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赵紫宸在大时代中的圣经生活教导

一九四○至一九五○年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大时代,究竟中国基督徒在这个时代中,如何自处或理解圣经呢?又如何以信仰来面对生活艰难呢?一九四五年前后,是中国神学家赵紫宸(1888-1979)的重要日子。赵紫宸在一九四一年被按立为牧师,成为中华圣公会的华北教区会长,同年却被日军俘掳,并囚禁至一九四二年六月始释放。一九四九年,他则成为中国基督教界五位代表之一,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会议;一九五○年三度获周恩来邀请接见,更成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发起人之一,但自一九五一年「三反五反」运动后,却一直遭受迫害。

在生命屡次遭遇升降起落,在时代洪流面前,赵紫宸如何应用耶稣的教训来应对生活呢?简单讲,赵紫宸在个人的顺境或历史的逆境中,都主张基督信仰的伦理生活,要在规条律法的规模之上,什至指出这是种「超世的道德」,具有转移改革现实世界的作用。

「友谊道德观」强调信徒常存「上帝鉴管」

赵紫宸在一九四○年代初期的伦理观念是「友谊道德观」,表面上的论述有点天真与不谙世事,认为以基督的「大爱」,可以建立或提升世界的道德感;实质上却表明基督徒、上帝及人的三者之间,必须具有互动才能达致,尤其是基督徒在心里要常存「上帝鉴管」,透现基督徒不能仅顺从属世的道德伦理。

赵紫宸在一九四○年的〈基督教的伦理基础〉(《赵紫宸博士演讲录》第九讲)说:「普通人所承认的道德标准,因时代地域之不同,而时有变更,因此其道德的价值,常起巨大的变化,没有永久性。」(《赵紫宸文集》第四卷,页317)而基督教的伦理生活至少有两点不同:其一,「基督教之道德规律的功用在人的心中,因为有神灵之鉴察和管理」(《赵紫宸文集》第四卷,页317);其二,基督教伦理「根基于人与神之关系,扩而至于人与人之关系,是双贯的,是两重的」(《赵紫宸文集》第四卷,页317)。依此,赵紫宸宣称:「基督教的伦理道德,是根基于上帝,人类都是弟兄,是平等的。人不能自私自利专重个人,乃要彼此相爱互相团结,共谋建立人类公共的道德,创立友谊和精神的道德社会。」(《赵紫宸文集》第四卷,页319)

「洗涤道德观」强调聆听上帝面对两难

经历过被日军俘掳囚禁,释放后却得到社会认同,赵紫宸在一九四○年代后期的伦理观念是「洗涤道德观」。赵紫宸不再简单地以为基督的「大爱」,能化解一切的人伦险恶;相反,他直接指出「世界在罪恶之中」,基督徒都不得不与罪恶打交道。在「两个世界」(永恒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基督徒只能够事事祈祷,在信徒的爱中彼此商讨与批评,时刻警醒自己是活在基督的救赎洗涤之中。如此,「洗涤道德观」并不仅是提醒信徒要注意「上帝鉴管」,更是直接提出基督教信徒不能逃脱「道德两难」的困局,在不能信服于世俗的道德伦理中,又不能完全实践上帝的道德伦理之下,惟有完全聆听上帝的命令来面对与行动,作为「世俗道德」的警告,能够「为光为盐为山上之城者」。

赵紫宸在一九四八年的《神学四讲》说:「基督教的道德,再进一层说,是上帝完全的舍与所启示的,是一个不计算的生活与行。世界上的人讲伦理,必要注意义务与权利;有一分义务才有一分权利。或说厚往而薄来非礼也;或说舍己而蕓人而不宜也。」(《赵紫宸文集》第二卷,页562)然而,基督教是宗教,宗教的道德就是「跨着两个世界」,既是「永恒世界」,又在于「现实世界」。赵紫宸指出,耶稣的行为与教导正是:「主张用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生活⋯⋯(约十七14-17)以上所述不积财,不娶不嫁,可以说是为少数的门徒讲的;这少数人用永恒世界里的精神在现实的世界里服务,足以有转移改革这现实世界的作用。超世的道德对于饮食男女的世俗的道德是一种警告,一个晨钟,原是这现实的世界所不可或缺的。」(《赵紫宸文集》第二卷,页564)依此,基督徒可以如何面对「跨着两个世界」呢?赵紫宸提出:「上帝借着圣灵向人下命令,只有人亲自听见,亲自答覆,完全奉行,便是上帝的恩典。⋯⋯我们深信在无可奈何的世界上,耶稣基督的救赎要继续不断地洗涤人,安慰人,救度人。」(《赵紫宸文集》第二卷,页568-569)

如果完全不懂或不理会赵紫宸在一九四○至一九五○年的经历,可能会把「友谊道德观」或「洗涤道德观」认定是「离地」的生活教导。然而,由于赵紫宸被俘虏的经历,他更有资格提出聆听上帝声音的重要,体会耶稣基督对自己与他人的心灵洗涤的效能,积极面对「世俗道德」,什至认定能够以「超世的道德」和「宗教的道德」作为洗涤现实世界的可能,以致在一九五一年后面对种种残酷对待仍能坚守信仰。

假如赵紫宸在我们的大时代之中

现在的香港经历了多重灾难,活在香港的基督徒既要面对别人不断追问政治立场,自身亦要寻求作为基督徒身份的可能立场或作为。赵紫宸所讲的两重身份或「跨着两个世界」,其实就是现今香港基督徒的处境。如果赵紫宸在这个时代,究竟他的「友谊道德观」或「洗涤道德观」可以怎样做呢?或者,至少可以有三点提醒:

第一,拒绝被世界同化。赵紫宸强调基督教的道德伦理观与世俗的有差异,这种差异并不是说两者是截然分开,而是具有层阶的意义,即基督教的道德伦理观比世俗的更具内在意义,就如耶稣的「登山宝训」所着重的,即是律法的内在精神而非规条。假如面对大时代的道德难题,仍然以为只要符合世俗的伦理观就可以,则只能算是「与世界同化」。就像「『遵守法律』是社会公民应该的责任」,这当然是「有一份义务才有一份权利」的思考;然而,用赵紫宸的话来说:「基督教不讲本份,祗讲尽本份与超本份。」(《赵紫宸文集》第二卷,页505)赵紫宸不是叫人「只会」遵守法律,而是应该思考或实践背后的内在意义,尤其是不会盲目地以为做好「本份」,就是尽了基督徒的责任,以为没有「侵犯法律」(包括「走法律罅」或以法律为底线伦理)就当尽了基督徒的本份。赵紫宸提醒我们,既然是「跨着两个世界」,就应该「拒绝被世界同化」。

第二,拒绝虚妄的释经。赵紫宸强调基督徒的伦理生活要注意「上帝鉴管」或「聆听上帝」。「聆听」有多重途径,或是基督徒自身从日常的灵修生活中领受,或是从圣经里领来的得着,又或是由不同的信徒给予提醒。然而,不难发现,有些「香港人」或自称「基督徒」的,或熟悉圣经的,会从圣经中找出一两段经文或几个故事来作出教导。曾有人说:「耶稣被钉十字架时亦宽恕了出卖、拘捕、诬告、审讯、鞭打、嘲笑、戏弄和钉死他的人⋯⋯我们(基督徒)亦应该学效耶稣的榜样。」「学效耶稣」在基督教看来,是必然正确无误的教导;不过,怎样学和学什么却必须是清晰的。以上述「耶稣的宽恕」为例,如果依照字面的教导,似乎面对任何人的恶意对待(如拘捕、诬告),基督徒必须「学效耶稣」的话,就只能够「凡事宽恕」。但耶稣真的只是这样教导信徒「宽恕」吗?马太福音十八章中,彼得问及宽恕的问题,耶稣清晰地回答七十个七次,再以「王和仆人」的比喻来解释,重点提出要「心里宽恕弟兄」,理由是掌权的上主会亲自把「恶奴才」交给掌刑的人。

所谓「学效耶稣」,并不是单纯的表面行为,更不是空泛地抽取一些圣经经文或故事来仿效。以赵紫宸的话来说,「上帝鉴管」或「聆听上帝」,就是指出「学效耶稣」并不止于表面的遵从,更是要确切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要与上帝有所关联,要向上帝交代;否则,就只是表面「学效耶稣」,实则是「与魔同行」。

第三,拒绝成为单一向度的人。赵紫宸清楚地指出基督徒是「跨着两个世界」,跨界并不代表是任何一方的代言人或沟通渠道,反而是活得比较像「异类」,对「世俗的道德」作出反抗或不妥协,依靠的并不是展示高洁的道德姿态,而是「用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生活」。所谓出世,并没有一套既定的生活指南,原则似乎是圣经的种种教导,却更强调人与神的关系,从而扩展至人与人之间。

如此,活在大时代的基督徒,并不一定是顺从或叛逆「世俗的道德」,需要的是基督徒自身的「躬身默悟」,尤其是要面对「上帝鉴管」。用赵紫宸的话来说,即「亲自听见,亲自答覆,完全奉行」,面对的既有人世间的种种关系,也有自身对上帝的回应。「如何成为『立体向度』的基督徒呢?」或者正是这时代的基督徒常常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讲师。部份分题为编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