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時代跨頁

見證主道 不惜性命

公理堂主日崇拜講章
宣講日期:2020年8月9日
地點: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禮頓道堂)
講員:劉進圖
經文:啟示錄十二章7至18節

「弟兄勝過牠(那條龍),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十二11)

Book of Revelation in miniature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很感謝公理堂邀請我再次來到主日崇拜,和大家分享信息,見證主道。

這次的講題很特別,是「見證主道,不惜性命」;經文也很特別,出自啟示錄十二章,既有大紅龍與天使天軍爭戰,又有天上的奇異聲音宣告基督作王掌權、將撒但摔到地上。眾弟兄靠賴羔羊的血,不顧性命為耶穌作見證,已經勝過邪惡勢力。公理堂很體諒講員,容許更換講題和經文,我在禱告中有感動,要講這個題目和這段經文。當時不知道為甚麼,到坐下來寫講章時才明白,原來上帝首先想向我講這個信息,提醒我為主作見證,要置生死於度外。

在深切治療病房裡明白的幾件事

坦白說,在初出來社會工作的時候,如果在主日崇拜講道聽到講員講「至死忠心、不惜性命」這些題目,我會自動過濾,認為這些信息是講給少數有特殊使命的基督徒聽。例如去蠻荒世界宣教,或者去戰亂地區做醫護的人,與那些在太平盛世繁華鬧市打工的信徒無關,亦即是與我無關。後來我才知道,這個想法錯得厲害。

今時今日,香港信徒正面對巨大挑戰,社會黃藍撕裂的傷痕猶未癒合,政制和法治又遭逢巨變,自由褪色,許多家庭在積極準備移民,或者正為著去與留的問題掙扎。此時此地講不惜性命為主作見證,到底有甚麼現實意義?有幾多人做得到?

讓我和大家分享一段個人經歷。二○一四年二月,我上班途中遇襲,背部和雙腿被斬,白車將我送去東區醫院急救,輸了十包合共四千毫升的血、做了六個小時手術。在深切治療病房甦醒過來時,上身插滿喉管、下身包紥嚴密,連翻側身體都不可以。當時我祈禱問上帝,為甚麼讓這莫名的苦難,臨到無辜的我身上?上帝沒有解釋,但向我講了一句說話:「定睛看耶穌。」自此開啟了一段漫長的心靈旅程。

記得上次來公理堂證道,也和大家扼要講過這段經歷,今日想說得深入一點。在深切治療病房裡,我明白了幾件很重要的事情:

第一,生命原來很脆弱,死亡可以突然擦身而過;

第二,當一個人來到生死邊緣,全身插了喉的時候,許多本來重要的事情,都變得不重要。會考成績?不重要;大學學位?不重要;職場頭銜?不重要。有幾多資產、有沒有外國居留權?統統不重要。

第三,人生旅程臨近結束時,真正重要的東西,原來只剩下三樣。一是讓我們安身立命的信仰,使我們無懼死亡迎向永恆;二是與我們風雨同路、不離不棄的摯親好友;三是燃點我們熱情的理想、讓我們此生無悔的使命。我很感恩,很多年前便找到這三樣。各位,你有沒有這三樣東西?

當然,大家不會有我那樣的受傷經歷,但大家可能會認識親人或朋友患上癌症,或者遭遇嚴重意外,在生死邊緣掙扎。在坐飛機遇上嚴重氣流時,我們亦可能會想到,如果生命此時終結,我們有沒有遺憾?有甚麼放不低的人和事;與上帝相遇時,上帝會和我們說甚麼?是讚賞或是責備?

用新的方式為主耶穌作見證

在醫院留醫那幾個月,我曾經有過很沮喪的時刻。因為我以為那三樣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即我的理想和使命,會因為受傷而失去。過去我一直以新聞寫作為使命,這既是我的興趣、我的理想,亦是我貢獻社會、榮神益人、留下生命足印的畢生事業。忽然之間,一切終結了。我離開了工作崗位,起居飲食全靠別人照料,每日要接受治療,要做許多復康鍛練,醫生說可能要長期坐輪椅。我心想:今後再也無法從事新聞寫作了,等如提早退休了,外邊發生甚麼大事都和我無關了。當時,我還未到五十歲。

二○一四年九月,佔領運動發生,持續了許多日,我每日看大量新聞,為街上年輕人的命運焦急,但我甚麼事情都做不了,甚至因為行動不便,不可以到新聞現場逛一逛。有一天看電視,看到警察和示威者眼中都閃著仇恨的火花,我心裡觸動,寫了一篇短文,標題是〈不要讓仇恨滋長〉,託報社同事在網上發表,沒料到讀者反應很大,許多人主動分享傳閱。結果這篇文章的點擊量,遠遠超過其他新聞報道和評論。事後回看,上帝彷彿用這件事和我說,我的寫作事奉還未完結,我仍然可以透過我深愛的文字寫作,為公義與仁愛發聲,為信望愛講說話,為主耶穌作見證。

出院後,我有很長一段時期,因為要做大量物理治療,只能工作半天。物理治療初時一星期五次,每次三小時,後來減至一星期三次。由於晚上不用當值,我多了時間看書,無意中看了許多神學書籍,主要是神學院教書的朋友推介的。巴刻和潘霍華是我自求學時期便喜歡看的,受傷後才閱讀的有盧雲、畢德生、依路、莫特曼、包衡、薩克斯、布魯格曼、賴特等出色的作家,開闊了我的信仰思考。

以前我應邀參加講座,主要是和新聞界有關的場合,多數是討論新聞自由的議題。受傷出院後這幾年,陸續收到許多學校、醫院、教會和志願機構的邀請,講題從時事分析到信仰見證,乃至閱讀心得、復康旅程、教會挑戰,包羅萬有。事後回看,上帝似乎是用這些事奉邀約來對我說話,只要我願意為祂作見證,祂會安排有需要的人來找我,會為我提供適切的裝備,祂會將需要講的信息放進我心裡。我的理想和使命,可以用新的方式延續下去。


攝影:楊軍(資料圖片)

上帝沒有忘記我許下的心願

看多了神學書籍、講多了信仰見證之後,我開始認真考慮,上帝是否在準備我進神學院深造、有新的召命給我?我與好朋友翁偉業弟兄商量,他給了一些神學院的課程資料讓我參考。但左看右看,完全沒有感動去報讀,客觀上也沒有需要,就暫時放下了。

有一次,我去北京探望朋友,順便做一些針炙治療,住在一位港大同學的家。他和太太都是我當年在港大基督徒團契認識的,聊天時他太太說,唸大學時去北京旅行,在頤和園撐船仔,曾經和上帝說,如果不是太辛苦,她願意將來去中國內地為主作工。沒料到嫁了一位跑中國市場的丈夫,真的舉家定居北京,一住二十年;照顧子女成長之餘,能夠在教會服事留學生,應了當年的祈禱。

我聽了她這樣說,突然想起,唸大學時,我曾經認真考慮過去讀神學,當時打算去英國或德國,找了好些朋友了解情況。後來知道想學有所成要六至八年,那時九七就快臨到,就打消了這念頭。上帝彷彿向我說,讓我有機會按自己興趣讀許多精彩的神學書籍,並不是有甚麼特別差事要我做,只是因為祂記得我年輕時許下的心願,我雖然忘記了,但上帝沒有忘記。

各位弟兄姊妹,如果你已經來到人生下半場,已經離開了事奉的舞台,不再有重要的崗位,不再受人注目,行事曆經常有空檔,今天我有一個信息給你:上帝知道你的性格、脾氣、興趣、能力,祂記念著你年輕時、初信時許過的承諾,祂知道你心底深處的渴望,祂盼望你再次燃點熱情,以生命為祂做見證。不要擔憂做甚麼,可能是寫作、演講,可能是繪畫、書法,可能是彈琴、唱歌,可能是煮餸、款待,也可能是探訪、陪伴,上帝會安排適合你的、讓你感覺充實而有意義的事情。你只需要說「我願意」,上帝一定會再次給你召命,祂要使用你,為祂做見證。你願意嗎?

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件事

靈魂甦醒、重拾召命,那又如何面對去與留的抉擇?

理性分析告訴我們,走的人不一定幸福快樂。融入外國社會殊不容易,會碰到排擠歧視,會出現身份危機,會感到文化疏離,會牽掛著香港但無能為力,會承受無根的痛苦失落。

同樣,留下來的人也不一定幸福快樂。面對香港風雲變色,政治上烏煙瘴氣、經濟被國際排擠、社會迅速內地化、文化不再多元包容、行事要考慮政治正確,就算衣食無憂有瓦遮頭,但因為近距離目睹自己深愛的城市變得面目全非,同樣會感到痛苦失落。

所以,我們要回到起點,回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三樣事情:

第一,我們的信仰是不是真的?是否可以讓我們安身立命?你或許會說,我信了幾十年,這信當然是真的。但是,是否真到一個連死亡也不懼怕的程度?如果你可以連死也不怕,因為知道罪與死的權勢都已被打敗,復活基督將在天家迎接我們進入永恆的國度,那麼,我們就有勇氣面對,或是移民,連根拔起、重新栽種的辛酸,或是留低,目睹心愛家園面目全非的苦楚。

其次,我們需要群體,風雨同路、不離不棄的群體。不論去或留,我們要切切祈禱,求上帝讓我們不至於孤單,能夠有同路人、有心人,可以互相扶持,彼此安慰鼓勵。

第三,我們需要召命,建基於我們的興趣和理想的召命,使我們的人生有目的、有方向、有意義。這個召命,不論形式如何、內容如何,總之是要為主作見證;不論身在何處,在海外或是在香港,總之是要榮神益人。生命不在乎長短,亦不在乎地域,關鍵是目的和意義。如果你願意回應上帝召命,以見證主道作人生的標竿,上帝一定會引導你、幫助你。

定睛在耶穌身上直至生命終結

那麼,我們如何面對地上邪惡勢力的威脅呢?啟示錄的經文告訴我們,撒但會與上帝使者爭戰,會迷惑普天下,會晝夜控訴信徒,有權勢的人會逼迫甚至殺害信徒。但是,經文同時告訴我們,撒但在天上的爭戰已經落敗,被摔到地上,基督甘願受苦被殺,羔羊的血洗淨了眾聖徒的衣服,基督會作王掌權,審判活人死人,消滅邪惡勢力。

所以,我們要定睛在耶穌身上,效法基督,迎難而上,為主作見證。信徒見證主道,甚至不惜性命,不是因為輕視生命,而是被主的愛感召。耶穌甘願犧牲受苦,激勵我們背起十架跟從。生命誠可貴,主愛價更高。

話雖如此,你可能仍會問:我們怎可能有不惜性命見證主道的勇氣、決心和堅忍?我們的確沒有。以我自己為例,我很清楚自己是一個軟弱的人,從小到大就是一個文弱書生,不是那些流血不流淚的鐵漢。小時候發燒,媽媽帶我看醫生,我第一句就是問可不可以不打針?我完全估計不到,身中數刀流血倒地,做了兩次手術、住了五個月醫院,會一直平靜安穩地面對,病榻中仍能寫文章,為信仰作見證。這份勇氣、決心和堅忍,是怎樣來的?我相信是從上帝來的。

怎樣支取從上帝而來的力量?每當我去到最難過的關口,例如面對第二次手術的風險、上法庭作證,近距離面對傷害我的被告人,我就會禱告,對主耶穌說:「你講過你是葡萄樹我是枝子,只要我願意常在你裡面,你承諾會常在我裡面。如今我面對這個無法預料結果的難關,我不知道能否面對,你會與我一起面對嗎?」當這樣禱告之後,我就能面對,因為知道耶穌基督與我在一起。

使徒行傳一章8節記載,耶穌升天前對門徒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耶穌這句說話,是回答門徒的提問。門徒當時提出的,是一個關乎政治現實的問題:「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徒一6)耶穌回答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徒一7)

門徒發夢也沒有料到,以色列國復興,是一千九百多年後的事。門徒同樣發夢也沒有料到,他們從耶路撒冷去到猶太全地、撒馬利亞,甚至地極,不是安穩舒適的移民,而是倉皇驚恐的走難。香港的信徒又何曾料到,九七危機、《國安法》風波,會促使許多信徒飄洋過海,走向地極?

今天,黃絲信徒經常問,甚麼時候才榮光歸香港,可以除下「口罩」煲底相見?藍絲信徒也經常問,甚麼時候才撥亂反正,重拾獅子山下一家親的美好時光?我們不知道。父憑著自己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我們可以知道的。

但我們確切知道,不論哪一個地方,不論哪一個時代,我們有一個不變的身份,就是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有一個不變的使命,就是為耶穌基督作見證,不惜性命的見證,直至生命終結。

ElGreco, The Vision of Saint John(1608-1614)

(本文為作者於八月九日在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
(禮頓道堂)主日崇拜之講稿,
由作者提供。分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