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週年的旺角

鼓動群眾上街事件的一週年,躁動的旺角幾乎安靜得令人難以置信:沒有拘捕,也沒有流血。可我仍須一記所見所聞,發出一些慨嘆:群眾鬱結如何解?警察消耗何時了?又講警察?我只求是其是、非其非,期望社會回復正常而已。

這一夜,我看見一個場面,深感警察執勤不易為。朗豪坊通往山東街的小巷突然被封,記者一湧而上,馬上被截回。我熟悉環境,即刻衝往砵蘭街,從另一角度察看發生甚麼事,只見戲院台階坐著兩人,一位裝了義腿。警察只是站在四周,沒有使用任何武力,只是呼籲記者退開。遠處如常傳來零星叫罵聲,要求放人。藍衫沙展出奇地斯文,請記者尊重被扣查者私隱,又說此事與示威無關。聞說有人被指非禮。倘若屬實,足見警察當晚不易為;群情洶湧也易生混亂。真相的追尋與傳播是公民社會不可或缺的。接下來是一年來的律動:警察進,「街坊」退;警察退,「街坊」追;警察折返……沒完沒了直到午夜。沒有事情發生:如果沒有拘捕,沒有催淚。

這一夜所謂「街坊」,往往是七、八成記者,一成居民,一成示威者。裡面有些「常客」給我認了出來,當然我也經常給教內的人認出來。他們的合唱團最響亮的有粗獷沙啞的大漢和嬌嫩尖鋭的少女聲,歌詞一致,不堪入耳,直指警察。此情此景何時了?勸阻?立法?拘捕?還是正本清源,公正調查,清楚交代?

這一夜,警察內有多種制服,予人不同感覺,大概是一年累積回來,也許是戰畧部署:藍衫、綠衫、黑衫、水藍背心樣樣有。令人發噱的一幕是對著完全沒有人聚集的十字街頭,大喝:「立刻散開,否則武力驅散!」或者又是專業心理戰術吧?但看在平民眼內,給人的觀感完全相反。

這一夜,警察推進時,也有温柔的一幕。推進往往意味著衝突、武力、噴霧,所以聽見警察問:可否照顧一下這位女士,心間是有點温暖的。我陪著她談了一句鐘,但她對警察的憎厭未有半點減退。她是一位失明的律師。

「香港人」今天已經有了必然出街的行事曆。政府如果以為三萬警察足以遏止怒火,那火恐怕終於釀成悲劇。612週年夜再次呈現困局:沒有警察,街頭平安;警察一到,人人起哄。

反之,
人群䴢集,危機處處;
警察在場,可防混亂。
正本清源,解鈴還須繫鈴人,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然而,為表象降溫也是每一個愛護家園的人應該做的:
停止張牙舞爪,
停止濫暴濫捕,
停止白色恐怖,
停止傲慢唬嚇,
停止搔擾青少;
停止毒舌咒詛,
停止羞辱叫囂,
停止破壞洩忿…
誰知道真正非暴力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呢?
算我痴人說夢吧,可我所見所想,不吐不快,只想你蒙恩得福。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paym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