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國際

【特稿】

疫情下隱藏危機:人口販賣

香港疫情反覆,勞工市場嚴重受創,作為香港人無不擔憂。當本地情況令我們深感憂慮時,我們對發展中國家的貧窮人境況更擔心不已——他們不但面臨失去健康的風險,還因疫症導致生計不保、欠缺糧食。為了求存,他們拚命尋找出路,更易墮入被販賣、被奴役的網羅之中。

在今年七月廿一至廿二日,筆者參加了「亞洲地區反人口販賣會議」(Asia Region Anti-Trafficking Conference,下稱會議)。會議於三年前首次舉行,今年為第三屆,因疫情緣故改為在網上進行。會議目的是集結亞洲各地關注人口販賣的同道,藉著不同工作坊了解人口販賣、其他形式的現代奴役、網上性剝削兒童的趨勢,以及認識最新打擊販賣的措施。

會議中,不同機構的同工均提及疫情肆虐下,人口販賣的情況變得更為惡劣。其中國際非牟利組織The Mekong Club行政總裁、前聯合國機構間反對販賣人口項目(UNIAP)的地區項目經理Matt Friedman,以「COVID-19對供應鏈的影響」為題分享。他表示疫情期間不少商品需求下降,由於全球化下供應鏈環環緊扣,互相牽連,因此引致世界經濟下滑,無一國家能倖免於難。尤其是貧窮國家的工人權益本已欠奉,工廠不景氣下,工人被拖欠薪金,甚至在不支薪的情況下被迫開工。

百萬計工人失業之後

貧國往往是廉價勞力的來源,不少商人於南亞地區設廠。以孟加拉為例子,該國作為全球第二大成衣出口國家,是時裝生產的重要基地,當地製衣業僱用了數百萬名工人(主要是女性),為西方等地的時裝品牌生產衣服。五月時,有報道指疫情全球大流行導致服裝銷量急劇下降,品牌及其他零售商取消或暫停總值逾三十億美元的孟加拉服裝工廠訂單,二百萬個職位恐怕被裁減。在發展中國家,婦女是脆弱的一群,她們一旦失去謀生機會,很多時會淪為人口販子的「獵物」。欺騙、誘拐是人口販子常用的手段——有會議與會者表示,很多人口販子會裝出「事業有成」的樣子到貧窮村落,欺騙村民只要外出打工賺取金錢,便可像人口販子般「身光頸靚」。貧窮人因此墮入對方陷阱,被販賣做奴工或出賣身體。

在亞洲地區另一個人口販賣情況嚴重的國家——印度,當地從事反兒童販賣的基督教組織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India-Children at Risk(EFIC@R)在以貧窮著稱的比哈爾邦教授青年防拐知識,並成立打擊人口販賣隊伍。因受封城影響,EFIC@R與地方教會在社區的實體預防工作被迫放緩。由於那些地方教會不諳網上平台的運作,因此EFIC@R額外開設網上訓練,裝備他們對互聯網世界的認識,並在網上宣傳及推動反人口販賣工作。

Aashima Samuel

EFIC@R全國總監Aashima Samuel對筆者感慨道,近年印度童婚問題雖有緩減跡象,但疫情影響下,此惡習又死灰復燃。貧窮家庭為了減輕開支,將女兒賣給他人作「新娘」。Aashima表示,有位十二歲的女孩名叫Hiya(化名),她的家人為了二萬印度盧比(折合港幣逾二千元),把Hiya賣給一名五十歲男人,EFIC@R同工欲救無門。另一位女孩Akshara(化名)只有八歲,被迫嫁給比她年長四十歲的男人,幸好EFIC@R同工及社區居民機警,及時採取行動,將女孩救出,最終女孩倖免於難。

線下轉至線上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就疫情大流行對人口販賣的影響,在今年四月發表初步報告。報告指,學校在貧國不僅是教育單位,而且是貧困兒童的居所及獲取營養食品的主要渠道。在某些國家,學校因疫情而關門,很多窮孩子被迫流落街頭尋找食物或工作,這不單增加了他們感染病毒的風險,而且使他們更易受到侵害。此外,疫情下許多兒童改為在網上學習和社交,網上性剝削者藉此機會向兒童下手。會議其中一個工作坊就提到兒童在網上遭受性剝削的情況─菲律賓、泰國及柬埔寨的機構代表均表示,疫情下兒童在網上被騙或被迫拍下淫穢照片及影片的個案上升。Aashima也向筆者道出印度貧村孩子的苦況,他們由於家裡沒有上網設備,因此須離家徒步五十公里,前往電腦中心上課。路途遙遠又增加了他們被拐賣的危機。

今天,跨國販運人口活動已成為僅次於毒品的全球第二大非法貿易,全球遭販賣的人口逾四千萬人。疫情下,各國實施的強制防疫揩施、增加警察在邊境和街道巡邏,並沒有減少人口販賣的發生,相反令犯罪活動更為隱藏;受害者也因著公共服務暫停而更難尋求幫助,令不法份子有機可乘。要有效對抗人口販賣,必須多管齊下——立法、司法、社區教育及防護,方能對應疫症大流行引起的「新常態」局面。

 (作者為施達基金會推廣拓展部主管)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