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牧師」,你的名字是甚麼?

感謝神,在初信主的時候,遇上一些宅心仁厚的牧者,他們的言教身教,對聖經的講解用心,對會友有如父親一樣的關心——對我們一家的生命成長有極大的幫助。

在教會日子久了,見到的「牧師」也多了。有時候,心裡會說一句:「這也叫『牧師』嗎?」相信不用我多解釋吧?

後來,得蒙呼召,攻讀神學畢業,進入教會學習作僕人服事教會肢體。在體制內,見到一些「牧師」的真實面孔。當權力關係進入牧職當中,發現有些「牧師」是駕馭不到。(我還得補充,在這多年中,仍然遇上不少令筆者心悅誠服的好牧人。)

最近,教會圈中鬧得熱哄哄的一個話題是,一位年輕「牧師」(據說約二十來歲),在社運前線以「救護員」、「記者」及「牧師」的身份出現。許多人對他在社運中的參與和支援沒有質疑,但提到他的「牧師」資格,就議論紛紛了。似乎,弟兄姊妹對牧師的按牧,有一定的要求,見到與傳統方式有異,卻以「牧師」自居,就感覺不妥。

或者,這正是一個我們需要面對而一直沒有好好處理的問題——按牧標準的問題。

「牧師」是怎樣產生的?

在聖經中,「牧師」的名號,只出現過一次(弗四11),這個「牧師」的翻譯是從原文「牧羊人」(poimen)翻過來。在這一節經文中,其他的職份(或恩賜)都沒有在教會中廣泛的使用(使徒、先知、傳福音的、教師),只有「牧師」的職銜一直成為華人教會一個備受尊重的身份。(筆者一直質疑這個翻譯的準確性,《呂振中譯本》就翻譯做「牧人」。至於先有翻譯才有稱號,或有稱號後才有翻譯,筆者沒有考究。)

由於約定俗成,「牧師」的稱號就流傳下來,按牧也成為傳道人被「晉升」為牧師的一個指定過程。通常教會的傳道人,在教會事奉經過一段時間後,得到牧長和會友對他(或她,下同)的肯定,認為傳道人對聖經的解讀、牧養的愛心、個人的品格均達到一定標準,經過執事和會友的推薦及通過,以及所屬宗派的考問批核,最後經過數名資深的牧師在按手禮儀式中頒授「牧師」職銜給該傳道。從此,這位傳道人,就會使用「牧師」的稱號。

這本來是一個不錯的「制度」,得到教會的弟兄姊妹、資深的長執和牧者、宗派的上層等多方面肯定,出來的牧師,多不會受到質疑;偶有出現害群之馬、失德行為,大家都會理解——樹大有枯枝,人性軟弱……是無可厚非的。不過,這個制度出現了一定的漏洞,簡單來說,漏洞可分為兩方面:

一、標準的不一致

眾所周知,基督新教沒有如天主教一樣的統一制度系統,無論是不同的宗派、獨立堂會,對牧師的按立標準都沒有統一。一些宗派對「牧師」職銜要求甚高,沒有五至七年以上的經驗,神學資格(有說一些宗派最低要求是道學碩士),在宗派中有一定建樹才可以獲得推薦,然後關卡重重,才最後得批。但在另一些宗派,要求就簡單很多(不陳述了)。何況還有很多獨立小教會,沒有標準的考核過程,隨意可以按教會肢體的意願按立牧師。

所以,在圈中,有做了二十年的忠心傳道沒有被按立,也有做了一年的傳道,就晉身「牧師」行列(一些外國背景的教會,一年試用期滿就可以被按立)。早前,有一位十五歲「被按立」的「牧師」引起很多基督徒的質疑,但他仍然使用同一「牧師」職銜,與其他制度嚴謹的宗派無異。坊間對牧師一向有額外的尊重,但這兩個「制度」產生出來的「牧師」背後的資格和資歷都相差甚遠。對於那些克盡己任的傳道,看見別人已經成為「牧師」,自己仍然默默耕耘,心裡不是味道,是可想而知。然後,我們說:「傳道人不應該因為這些職銜而灰心,我們是事奉上帝!」不過,筆者不下數次,聽到宗派的領袖說:「同工要以按牧為牧職的目標!」更有一位「牧師」說:「只有『牧師』才是聖經認可的全時間傳道同工!」(我稱之為怪論)這種又重視、又不要重視的弔詭價值,實在令很多人啼笑皆非。

二、人為因素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事問題;人事問題從來不是單方面的。一位傳道能否被按立,除了他本人的性格和能力外,人事問題充當一個重要的關卡,阻礙傳道「晉升」。直接一點講,若得不到主任牧師的肯定、長執的推薦,按牧的機會就大打折扣。可能有人認為,這正是證明那傳道不合適的原因。不過,在現實中,我們不難發現有玩弄權術的堂主任、專橫囂張的執事等等。加上現在對政治立場的分歧,若「黃傳道」遇上「藍執事」或「藍主任」,你可以想像他會得到公平的審核嗎?但是他們卻掌握著傳道人的「前途」啊!

當傳道人遇上不合理的待遇或審核,一是默默在教會留下,接受不會「被按立」的前景,或是跳出這個有問題的結構中,離開這教會蟬過別枝,可惜經驗與關係又要重新計算——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在人為因素下,「按牧」容易變成一種權力操控的工具是不言而喻的。

如何將牧師的身份看得合乎中道,是今天華人教會需要認真面對的一個教導。教會過份重視「牧師」職銜,要四處外借「聖餐牧師」,不讓自己教會經驗豐富的傳道人主持聖餐;傳道人不可給會友頒佈祝福,只可祝禱,甚至不應使用林後十三13來結束禱告,這些都是筆者所聞所見。不少教會的招聘,明確要求必須是已按立的牧師;不少教會的職級與待遇也是牧師優於未按立的傳道。這是傳統大於聖經教導的運作嗎?這是值得我們反思的。

究竟牧師對於教會和信徒是一個甚麼的概念?在沒有統一標準作審定下,我們是否要將牧師重新定位?或是我們應該發起一個「統一按立牧師標準」的認證制度呢?在神學上,我們是一體的教會,如何面對一個沒有受過正統神學院訓練,年齡只得十五到二十歲,牧職經驗只有兩、三年,被三數十年輕人「按立」的「牧師」呢?這值得我們眾教會與神學院攜手討論,訂立出一套穩妥的守則,使我們眾肢體得益。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