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爱爱邻事工分享:为何要关怀小教会及机构?

在疫情中间,我开始了一个很小型的事工「爱爱邻事工」,做一些很简单的事,就是访问不同机构及小教会并制作短片,让更多人认识各机构的使命与工作,更重要是看见他们也是我们的肢体,明白他们的需要及困境,好让弟兄姊妹能扩阔对教会认知的视野,也让努力服侍边缘弱势群体的小教会及机构有粮。这事工的源起除了是自己一向有服侍小教会及机构的召命外,更什是在疫情中听见有机构要停薪、牧者要到机构的食物银行取食物或揸的士等故事。这现象是正常吗?用资本主义社会汰弱留强的逻辑,细小或弱势的教会及机构不是代表他们的经营不够效率吗?

从我个人经验及神学反思而言,这不是应然的状况,而是教会生态出了问题所致,所以过去多年,我个人会尽力服侍小教会。很多学生或朋友在邀请小弟讲道时都会加句:「我们是细教会。」因为熟悉我的朋友会知道,过去几年我讲道的日程都排到满满的,不过他们更知道若是小教会或机构邀请,无论几忙,我都会尽可能帮忙。

其实从我读神学及创立关怀贫穷学校开始,到再有机会在工福服侍,都有不少机会与不同教会合作及讲道。亲眼看见现时教会的生态是,有小教会的牧者满有心志与召命去服侍弱势群体,但正因为这是弱势群体,教会的各方面资源便十分贫乏:没有儿童主日学也没有专业的音响与敬拜,结果当然是留不下一些期望获得「服务」的年轻中产弟兄姊妹。同时,亦有机会与大型教会合作,的确是很吸引的:堂皇的礼堂、服侍周到及穿着整齐的招待、分龄牧养、当中不乏各类专业人士支援。当然,人数多也是对讲员的一种吸引,而且大教会的弟兄姊妹的特质是一般教育程度较高,有礼又特别「顺服」。这些都是美好的。「大」没有罪,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运用我们的资源,又如何建立基督的身体。

服侍邻舍抑或服侍消费者?

现时教会界其中一个核心的问题,是教会的定位与生态的问题。教会的资源不均本身不一定是问题,因为确实有各种因素决定教会的资源多少,但若拥有更多人力及财力的教会,不以召命及服侍邻舍需要为目的,反而以「服侍」消费者的模式为主导,这便会影响整个教会生态。

服侍邻舍与服侍消费者两者有何分别?决定一所教会是否服侍邻舍的教会,取决于她是否持续进入人群,寻找不同群体的需要,而不是不断为教会现有的模式增值,吸引更多基督徒参与。当然,提升教会的质素或改善地方本身不是问题,但如果只是想更多人来到「聚会」,而不是以训练弟兄姊妹实践使命为目的,这样的大或资源丰富便制造了教会生态的恶性循环。有心有力的弟兄姊妹都被吸引到一些资源丰富的教会,若这些教会只是提供「服务」为主导,这些肢体便很容易被塑造成属灵的消费者。信仰生命以奉献来代替活祭,教会亦容易变成很有钱及多人才的私人会所。更不幸的是,这种以满足消费者为主导的牧养模式,会进一步吸走不同区域中有事奉能力的信徒,使教会间的贫富悬殊更为严重。

当然,必须要补充的是,以上只是大教会的一种危机,不代表所有大教会都如此。虽不是必然,但这现象在香港却是什普遍,要改变这现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我盼望在夹缝中,能透过支持小教会及机构,带来一点改变。

曾经听过有人说,教会或机构做得好就自然有资源,若资源缺乏,岂不是他们管理不善吗?无疑,无论是大或小教会都会有管理不善的情况,但对教会及机构而言,我们仍要相信教会的目的不是要大,而是要成为有需要者的邻舍,成为黑暗世界中的光。在服侍小教会及机构这几年间,我遇过很多感动的见证。其中一间教会,亦是「爱爱邻」刚刚访问的教会:耀东浸信会。这教会座落于筲箕湾的山上,现时服侍的邻舍主要是老人家。在访问期间,看见事无大小街坊都会来教会找传道人帮手,行过会向牧师打招呼,什至有街坊从二楼大声向楼下的牧师打招呼,教会彷佛就已融入于社区中间。但心里即时会想,这样的群体肯定有极大的需要,但他们真的没有太多人有能力奉献,这样的弱势教会是一所怎样的教会呢?

教会不可缺少使命与爱邻的心

另一个例子是我现时返的教会:崇真会白田堂。这小堂会座落于白田村一所幼儿园中。我大约两年前开始在这里崇拜,与以往返大教会的感觉很不一样,不是可有可无,牧师及传道人会找我食饭牧养我,让我再次有家的感觉。牧师的口头禅是:「羊在哪里,牧人也在哪里」,所以她们不单找会友食饭,也会到盲人中心探访。留在这教会更重要是看见教会的美好见证,会众中有失明人士,教会没有分区牧养的资源,却让人看见长幼融合的见证,年轻人会很关心年长的,年长的也很爱护年轻人。

有一次在教会讲道,坐在前排的婆婆突然晕倒,与别的教会不一样,整间教会包括年轻人都一起帮忙。一位有护理经验的弟兄先照顾婆婆,其他弟兄姊妹不慌不忙地把会场的椅子搬开,让很快来到的救护员可以顺利接走婆婆。之后又很快回复原状,让我可以继续讲道。崇拜完后,牧师说「唔好意思」影响我讲道,我的回应是教会实践了很好的见证,因为肢体比一切都更重要。同样,针对弱势群体牧养的教会,就是以服侍他们为中心,但同样会出现资源不同的情况。但学习牧师一句话:教会可以缺乏人手及地方,但不可以缺少使命与爱邻的心。

除了小教会外,机构亦是我事奉的核心。很多机构其实是填补教会在地使命的不足,是教会肢体的一部份。像在疫情中,工业福音团契与一些扶贫的机构,一方面面对奉献减少的财困,另一方面要支援贫穷家庭更大的需要。在疫情初期,看见他们不辞劳苦地把口罩送到有需要的家庭,在经济下滑时更把新鲜的餸菜送到低收入的家庭中。但同样吊诡的是,他们所服侍的群体不会为机构带来任何回报。所以,很多服侍弱势群体的机构会经常面对财政困难,原因不一定是管理不善,更大的原因是教会界资源错配的问题。信徒习惯了把奉献给堂会代劳,而堂会的关注很多是本身的发展,而不一定是基督徒身体的需要。

「爱爱邻事工」是在疫情中看见小教会及机构的一个回应,我们的使命是「在最黑暗的日子,作更美的事」,同时亦希望弟兄姊妹能关心其他正在实践爱邻使命的肢体。我不期望上述的教会生态会在短时间内改变,但盼望这事工可以成为一个榜样及流通的管子,摆脱资本主义的思维,让更多弟兄姊妹看见不同教会的召命与需要,让弟兄姊妹不再以奉献代替活祭,亦不再以自己堂会为唯一的奉献对象,能把视野放远一点,看见更多主内肢体的需要,让资源错配得以改善。

(分题为编者所拟)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