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愛愛鄰事工分享:為何要關懷小教會及機構?

在疫情中間,我開始了一個很小型的事工「愛愛鄰事工」,做一些很簡單的事,就是訪問不同機構及小教會並製作短片,讓更多人認識各機構的使命與工作,更重要是看見他們也是我們的肢體,明白他們的需要及困境,好讓弟兄姊妹能擴闊對教會認知的視野,也讓努力服侍邊緣弱勢群體的小教會及機構有糧。這事工的源起除了是自己一向有服侍小教會及機構的召命外,更甚是在疫情中聽見有機構要停薪、牧者要到機構的食物銀行取食物或揸的士等故事。這現象是正常嗎?用資本主義社會汰弱留強的邏輯,細小或弱勢的教會及機構不是代表他們的經營不夠效率嗎?

從我個人經驗及神學反思而言,這不是應然的狀況,而是教會生態出了問題所致,所以過去多年,我個人會盡力服侍小教會。很多學生或朋友在邀請小弟講道時都會加句:「我們是細教會。」因為熟悉我的朋友會知道,過去幾年我講道的日程都排到滿滿的,不過他們更知道若是小教會或機構邀請,無論幾忙,我都會盡可能幫忙。

其實從我讀神學及創立關懷貧窮學校開始,到再有機會在工福服侍,都有不少機會與不同教會合作及講道。親眼看見現時教會的生態是,有小教會的牧者滿有心志與召命去服侍弱勢群體,但正因為這是弱勢群體,教會的各方面資源便十分貧乏:沒有兒童主日學也沒有專業的音響與敬拜,結果當然是留不下一些期望獲得「服務」的年輕中產弟兄姊妹。同時,亦有機會與大型教會合作,的確是很吸引的:堂皇的禮堂、服侍周到及穿著整齊的招待、分齡牧養、當中不乏各類專業人士支援。當然,人數多也是對講員的一種吸引,而且大教會的弟兄姊妹的特質是一般教育程度較高,有禮又特別「順服」。這些都是美好的。「大」沒有罪,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如何運用我們的資源,又如何建立基督的身體。

服侍鄰舍抑或服侍消費者?

現時教會界其中一個核心的問題,是教會的定位與生態的問題。教會的資源不均本身不一定是問題,因為確實有各種因素決定教會的資源多少,但若擁有更多人力及財力的教會,不以召命及服侍鄰舍需要為目的,反而以「服侍」消費者的模式為主導,這便會影響整個教會生態。

服侍鄰舍與服侍消費者兩者有何分別?決定一所教會是否服侍鄰舍的教會,取決於她是否持續進入人群,尋找不同群體的需要,而不是不斷為教會現有的模式增值,吸引更多基督徒參與。當然,提升教會的質素或改善地方本身不是問題,但如果只是想更多人來到「聚會」,而不是以訓練弟兄姊妹實踐使命為目的,這樣的大或資源豐富便製造了教會生態的惡性循環。有心有力的弟兄姊妹都被吸引到一些資源豐富的教會,若這些教會只是提供「服務」為主導,這些肢體便很容易被塑造成屬靈的消費者。信仰生命以奉獻來代替活祭,教會亦容易變成很有錢及多人才的私人會所。更不幸的是,這種以滿足消費者為主導的牧養模式,會進一步吸走不同區域中有事奉能力的信徒,使教會間的貧富懸殊更為嚴重。

當然,必須要補充的是,以上只是大教會的一種危機,不代表所有大教會都如此。雖不是必然,但這現象在香港卻是甚普遍,要改變這現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我盼望在夾縫中,能透過支持小教會及機構,帶來一點改變。

曾經聽過有人說,教會或機構做得好就自然有資源,若資源缺乏,豈不是他們管理不善嗎?無疑,無論是大或小教會都會有管理不善的情況,但對教會及機構而言,我們仍要相信教會的目的不是要大,而是要成為有需要者的鄰舍,成為黑暗世界中的光。在服侍小教會及機構這幾年間,我遇過很多感動的見證。其中一間教會,亦是「愛愛鄰」剛剛訪問的教會:耀東浸信會。這教會座落於筲箕灣的山上,現時服侍的鄰舍主要是老人家。在訪問期間,看見事無大小街坊都會來教會找傳道人幫手,行過會向牧師打招呼,甚至有街坊從二樓大聲向樓下的牧師打招呼,教會彷彿就已融入於社區中間。但心裡即時會想,這樣的群體肯定有極大的需要,但他們真的沒有太多人有能力奉獻,這樣的弱勢教會是一所怎樣的教會呢?

教會不可缺少使命與愛鄰的心

另一個例子是我現時返的教會:崇真會白田堂。這小堂會座落於白田村一所幼兒園中。我大約兩年前開始在這裡崇拜,與以往返大教會的感覺很不一樣,不是可有可無,牧師及傳道人會找我食飯牧養我,讓我再次有家的感覺。牧師的口頭禪是:「羊在哪裡,牧人也在哪裡」,所以她們不單找會友食飯,也會到盲人中心探訪。留在這教會更重要是看見教會的美好見證,會眾中有失明人士,教會沒有分區牧養的資源,卻讓人看見長幼融合的見證,年輕人會很關心年長的,年長的也很愛護年輕人。

有一次在教會講道,坐在前排的婆婆突然暈倒,與別的教會不一樣,整間教會包括年輕人都一起幫忙。一位有護理經驗的弟兄先照顧婆婆,其他弟兄姊妹不慌不忙地把會場的椅子搬開,讓很快來到的救護員可以順利接走婆婆。之後又很快回復原狀,讓我可以繼續講道。崇拜完後,牧師說「唔好意思」影響我講道,我的回應是教會實踐了很好的見證,因為肢體比一切都更重要。同樣,針對弱勢群體牧養的教會,就是以服侍他們為中心,但同樣會出現資源不同的情況。但學習牧師一句話:教會可以缺乏人手及地方,但不可以缺少使命與愛鄰的心。

除了小教會外,機構亦是我事奉的核心。很多機構其實是填補教會在地使命的不足,是教會肢體的一部份。像在疫情中,工業福音團契與一些扶貧的機構,一方面面對奉獻減少的財困,另一方面要支援貧窮家庭更大的需要。在疫情初期,看見他們不辭勞苦地把口罩送到有需要的家庭,在經濟下滑時更把新鮮的餸菜送到低收入的家庭中。但同樣弔詭的是,他們所服侍的群體不會為機構帶來任何回報。所以,很多服侍弱勢群體的機構會經常面對財政困難,原因不一定是管理不善,更大的原因是教會界資源錯配的問題。信徒習慣了把奉獻給堂會代勞,而堂會的關注很多是本身的發展,而不一定是基督徒身體的需要。

「愛愛鄰事工」是在疫情中看見小教會及機構的一個回應,我們的使命是「在最黑暗的日子,作更美的事」,同時亦希望弟兄姊妹能關心其他正在實踐愛鄰使命的肢體。我不期望上述的教會生態會在短時間內改變,但盼望這事工可以成為一個榜樣及流通的管子,擺脫資本主義的思維,讓更多弟兄姊妹看見不同教會的召命與需要,讓弟兄姊妹不再以奉獻代替活祭,亦不再以自己堂會為唯一的奉獻對象,能把視野放遠一點,看見更多主內肢體的需要,讓資源錯配得以改善。

(分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