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生于乱世,不如生仔

黄子华讲过:「香港人一齐唔生仔暴政必亡。」面对暴政,黄子华这句看似戏言,却又有几分真实。看倌不妨问问身边的八、九十后年轻夫妇,有几多已经或者计划生育?笔者的经验是十之只有二三已。馀下的大都因居住环境太挤,对香港前景悲观,或事业为重的人生规划𥚃没有这个空间。而共同的一句,就是把孩子生在这生不好、死也不好的世代受苦,是不负责任的。

原来这是一个灭绝下一代的暴政。

出埃及记第一章22节,法老王下令要种族灭绝以色列人。出于对外族人的猜忌,法老一开头对以色列人的迫害都是比较软性或较少公众性,到没有效果才公开为之。在这时,却有一对利未支派的以色列人结婚生子,这看似稀疏平常的事,在暴政下却十分不一样。或许有看倌会怪责这对父母,为何要把小孩生在这痛苦的地方,藏不了儿子而把他放入河中飘流,其实和杀婴有何分别呢?即使逃得过一出生就被杀的不幸,也躲不过终身为奴的命运。

这方面与今日香港倒有些相似。今日有声音说这里有一种专门针对年轻人的「杀子文化」,把年轻人的主见当作无知和被摆弄。可是在近一年的抗争中,我们不难发现有白发苍苍的参与者。他们或许是「守护孩子」的成员,或许是那个七十岁做实习记者的退休牧师,或许只是附近不放心的街坊。他们不是为了内疚或作赎罪,只是想在乱世为孩子争取多一点生存空间。这就是强权下不能作为的最后作为,就像摩西的父母把柏油和树脂抹在箱子外,作为对孩子的祝福,也只好放手让上帝的恩典介入。

在二章3节,圣经的作者巧妙用了盒(原文תֵּ֣בַת)这个字,也就是拯救挪亚一家的「方舟」,陈述了事实的另一面。表面上救他的是法老的女儿,另一方面以「方舟」作为上帝救恩的工具。读下去的经文看倌会发现,摩西知道自己是希伯来人,但经文没有交代如何知道。或许是他的父母告诉他,或许是知道他身世的人对他冷嘲热讽。他「希伯来人—埃及王子」的双重身份,成为两种现实的重叠,为他带来了不安,什至因此杀人。

这种双重身份香港人并不陌生,既生为帝国南方一隅,又是世界所接纳的一员。暴政对这种身份十分忌惮,因其动摇它的根本,所以它强迫人站队一方效忠。摩西却没有忘记生来是以色列人的身份,才令他最后能成就大事。今日,香港人面对的暴政也包含着这种身份之战,如摩西一样,顺服是容易,但反抗的代价很大之馀,还有的是人们愿不愿意处于双重身份的夹缝中。倘若连自己身份都要放弃,做一个单面向的人,那难怪香港人连下一代都不想要了。

香港人一齐「唔生仔」,会否暴政必亡?或者今日帝国并不介意找其他人代香港人生仔了。笔者并未为人父,也没有什么真知灼见。或许,在需要抗争的世代生子当如John Connor,一生反抗最后成功。不过这等人就如摩西一样,是被拣选的,不能强求。对于身处夹缝的平凡人,近来笔者看到一个KOL的讲法或者比较合适,就是要做一个difference maker,即就是「手足」文宣中说的「唔好惯」──从小教导孩子不单不要向高压低头,反而千方百计作小改变,对现状做些贡献。这已经不是「有冇用」之类的问题可作讨论,只能怀着患得患失的信心去行,能做一步走一哩就是。坚信下一代纵然不顺利,但仍可有作为。

摩西的父母也是一样,「因着信……摩西生下来」。(参来十一23)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4a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