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国际

【特稿】

疫情下隐藏危机:人口贩卖

香港疫情反覆,劳工市场严重受创,作为香港人无不担忧。当本地情况令我们深感忧虑时,我们对发展中国家的贫穷人境况更担心不已——他们不但面临失去健康的风险,还因疫症导致生计不保、欠缺粮食。为了求存,他们拚命寻找出路,更易堕入被贩卖、被奴役的网罗之中。

在今年七月廿一至廿二日,笔者参加了「亚洲地区反人口贩卖会议」(Asia Region Anti-Trafficking Conference,下称会议)。会议于三年前首次举行,今年为第三届,因疫情缘故改为在网上进行。会议目的是集结亚洲各地关注人口贩卖的同道,借着不同工作坊了解人口贩卖、其他形式的现代奴役、网上性剥削儿童的趋势,以及认识最新打击贩卖的措施。

会议中,不同机构的同工均提及疫情肆虐下,人口贩卖的情况变得更为恶劣。其中国际非牟利组织The Mekong Club行政总裁、前联合国机构间反对贩卖人口项目(UNIAP)的地区项目经理Matt Friedman,以「COVID-19对供应链的影响」为题分享。他表示疫情期间不少商品需求下降,由于全球化下供应链环环紧扣,互相牵连,因此引致世界经济下滑,无一国家能幸免于难。尤其是贫穷国家的工人权益本已欠奉,工厂不景气下,工人被拖欠薪金,什至在不支薪的情况下被迫开工。

百万计工人失业之后

贫国往往是廉价劳力的来源,不少商人于南亚地区设厂。以孟加拉为例子,该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成衣出口国家,是时装生产的重要基地,当地制衣业雇用了数百万名工人(主要是女性),为西方等地的时装品牌生产衣服。五月时,有报道指疫情全球大流行导致服装销量急剧下降,品牌及其他零售商取消或暂停总值逾三十亿美元的孟加拉服装工厂订单,二百万个职位恐怕被裁减。在发展中国家,妇女是脆弱的一群,她们一旦失去谋生机会,很多时会沦为人口贩子的「猎物」。欺骗、诱拐是人口贩子常用的手段——有会议与会者表示,很多人口贩子会装出「事业有成」的样子到贫穷村落,欺骗村民只要外出打工赚取金钱,便可像人口贩子般「身光颈靓」。贫穷人因此堕入对方陷阱,被贩卖做奴工或出卖身体。

在亚洲地区另一个人口贩卖情况严重的国家——印度,当地从事反儿童贩卖的基督教组织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India-Children at Risk(EFIC@R)在以贫穷着称的比哈尔邦教授青年防拐知识,并成立打击人口贩卖队伍。因受封城影响,EFIC@R与地方教会在社区的实体预防工作被迫放缓。由于那些地方教会不谙网上平台的运作,因此EFIC@R额外开设网上训练,装备他们对互联网世界的认识,并在网上宣传及推动反人口贩卖工作。

Aashima Samuel

EFIC@R全国总监Aashima Samuel对笔者感慨道,近年印度童婚问题虽有缓减迹象,但疫情影响下,此恶习又死灰复燃。贫穷家庭为了减轻开支,将女儿卖给他人作「新娘」。Aashima表示,有位十二岁的女孩名叫Hiya(化名),她的家人为了二万印度卢比(折合港币逾二千元),把Hiya卖给一名五十岁男人,EFIC@R同工欲救无门。另一位女孩Akshara(化名)只有八岁,被迫嫁给比她年长四十岁的男人,幸好EFIC@R同工及社区居民机警,及时采取行动,将女孩救出,最终女孩幸免于难。

线下转至线上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就疫情大流行对人口贩卖的影响,在今年四月发表初步报告。报告指,学校在贫国不仅是教育单位,而且是贫困儿童的居所及获取营养食品的主要渠道。在某些国家,学校因疫情而关门,很多穷孩子被迫流落街头寻找食物或工作,这不单增加了他们感染病毒的风险,而且使他们更易受到侵害。此外,疫情下许多儿童改为在网上学习和社交,网上性剥削者借此机会向儿童下手。会议其中一个工作坊就提到儿童在网上遭受性剥削的情况─菲律宾、泰国及柬埔寨的机构代表均表示,疫情下儿童在网上被骗或被迫拍下淫秽照片及影片的个案上升。Aashima也向笔者道出印度贫村孩子的苦况,他们由于家里没有上网设备,因此须离家徒步五十公里,前往电脑中心上课。路途遥远又增加了他们被拐卖的危机。

今天,跨国贩运人口活动已成为仅次于毒品的全球第二大非法贸易,全球遭贩卖的人口逾四千万人。疫情下,各国实施的强制防疫揩施、增加警察在边境和街道巡逻,并没有减少人口贩卖的发生,相反令犯罪活动更为隐藏;受害者也因着公共服务暂停而更难寻求帮助,令不法份子有机可乘。要有效对抗人口贩卖,必须多管齐下——立法、司法、社区教育及防护,方能对应疫症大流行引起的「新常态」局面。

 (作者为施达基金会推广拓展部主管)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