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是去是留,還看心底召命

毋庸諱言,在《港區國安法》所體現的「全面管治權」下,很多香港人面臨去或留的痛苦抉擇。說是痛苦,不單單因為遠走他鄉尋求脫離壓制與極權氛圍的自由,很大機會要放下在香港的所有成就與專業,一切重頭開始;更因為香港是家,這裡有眾人的血汗與淚水、情感與記憶。移民考量帶來種種關於子女前途與長輩照顧的牽扯與張力,對不少家庭來說更是磨人。至於香港的教會群體,每談到移民,經常勾起的是八十年代移民潮所帶來的種種傷痕,深怕覆轍重蹈。

對香港社會來說,移民並非新鮮事。相比過去幾次離港移民潮,今次來勢更猛,處境卻大不相同——原有法制變動急遽,未來社會博弈空間大減且走向凶險難料,流亡者也不少;連場社運所表現的港人質素和能耐,在「國際線」的交織下,讓整條地球村也另眼相看;之不過,地球村本身也走向多極,由政治、軍事、金融、環保,以至公共衛生與食水糧食,不同範疇頻現極端處境,無一倖免。去留與禍福的關係,似乎變得更難以預計。

歷史的終末在乎上主,但歷史的走向卻因為上主給予人類的自由而變得開放。由個人的人生軌跡,到社群的發展走向,未來如何,原本就不易看透。踏前一步所需的信心,最終不關乎眼所能看見的,而是關乎眼所看不見的。回望聖經,由舊約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耶和華藉摩西三番四次向法老要求「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到新約耶穌服侍他人以至為世人捨命的生命見證,在在讓人體會到:自由並不單單為己,而是為他,更是為祂。當這自由落到不同的處境裡,表現可以很不一樣;然而不同的「為他」召命彼此交織,互相效力,出來的方向卻會協調如一。約瑟和馬利亞的自由,讓他們順著天使的指示脫離凶惡,讓他們帶著孩提耶穌逃離伯利恆的危險,避走埃及。成年耶穌的自由,讓他不受惡者試探,讓他遵從天父旨意,明知耶路撒冷死路一條,依舊一往無前,成全救贖之功。

在脫離轄制的自由路上,人生不是漫無目的,背後有上主的心意和召命,需要你我細心領會,靜中得力,與主同行。今天的香港,一個口罩,一紙選票,背後都是一個個關於我城我鄉的深情故事。當眾聲喧嘩,我們能否默觀社群,靜聽主聲,尋求脫離罪的轄制,也容讓自已的心被上主觸動和感召?這樣,無論人在何處,還是有活出真自由的可能。在困難的境地裡,仍可以一步步更貼近基督的腳蹤——是承擔和受苦的腳蹤,也是慈愛和「為他」的腳蹤;一如在大半個世紀以前的日治香港,被囚於深水埗集中營的信徒於木板上所刻的這段古老禱文:

「感謝我的主耶穌基督,賜福給我並為我承受痛苦及屈辱。滿有慈愛之救贖主啊,我的友人及弟兄,讓我每一天都更清楚認識你,更親切的愛你,更貼近地跟隨你。阿們。」(〈徹徹斯特理查的禱文〉)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