們不會隨風飄動。疾風知勁草,壓傷的蘆葦不會折斷,將殘的燈火不會熄滅,願你的話語激勵我們,堅固我們的信心,讓我們能夠在這時代的洪流中,能夠靠主站立得穩,榮耀你的名。我們同心禱告,奉主耶穌基督名求,阿們!」

(筆按:文章內容出自:〈牧師和你顛(17):宗教領袖和你顛〉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paym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