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中神榮譽校牧楊錫鏘安息主懷
門生好友讚譽釋經嚴謹

【時代論壇訊】中國神學研究院榮譽校牧暨訪問教授楊錫鏘牧師,於九月十五日凌晨在香港養和醫院因病離世,安息主懷。

中國神學研究院在網上發佈的訃聞提到,楊錫鏘在中神的群體中柔和謙卑的事奉,以「為父」的心腸,培育學生的靈命氣質,「中神全體院董同工和師生校友,帶著不捨的眼淚,為天父賜下楊牧師給中神大家庭而感恩不已。」文末另附有楊錫鏘在中神四十週年院慶時的專訪,其中提到他認為「要回應社會撕裂和不同文化的衝擊,歸回聖經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他指出今天的文化講求快速、功利主義,是不合符聖經的原則。

人稱「楊醫」的楊錫鏘,在一九七二年於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成為執業醫生。後來遠赴加拿大維真神學院進修神學,取得基督教研究碩士學位。一九八○年起,他加入中國神學研究院,多年來歷任聖經科講師、教授等,又曾兼任出版部主任、研究院學生輔導主任和校牧。二○一三年退休後,他仍擔任中神榮譽校牧及部份課程的講員。楊錫鏘在二○一九年五月罹患胰臟癌,放下在中神的教學工作,後在網上開設一個公開平台,分享其過去對一些經文的深入反思和整合。

楊錫鏘提倡創造神學,以及強調召命的重要,近年他主講的講座多以此為題。近期著作有《創造神學與職場》(合著)、《回歸——聖言之導引》及《召命——以生命回答神的召喚》等,深受信徒歡迎。

歐醒華:為人低調 只盼人記得神恩典

熟悉楊錫鏘的中國神學研究院副教授歐醒華牧師分享,楊錫鏘早前說過這生並沒有遺憾。「這也是告訴我們,我們也不需要(對他離世)有遺憾,因為他已做了他的份。他素來並不會緊張自己的事,是個很低調的人,只是希望每人都忠於自己⋯⋯他曾說過:『真正讓人記得的應是上帝的恩典,而不是人的貢獻。』」他覺得楊錫鏘很知道自己的位置,明白自己不能做所有的事,相信這對今日教會是重要的信息。他希望今日教會都有胸襟去幫助每個信徒有空間去做自己,發揮自己的恩賜。

歐醒華於一九九○年在中神入學,他指楊錫鏘多年來就如其屬靈父親一般,在生活中有眾多交往,楊錫鏘在他人生重要的場合,例如按牧、婚禮中都為他訓勉。對他而言,楊錫鏘就像其家人,有很多親切相處的時刻。歐醒華說,很享受與楊錫鏘交流的時刻,他們交往時,有時並沒有太多說話,楊錫鏘總是不會急著說話,而是耐心地聆聽他的話,不會說教。

他分享,過往和楊錫鏘也有不少合作,很多次他帶領教會退修時,他都會先跟楊錫鏘交流,將楊錫鏘對經文的解讀轉化成靈性上的操練。曾受教於楊錫鏘的歐醒華憶述,最深刻是楊錫鏘對上主話語具獨特的解讀,並認真和嚴謹地看待祂的話語。「當你問及他時,他也許不會這樣說,他會覺得對上主話語的解讀可以有很多角度、很闊,但同時他自己卻有獨特的研究、告訴你為何他會這樣看——那都是很具啟發性的。」他指楊錫鏘常會說大家看聖經「看得不太中」,這提醒大家以謙卑態度去不斷發掘聖經的亮光、仔細查考經文內容,不以為自己的看法是絕對。這對聖經的嚴謹態度,影響歐醒華很深。

在楊錫鏘患病的兩年期間,歐醒華很感激楊錫鏘為他去年出版的書籍撰寫序言。此外,他們一眾同學在今年年初也和楊錫鏘一起吃了一頓團年飯,令他十分珍惜。他也曾邀請楊錫鏘一起跟中神校友查經,他分享對創造神學的看法,並曾說過:「政治應是創造神學的範疇,而不是救贖神學」,他原本也不太明白,後來經他解說後更為明白。

談到近年難忘的片段,則是二○一三年歐醒華畢業二十年時,楊錫鏘和他跟一眾同學到道風山退修;還有二○一八年他們畢業廿五年時,楊錫鏘及太太跟他們一起去了一趟遲來的畢業旅行。楊錫鏘兩次都在他們中間分享信息。「本來三十年二○二三年時,我們也想找楊醫再帶我們一次,但現在則要等到在天家了⋯⋯」

張祥志:謙和但有原則

現為香港神學院聖經科副教授的張祥志在九○年入讀中神的延伸課程,四年後正式修讀該院道學碩士課程。他憶述當年修讀延伸課程時,第一科已是由楊錫鏘任教的研經法,其講課甚具啟發性,令他頓時發現聖經很好看,引起他對聖經的興趣,今日更成為教導釋經的老師。

張祥志表示,楊錫鏘的學養高深,在中神同時任教希伯來文及希臘文。據他所知,楊錫鏘這兩種語言都是自學的,並曾撰寫過兩本相關的教材。可是,他只曾修讀一個今天看似普通的基督教研究碩士(MCS)課程,而不是道學碩士或博士,但卻有真材實料,能在一間備受認可的神學院任教,並且能任教這麼多年、得到這麼多讚譽,實在令人驚訝。由此可見,其學養不反映在其學位之上,並相信在香港無人能像他。

此外,楊錫鏘在釋經方面,對人甚具啟發,對經文的探索非常仔細。張祥志指,楊錫鏘教書時的口頭禪是「原文唔係咁嘅」。他指自己曾問楊錫鏘看原文聖經時需否查字典,他說「都有啲要查架」,令張祥志相當驚訝和折服,因他只是有些字句需要查字典。他舉例,信徒熟悉的詩篇第一篇,很多人都不會翻譯或留意到希伯來文原文中的介詞「在」字,楊錫鏘卻認為整篇詩篇的重點正在這個「在」字,影響到是「在」耶和華的律法中或是「在」惡人當中的解讀。張祥志指,這種對釋經的仔細態度十分影響他。張祥志提及,很多老師會談及一些釋經準則,楊錫鏘不會講述這些理論,卻會親身示範並全部做到。

在楊錫鏘的性格方面,張祥志亦有深刻的印象。他指楊錫鏘為人謙和,從沒見過他發脾氣,可是仍有其做事原則。在他讀神學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同學因自住而希望打理居所,而請求不用入住宿舍,當時處理這事的楊錫鏘溫柔地聆聽其需要,但仍堅持原則婉拒請求。

此外,楊錫鏘也是常作好準備、習慣由自己控制時間的人。張祥志分享,當同學指自己不夠時間預備講道時,楊錫鏘便分享,他會在兩個月前便預備好講道內容。另一件令張祥志深刻的事是,曾有一位新同學入學一個月後親人去世,當時同學跟學院的老師並未熟悉,楊錫鏘卻出席了其親人的守夜和出殯。楊錫鏘表示,他未必有時間別人的婚禮和宴會,但一定會出席同學或其親人的喪禮,因為要「與哀哭的人同哭」,令同學都深受感動。

最後,張祥志指眾所周知楊錫鏘說話時會口吃,可是幾乎所有中神同學都表示最喜歡聽他講道。這說明了講道並不是要口若懸河,最重要的是言之有物。

高銘謙:接納每人特質 因材施教

現為建道神學院副教授的高銘謙博士在二○○四年入讀中神道學碩士課程,○七年畢業,楊錫鏘牧師是當時中神校牧,高銘謙也修讀楊錫鏘任教的多個科目,包括希伯來文、講道實踐及智慧文學科目。他稱楊錫鏘是其講道上的啟蒙者。

高銘謙提及一些學習時接觸楊錫鏘的深刻片段,均反映出楊錫鏘的信念。他在修讀楊錫鏘的講道課時,是他人生第一次寫講章,惟當時並未掌握如何由經文原文套用到解經及應用的過程。當時,楊錫鏘認真地細讀每位學生的講章,並給予評價。當高銘謙自以為講章寫得不錯時,楊錫鏘卻指正他講章所說的和經文原本要說的並不相符,結果要全篇重寫;可是楊錫鏘卻為他細心提供了參考書目,最後高銘謙終於發現自己的問題。這經歷讓高銘謙知道,講道並不需要添花龍鳳,而只需要有準確的解經。這讓他看到楊錫鏘對釋經的嚴謹與執著,也影響了他今天如何教導學生講道。

到了那篇講章真正要在班上宣講時,那時高銘謙因年紀尚輕,說話的字句和語氣都比較強烈,結果得到同學一些負面評價,認為聽起來好像他很「招積」。楊錫鏘卻鼓勵他,這是他說話的風格、是他的本相,並不覺得那是問題。高銘謙深深感受楊錫鏘接納每個人的特質,因材施教。

高銘謙又指,一次他曾跟楊錫鏘分享內心的掙扎,他發現因其成長背景,而傾向會以與人比較來肯定自己的價值,他當時曾覺得這是不好的事,但楊錫鏘卻告訴他不用否定這特質,而應學習承認和與它共處;當他學習面對和承認後,他發現這傾向便慢慢減弱。因此,他認為楊錫鏘敏銳於每個人的生命問題,是一位生命師傅。

高銘謙指,很多信徒都是倚靠一些心靈雞湯式、約化的經文或原則,以為可應對所有場景,楊錫鏘常說的「召命」卻提醒信徒,以整個生命來回應上帝的呼召。就如他接納不同人以生命的本相回應上帝,「這已是相當有顛覆性⋯⋯他認為個人特質不分高低或對錯,卻是需要尊重。」高銘謙又認為,楊錫鏘對準確理解經文的堅持,強調看聖經時「心要靜」,都是對忙碌的香港信徒的重要提醒。

翁偉業:他是一位「平凡的聖人」

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FES)前總幹事翁偉業,七十年代在FES服侍時,認識當時已在港大畢業並成為醫生的楊錫鏘。他指楊錫鏘畢業後一直都很投入和關心學生福音運動,也會回港大團契幫忙。翁偉業其後更邀請楊錫鏘到FES分享,深得學生喜愛,更直言他當時是查經、應用聖經的「標誌性人物(icon)」。後來,他會經常邀請楊錫鏘作畢業生團契退修營的講員,雖然楊錫鏘只會淡然地回應:「我看行不行」,卻不會「托手踭」(拒絕請求),很少推搪,「他是一個親切、容易與人相處、毫無架子」的人。翁偉業認為楊錫鏘是一位「平凡的聖人」,在他身上很感受到“To be holy is to be human”這句話。

翁偉業在FB發文,提到楊錫鏘是「那一代學生福音運動的楷模」,他作為港大的醫科畢業生,今天本應可以坐享「超級收成期」,他卻以實踐為念,終生以神學教育為志業,在中神服侍四十年。楊錫鏘並沒有神學博士學位,只讀了基督教研究碩士(MCS),而非神學碩士(ThM),雖然如此,翁偉業認為他是「名副其實的聖經科教授」,指他「從容不迫的教導,和切中時弊的應用」是真正的神學教育。而真正的神學教育在乎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和每天戰戰兢兢地行道,對他而言,楊錫鏘是「媒介即信息」的最佳例子。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