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牧师」,你的名字是什么?

感谢神,在初信主的时候,遇上一些宅心仁厚的牧者,他们的言教身教,对圣经的讲解用心,对会友有如父亲一样的关心——对我们一家的生命成长有极大的帮助。

在教会日子久了,见到的「牧师」也多了。有时候,心里会说一句:「这也叫『牧师』吗?」相信不用我多解释吧?

后来,得蒙呼召,攻读神学毕业,进入教会学习作仆人服事教会肢体。在体制内,见到一些「牧师」的真实面孔。当权力关系进入牧职当中,发现有些「牧师」是驾驭不到。(我还得补充,在这多年中,仍然遇上不少令笔者心悦诚服的好牧人。)

最近,教会圈中闹得热哄哄的一个话题是,一位年轻「牧师」(据说约二十来岁),在社运前线以「救护员」、「记者」及「牧师」的身份出现。许多人对他在社运中的参与和支援没有质疑,但提到他的「牧师」资格,就议论纷纷了。似乎,弟兄姊妹对牧师的按牧,有一定的要求,见到与传统方式有异,却以「牧师」自居,就感觉不妥。

或者,这正是一个我们需要面对而一直没有好好处理的问题——按牧标准的问题。

「牧师」是怎样产生的?

在圣经中,「牧师」的名号,只出现过一次(弗四11),这个「牧师」的翻译是从原文「牧羊人」(poimen)翻过来。在这一节经文中,其他的职份(或恩赐)都没有在教会中广泛的使用(使徒、先知、传福音的、教师),只有「牧师」的职衔一直成为华人教会一个备受尊重的身份。(笔者一直质疑这个翻译的准确性,《吕振中译本》就翻译做「牧人」。至于先有翻译才有称号,或有称号后才有翻译,笔者没有考究。)

由于约定俗成,「牧师」的称号就流传下来,按牧也成为传道人被「晋升」为牧师的一个指定过程。通常教会的传道人,在教会事奉经过一段时间后,得到牧长和会友对他(或她,下同)的肯定,认为传道人对圣经的解读、牧养的爱心、个人的品格均达到一定标准,经过执事和会友的推荐及通过,以及所属宗派的考问批核,最后经过数名资深的牧师在按手礼仪式中颁授「牧师」职衔给该传道。从此,这位传道人,就会使用「牧师」的称号。

这本来是一个不错的「制度」,得到教会的弟兄姊妹、资深的长执和牧者、宗派的上层等多方面肯定,出来的牧师,多不会受到质疑;偶有出现害群之马、失德行为,大家都会理解——树大有枯枝,人性软弱……是无可厚非的。不过,这个制度出现了一定的漏洞,简单来说,漏洞可分为两方面:

一、标准的不一致

众所周知,基督新教没有如天主教一样的统一制度系统,无论是不同的宗派、独立堂会,对牧师的按立标准都没有统一。一些宗派对「牧师」职衔要求什高,没有五至七年以上的经验,神学资格(有说一些宗派最低要求是道学硕士),在宗派中有一定建树才可以获得推荐,然后关卡重重,才最后得批。但在另一些宗派,要求就简单很多(不陈述了)。何况还有很多独立小教会,没有标准的考核过程,随意可以按教会肢体的意愿按立牧师。

所以,在圈中,有做了二十年的忠心传道没有被按立,也有做了一年的传道,就晋身「牧师」行列(一些外国背景的教会,一年试用期满就可以被按立)。早前,有一位十五岁「被按立」的「牧师」引起很多基督徒的质疑,但他仍然使用同一「牧师」职衔,与其他制度严谨的宗派无异。坊间对牧师一向有额外的尊重,但这两个「制度」产生出来的「牧师」背后的资格和资历都相差什远。对于那些克尽己任的传道,看见别人已经成为「牧师」,自己仍然默默耕耘,心里不是味道,是可想而知。然后,我们说:「传道人不应该因为这些职衔而灰心,我们是事奉上帝!」不过,笔者不下数次,听到宗派的领袖说:「同工要以按牧为牧职的目标!」更有一位「牧师」说:「只有『牧师』才是圣经认可的全时间传道同工!」(我称之为怪论)这种又重视、又不要重视的吊诡价值,实在令很多人啼笑皆非。

二、人为因素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事问题;人事问题从来不是单方面的。一位传道能否被按立,除了他本人的性格和能力外,人事问题充当一个重要的关卡,阻碍传道「晋升」。直接一点讲,若得不到主任牧师的肯定、长执的推荐,按牧的机会就大打折扣。可能有人认为,这正是证明那传道不合适的原因。不过,在现实中,我们不难发现有玩弄权术的堂主任、专横嚣张的执事等等。加上现在对政治立场的分歧,若「黄传道」遇上「蓝执事」或「蓝主任」,你可以想像他会得到公平的审核吗?但是他们却掌握着传道人的「前途」啊!

当传道人遇上不合理的待遇或审核,一是默默在教会留下,接受不会「被按立」的前景,或是跳出这个有问题的结构中,离开这教会蝉过别枝,可惜经验与关系又要重新计算——人生有几多个十年?

在人为因素下,「按牧」容易变成一种权力操控的工具是不言而喻的。

如何将牧师的身份看得合乎中道,是今天华人教会需要认真面对的一个教导。教会过份重视「牧师」职衔,要四处外借「圣餐牧师」,不让自己教会经验丰富的传道人主持圣餐;传道人不可给会友颁布祝福,只可祝祷,什至不应使用林后十三13来结束祷告,这些都是笔者所闻所见。不少教会的招聘,明确要求必须是已按立的牧师;不少教会的职级与待遇也是牧师优于未按立的传道。这是传统大于圣经教导的运作吗?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究竟牧师对于教会和信徒是一个什么的概念?在没有统一标准作审定下,我们是否要将牧师重新定位?或是我们应该发起一个「统一按立牧师标准」的认证制度呢?在神学上,我们是一体的教会,如何面对一个没有受过正统神学院训练,年龄只得十五到二十岁,牧职经验只有两、三年,被三数十年轻人「按立」的「牧师」呢?这值得我们众教会与神学院携手讨论,订立出一套稳妥的守则,使我们众肢体得益。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