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特写

新书回望抗争之旅中的信仰历程
戴耀廷:「要克胜恐惧,才能走下去」

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最近出版了新书《爱与和平——未完的抗争之旅》,是他过去四年多在报刊专栏文章的结集。他接受七月十六日的《恩典时刻.时代论坛》访问,分享出版新书所记录他在这数年间抗争路上的信仰思考,也分析他对早前泛民初选反映的社会现象。

以和平方法展示反抗意志

早前举行的泛民初选(下称初选),不论参选的踊跃,连投票亦竟高达六十多万,远超预期。戴耀廷指,起初大家对初选并不太热切,但到了初选前夕,警方到香港民意研究所搜查电脑,就「即时引爆了大家一直积累已久的反抗意志。」他分析,胜出初选的参选人都是抗争意志较强烈的,「我看见的现象是,不少人坚持继续抗争,但不是很多人可以用很激烈的方法在街头抗争,于是就透过和平、完全非暴力的方法,去展示其抗争的意志。」他说,每一个人的力量很微小,但六十一万人很微小的抗争意志累积起来,就成为很强大的抗争力量,「这就是为何当权者对这次初选有很大的顾虑,相信打压亦会很严厉。」

戴耀廷指,初选的反应热烈,不只年轻人,也有不少长者去投票,可见跨世代、不分年龄的人,都在展示他们的抗争意志。他认为初选的意义,在于展现香港公民社会的力量,这是因为不少人积极主动参与,包括设计投票系统的人、票站义工、借出场地的议员、「黄店」的老板等,「每个人伸出手来帮忙,建立起一个网络,成为社会资本,建立起互信。其实,抗争不一定是对抗性,抗争可以在正式官方体制外,建立自己的体制,香港公民社会有能力做到,这可能令当权者更忧虑。」

戴耀廷又提到,任何制度都需要相对应的文化来承托,有文化上的转变,才能带动制度的转变。「由占中开始至今,目标好像是制度的改革,但过程中,我很强调如何重塑社会的文化……制度的改变反而不是最关键,因为文化改变了,制度的改变始终会来临,而最难的是社会文化的改变。」他指出,他在新书中,谈到不少文化的发展,而社会及每一个人的文化内涵,其实离不开「信仰」——不一定是基督教,也可以是其他宗教或其他进路。

事实上,戴耀廷的新书以信仰心路为重心,书背提及他最重要的身份,并非法律学者和社运搞手,而是基督徒。在书中「教会与抗争」的一章,一开始的分题就是「教会在哪里」。那么,信仰对他的人生召命,有什么影响?顺着信仰召命而行的人生路,又是否注定路窄人稀?他表示,这几年在抗争旅程中碰到不少基督徒,并且愈来愈多同行者。他相信,这会令堂会内部面对不少冲击,例如早前有堂会青少年导师集体辞职的事件等,这促使各堂会重新反思如何对应香港处境,而他相信,他的新书可以为基督徒提供多一个视角去思考问题。

我们需要怀抱希望

说到其新书,戴耀廷指,该书是书写他在信仰上的经历,因此封面设计也用了基督教的象征——十字架,而那就是他在二○一三年与陈健民和朱耀明牧师在九龙佑宁堂的「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记者招待会时所看到的十字架。

由占中开始至今,这趟争取民主的旅程还未走到终点,新书副题也唤作「未完的抗争之旅」。戴耀廷解释,他在《明报》的专栏原本只构思写一年,约五十多篇,但后来愈写愈多,「我在其中一篇文章提到,信仰就是抗争,抗争就是信仰,其实这跟我们如何实践信仰很有关系。在还未有公义的社会里,我们去实践信仰,难免有一定的抗争,所以我说(写)的是抗争如何跟信仰结合起来。」他相信,《港区国安法》的实施令香港的抗争运动面对最严峻的挑战,所以可以预期这是未完的抗争旅程,未知还要走多长的路。

戴耀廷坦言,在出版这书的时候,并没预计到香港的政治局面会走到目前这境地。他说,作为香港人,五月的时候得悉《港区国安法》将会到来,感到很震惊,而随后而来的局势发展,也没有人知道,但他不认为是绝望。事实上,他在书里的不少地方均提到盼望,「在占中案我的结案陈辞中提到,我的罪是散播希望,这个罪我承认的。一个抗争的旅程,面对不断的变动时,我们需要怀抱希望。」

近日戴耀廷遭北京批评「妄想上演港版颜色革命」,他又会否担心这本谈信仰心路的书,会让自己承受更多这方面的抨击?戴耀廷说,他在书里也有提到,我们要争取的,不是要改变中国的政体,也不是做任何事去促使它改变,只是争取香港的民主制度的改变,整个抗争也是回到这一点。他又说,书中有两章记述他经历香港社会的转变,「书里有一个脉络,就是记述我的信仰旅程与香港政治及社会的变化交叉重叠,我想印证香港人和社会都在不断转化中。未来未可知,在公义诉求的角度出发,我们当然希望变得更好,却不是颜色革命,只是追求一个更公义的社会而已。」

香港将有黄金年代来临

戴耀廷在访问中也提到他所面对的恐惧。他说,在新书的第一章提到,当年他提出占中,已受到很多恐吓,令他感到恐惧。到了最近《港区国安法》的实施,及泛民初选被指违反《港区国安法》,都令他感到恐惧,「这些恐惧一直存在。我在书中的结语说,在这旅程中,一直陪随着我的,是一根刺——那是保罗在圣经中的说话。」他说,他恐惧的,是失去自己一向有的东西、家人、声誉,什至失去生命和自由,「这恐惧会瘫痪一个人……」不过,他亦说,在社会运动中,也有一些「高点」,受到别人的赞赏,重要的是如何保持谦卑,「恐惧是必然有的,你要克胜它,才能走下去。」

此外,戴耀廷在访问中提到,过去的抗争路上,不是每一刻都那么正面,总有起跌,更有负面情绪,什至也有憎恨,「对所有伤害香港的当权者或有公权力的人,是否能像耶稣所说宽恕七十个七次?我自己也未必可以做到。」但他相信,过去几年香港人所经历的,远远超乎过去几代人所经历,「过往几代人的狮子山精神,是努力赚钱、工作,但这代人的经历已完全不同,那种深度很不一样。我一直说香港将有黄金年代来临。」他解释,这是因为这一代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很深度的历炼,有更大的能力面对更大挑战,香港社会的质地也不同了。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