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我们深知谁写历史最后一笔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罗十三3)但当一条法例,由草拟过程、内容细则到执行方式,让连行善的平民百姓也要担惊受怕来度日,那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谁更需要深切反省?谁更需要大家为其悔改祷告?

近日内地替港订立的《港区国安法》,正正就是一例——内地极速通过之日,法例列入了《基本法》附件后港人仍一度未知内容;每项罪名最高刑罚皆为终身监禁,亦有机会移送内地审理;到后来,内地顾问列席特区政府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当天订立实施细则,当晚公布,凌晨生效,内容包括警方可无手令入屋搜查,截听只由上司批准,改变以往特区法院把关的做法;还有内地安置国安机关在港不受特区管辖,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不受司法覆核;还有行政机关指定审理法官名单;还有可要求网络平台删除危害国家安全信息,至于什么言论算是危害国家安全由行政机关的新闻公告说了算……几乎每一项细节,均跟过往一国两制下香港特区的法治运作原则大相迳庭,连立法会也省却了,既让港人失去了由权力制衡把关以及可预测的法律操作所带来的人权保护,亦让港人一言一行动辄得咎,即使只是手持一张白纸表达异议也有被捕之虞。

事到如今,当内地以体现党国意志为圭臬的严刑峻法,走进香港特区追求「以法达义」的普通法空间,「全面管治权」影响无远弗届,法何以达义?当法不限权,《基本法》所谓的种种自由保障,又如何得以体现?两制之间还有什么分别?

公民自由权利备受侵蚀,宗教自由亦唇亡齿寒。因着内地宗教迫害的历史记忆与今天事例,香港教会群体比起其他本地公民社会成员,在面对《港区国安法》时似乎更见诚惶诚恐——有宗派网站收起之前回应时局的会长说话,有资深教牧想分享社会关怀也被临场DQ;也有信徒在坊间报章刊登全版广告明言「虽势弱言轻决不虚作无声」,有信徒教牧坚持举行七一祈祷会向上主寻求面对苦难的平安和勇气,也有教牧站在警民对峙的街头续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以表同在。一如香港巿民面对《港区国安法》的小心谨慎,今天本地教会群体的不同反应,谁是先知先觉,谁是反应过敏,只能以时间来证明。当权者黑箱立法、前言不对后语、鼓励举报,确实营造出揣测与恐惧的社会氛围,却无法禁绝那发自大众人心深处的呐喊与企盼;只要是情理之所至,即使众口被一时噤声,石头也会引吭共鸣——特别在这一百七十多年来一直珍视自由的香港社会。要认清楚的,是当历史一笔一笔的写下去,到了某个似乎无语问苍天的时刻,接续下来的一言一行,需要以怎么样的盼望基础来承载,好在黑夜与白昼之间作光明之子,走向历史的终末,上帝的恩典。

「这是一个道德的宇宙,意思是,即使所有证据似乎都指着另一方向,邪恶、不公、打压和谎言仍然无法成为那最后的一句话。上帝是关心对错的上帝,上帝关心正义与不义,上帝在掌管。」(杜图《上帝有一个梦》)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4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