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從流行曲和古典音樂的cover到聖詩的翻譯和創作

翻唱別人的流行曲,在歐美十分普遍和廣泛地為人受落,叫cover version(翻唱版本);在香港稱為「口水歌」。所謂「口水」,有拾人牙慧的意思,多少帶有貶意。筆者有一次偶然買了一隻發燒天碟,聽完那位歌星的翻唱歌之後,如獲至寶,隨即盡情地購買她演唱的所有發燒碟。及後得知她在香港開演唱會(不是在紅館),更連同中學校長和資深音樂老師,展開平生首次的追星活動。可惜的是,只顧翻唱別人的歌,會被視為口水歌星,半紅不黑,幸運的或會被Hi-Fi發燒友賞識,否則難見經傳。筆者所追捧的這位歌星,多年來也沒有在主流樂壇大展拳腳。

Cover songs在歐美是平常事,例如由The Beatles唱作的不朽金曲Yesterday,便曾經被大小歌星covered超過二千二百次,名列cover song的榜首。不止於此,一些歌曲甚至被翻唱得實在太深入人心,以致不少人都誤以為翻唱人是原唱者。最佳的例子可算是Whitney Houston翻唱得街知巷聞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The Greatest Love of All,能說得出誰是這兩首歌曲的原唱者的人,相信是鳳毛麟角。

回望古典音樂界,一直以來是慣常由作曲家彈奏或指揮自己的作品,可是一般都認為,作曲家本人不是演繹自己作品的最理想人選。因此,自然而然地催生出由演奏家專責cover古典音樂作品,這也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事,堂而皇之,還經常會被人用來比拼誰cover(演繹)得較為傳神。所以,甚麼口水貝多芬、口水莫扎特、口水海頓等等,是正常不過的事。焉知打從學彈第一級鋼琴開始,到考獲演奏級至登峰造極,實際上都一直是在口水別人的樂曲。但重要的是,口水古典音樂作品,既能登大雅之堂,又可以流芳百世。

翻譯聖詩的四個原則

至於聖詩,則明顯沒有cover version的概念,因為創作聖詩的目的,是希望讓人在頌唱或聆聽之後,可以將他帶到神面前,所以誰是原唱者或翻唱者並不是關注的重點,重點是選用甚麼聖詩。香港教會採用的聖詩,早期以翻譯為主,《青年聖歌》的幾本專輯是早期翻譯聖詩的代表作,資深的信徒都唱得琅琅上口,永不忘懷。

晚清文人嚴復在《天演論》提倡的「信、達、雅」是翻譯的三個重要原則,絕對可以應用在聖詩翻譯之上。「信」是忠於原文、「達」是明白達意、「雅」是優美得體。這也是翻譯的三個境界或階段:「信」是基礎,「達」是較優,「雅」是最佳。由於聖詩的翻譯是文字與音樂的結合,所以歌詞蘊含的規律要與旋律的動向和音高結合,避免出現拗音和啼笑皆非的現象。這是筆者附加在聖詩翻譯的第四個原則,稱之為「音樂性」。例如沒有留意廣東話的九聲,以致出現拗音的情況,便衍生出「痾是豬的羊」的經典拗音例子。

現時有不少聖詩的翻譯,十分著重第四個「音樂性」的原則,反而容易忽略翻譯的前三個原則。廣東話九聲要配合音高,避免拗音是需要的,但也必須考慮是否「信」(貼近原文的意思,不偏離)、「達」(通順易讀達意,避免自創詞彙),以及「雅」(文字和修辭的美,不媚俗)。如果譯詞只是沒有或少有拗音,那便是這麼一個優點了。信、達、雅和音樂性四個原則如何取得平衡,又如何取捨,完全取決於譯者的功力。除此之外,譯者在不同方面的個人修養,也直接影響譯詞的深度。

有見需要,除翻譯聖詩外,華人的聖詩創作也慢慢浮現,例如早年的前輩楊蔭瀏和蘇佐揚等,他們分別是奠定中文聖詩翻譯和創作基礎的聖樂先驅之二。由一九八○年代開始,本地的廣東話和海外的普通話聖詩創作如雨後春筍,大多數是以有組織和具規模的形式出現。創作人在文學和音樂上,絕大部份都是半專業或專業人士,這些聖詩無論在歌詞、旋律、編曲和後期製作上都有一定的水準。有關本地聖詩的翻譯、創作和發展歷史,或許是有待發掘的尚佳論文研究寶藏。

信徒業餘創作百花齊放

近年來,本地的聖詩創作出現很大的變化,從有組織和具規模的創作轉變為個體戶,個別信徒的業餘創作,百花齊放,偶爾不乏佳作。由於業餘的聖詩創作大量湧現,難免出現良莠不齊的情況,例如內容偏重於個人感受、偏離真理、旋律單調或節奏過於花巧等。在眾多業餘聖詩創作中,如何挑選出一些優秀的作品讓會眾頌唱,並發揮教育的作用,理當是重要的課題。可是,由誰來篩選、由誰來把關呢?

流行曲一直是以營銷方式流通,唱片公司是直接的把關者(現時有網民創作後放上網發表,更有機會成為網紅,生態又改變了)。唱片公司篩選出若干首歌曲後,再交由歌星選唱,在千挑細選之下,一些較為遜色的作品未經發表已被淘汰。所以唱片公司是商業音樂的把關者,間接地成為流行曲質素的保證人。至於面世後的歌曲流行與否,則是另一個議題了。

古典音樂的作曲家和演奏家,幾百年來都是靠贊助制度(patronage system)賴以為生,教會、皇室或貴族聘請音樂家為他創作和演奏音樂,贊助人對音樂的愛惡,直接影響受助人的創作方向和質素。因此,他們也有意或無意地成為古典音樂的把關人。

業餘創作的中文聖詩,並沒有像流行曲或古典音樂有把關人,所以在質素上得不到保證,曲和詞內容貧乏的聖詩屢見不鮮,會眾便被動地要唱頌一些遜色的聖詩。馬丁路德自改教以來,深明聖詩擔負起任重道遠教育會眾的角色,所以他創作了不少極具神學意義的聖詩,藉此推廣教義,惠及會眾。

把關人要有良好的裝備

既然聖詩是這麼重要,教會又如何找到合適的把關人呢?教牧同工可說是最前線的把關人,因為團契和崇拜都是由專職的教牧同工負責。可是,教牧同工不一定都具備把關者的條件,或許,神學院的普及聖樂教育,是培養把關人的理想場所吧。除教牧同工外,在教會擔任聖樂事奉的領袖如聖樂部長、詩班指揮、領唱者和詩班員,好好裝備自己,也可以成為有效的把關者。

聖樂事奉是教會一種獨特的事奉,不像是大部份信徒可以負責的收奉獻或司事等崗位。因此,聖樂事奉人員很容易產生驕傲的心態,有一份「只有我才能勝任的氣焰」,唯我獨專。所以,聖樂事奉人員要常常在主裡省察自己,事奉的對象是誰?事奉的目的是甚麼?若然同時是聖樂的把關者,更須要謙卑自己,認清事奉的對象是神,目的是叫神得榮耀,藉著聖樂造就弟兄姊妹,而不是事奉自己。

筆者並不是要抹煞,甚至要杜絕中文聖詩翻譯和創作的個體戶,而是想勉勵他們,不要因為有人唱你的作品而沾沾自喜,應不恥下問,虛心聆聽意見,要在主裡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另一方面,信徒可以嘗試運用上面四個客觀的原則,而不是單憑主觀的喜好感受,去賞析中文的翻譯和創作聖詩。多一個聖樂的知音人,總比多一個把關人好。如果中文聖詩可以去蕪存菁,筆者便於願足矣。

(分題為編者所擬) 


作者擔任聖樂事奉超過四十年,現為大埔浸信會及宣道會北角堂詩班指揮。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