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是去是留,还看心底召命

毋庸讳言,在《港区国安法》所体现的「全面管治权」下,很多香港人面临去或留的痛苦抉择。说是痛苦,不单单因为远走他乡寻求脱离压制与极权氛围的自由,很大机会要放下在香港的所有成就与专业,一切重头开始;更因为香港是家,这里有众人的血汗与泪水、情感与记忆。移民考量带来种种关于子女前途与长辈照顾的牵扯与张力,对不少家庭来说更是磨人。至于香港的教会群体,每谈到移民,经常勾起的是八十年代移民潮所带来的种种伤痕,深怕覆辙重蹈。

对香港社会来说,移民并非新鲜事。相比过去几次离港移民潮,今次来势更猛,处境却大不相同——原有法制变动急遽,未来社会博弈空间大减且走向凶险难料,流亡者也不少;连场社运所表现的港人质素和能耐,在「国际线」的交织下,让整条地球村也另眼相看;之不过,地球村本身也走向多极,由政治、军事、金融、环保,以至公共卫生与食水粮食,不同範畴频现极端处境,无一幸免。去留与祸福的关系,似乎变得更难以预计。

历史的终末在乎上主,但历史的走向却因为上主给予人类的自由而变得开放。由个人的人生轨迹,到社群的发展走向,未来如何,原本就不易看透。踏前一步所需的信心,最终不关乎眼所能看见的,而是关乎眼所看不见的。回望圣经,由旧约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耶和华借摩西三番四次向法老要求「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到新约耶稣服侍他人以至为世人舍命的生命见证,在在让人体会到:自由并不单单为己,而是为他,更是为他。当这自由落到不同的处境里,表现可以很不一样;然而不同的「为他」召命彼此交织,互相效力,出来的方向却会协调如一。约瑟和马利亚的自由,让他们顺着天使的指示脱离凶恶,让他们带着孩提耶稣逃离伯利恒的危险,避走埃及。成年耶稣的自由,让他不受恶者试探,让他遵从天父旨意,明知耶路撒冷死路一条,依旧一往无前,成全救赎之功。

在脱离辖制的自由路上,人生不是漫无目的,背后有上主的心意和召命,需要你我细心领会,静中得力,与主同行。今天的香港,一个口罩,一纸选票,背后都是一个个关于我城我乡的深情故事。当众声喧哗,我们能否默观社群,静听主声,寻求脱离罪的辖制,也容让自已的心被上主触动和感召?这样,无论人在何处,还是有活出真自由的可能。在困难的境地里,仍可以一步步更贴近基督的脚踪——是承担和受苦的脚踪,也是慈爱和「为他」的脚踪;一如在大半个世纪以前的日治香港,被囚于深水埗集中营的信徒于木板上所刻的这段古老祷文:

「感谢我的主耶稣基督,赐福给我并为我承受痛苦及屈辱。满有慈爱之救赎主啊,我的友人及弟兄,让我每一天都更清楚认识你,更亲切的爱你,更贴近地跟随你。阿们。」(〈彻彻斯特理查的祷文〉)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4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