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生於亂世,不如生仔

黃子華講過:「香港人一齊唔生仔暴政必亡。」面對暴政,黃子華這句看似戲言,卻又有幾分真實。看倌不妨問問身邊的八、九十後年輕夫婦,有幾多已經或者計劃生育?筆者的經驗是十之只有二三已。餘下的大都因居住環境太擠,對香港前景悲觀,或事業為重的人生規劃𥚃沒有這個空間。而共同的一句,就是把孩子生在這生不好、死也不好的世代受苦,是不負責任的。

原來這是一個滅絕下一代的暴政。

出埃及記第一章22節,法老王下令要種族滅絕以色列人。出於對外族人的猜忌,法老一開頭對以色列人的迫害都是比較軟性或較少公眾性,到沒有效果才公開為之。在這時,卻有一對利未支派的以色列人結婚生子,這看似稀疏平常的事,在暴政下卻十分不一樣。或許有看倌會怪責這對父母,為何要把小孩生在這痛苦的地方,藏不了兒子而把他放入河中飄流,其實和殺嬰有何分別呢?即使逃得過一出生就被殺的不幸,也躲不過終身為奴的命運。

這方面與今日香港倒有些相似。今日有聲音說這裡有一種專門針對年輕人的「殺子文化」,把年輕人的主見當作無知和被擺弄。可是在近一年的抗爭中,我們不難發現有白髮蒼蒼的參與者。他們或許是「守護孩子」的成員,或許是那個七十歲做實習記者的退休牧師,或許只是附近不放心的街坊。他們不是為了內疚或作贖罪,只是想在亂世為孩子爭取多一點生存空間。這就是強權下不能作為的最後作為,就像摩西的父母把柏油和樹脂抹在箱子外,作為對孩子的祝福,也只好放手讓上帝的恩典介入。

在二章3節,聖經的作者巧妙用了盒(原文תֵּ֣בַת)這個字,也就是拯救挪亞一家的「方舟」,陳述了事實的另一面。表面上救他的是法老的女兒,另一方面以「方舟」作為上帝救恩的工具。讀下去的經文看倌會發現,摩西知道自己是希伯來人,但經文沒有交代如何知道。或許是他的父母告訴他,或許是知道他身世的人對他冷嘲熱諷。他「希伯來人—埃及王子」的雙重身份,成為兩種現實的重疊,為他帶來了不安,甚至因此殺人。

這種雙重身份香港人並不陌生,既生為帝國南方一隅,又是世界所接納的一員。暴政對這種身份十分忌憚,因其動搖它的根本,所以它強迫人站隊一方效忠。摩西卻沒有忘記生來是以色列人的身份,才令他最後能成就大事。今日,香港人面對的暴政也包含著這種身份之戰,如摩西一樣,順服是容易,但反抗的代價很大之餘,還有的是人們願不願意處於雙重身份的夾縫中。倘若連自己身份都要放棄,做一個單面向的人,那難怪香港人連下一代都不想要了。

香港人一齊「唔生仔」,會否暴政必亡?或者今日帝國並不介意找其他人代香港人生仔了。筆者並未為人父,也沒有甚麼真知灼見。或許,在需要抗爭的世代生子當如John Connor,一生反抗最後成功。不過這等人就如摩西一樣,是被揀選的,不能強求。對於身處夾縫的平凡人,近來筆者看到一個KOL的講法或者比較合適,就是要做一個difference maker,即就是「手足」文宣中說的「唔好慣」──從小教導孩子不單不要向高壓低頭,反而千方百計作小改變,對現狀做些貢獻。這已經不是「有冇用」之類的問題可作討論,只能懷著患得患失的信心去行,能做一步走一哩就是。堅信下一代縱然不順利,但仍可有作為。

摩西的父母也是一樣,「因著信……摩西生下來」。(參來十一23)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捐血救人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