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从流行曲和古典音乐的cover到圣诗的翻译和创作

翻唱别人的流行曲,在欧美十分普遍和广泛地为人受落,叫cover version(翻唱版本);在香港称为「口水歌」。所谓「口水」,有拾人牙慧的意思,多少带有贬意。笔者有一次偶然买了一只发烧天碟,听完那位歌星的翻唱歌之后,如获至宝,随即尽情地购买她演唱的所有发烧碟。及后得知她在香港开演唱会(不是在红馆),更连同中学校长和资深音乐老师,展开平生首次的追星活动。可惜的是,只顾翻唱别人的歌,会被视为口水歌星,半红不黑,幸运的或会被Hi-Fi发烧友赏识,否则难见经传。笔者所追捧的这位歌星,多年来也没有在主流乐坛大展拳脚。

Cover songs在欧美是平常事,例如由The Beatles唱作的不朽金曲Yesterday,便曾经被大小歌星covered超过二千二百次,名列cover song的榜首。不止于此,一些歌曲什至被翻唱得实在太深入人心,以致不少人都误以为翻唱人是原唱者。最佳的例子可算是Whitney Houston翻唱得街知巷闻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The Greatest Love of All,能说得出谁是这两首歌曲的原唱者的人,相信是凤毛麟角。

回望古典音乐界,一直以来是惯常由作曲家弹奏或指挥自己的作品,可是一般都认为,作曲家本人不是演绎自己作品的最理想人选。因此,自然而然地催生出由演奏家专责cover古典音乐作品,这也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堂而皇之,还经常会被人用来比拼谁cover(演绎)得较为传神。所以,什么口水贝多芬、口水莫扎特、口水海顿等等,是正常不过的事。焉知打从学弹第一级钢琴开始,到考获演奏级至登峰造极,实际上都一直是在口水别人的乐曲。但重要的是,口水古典音乐作品,既能登大雅之堂,又可以流芳百世。

翻译圣诗的四个原则

至于圣诗,则明显没有cover version的概念,因为创作圣诗的目的,是希望让人在颂唱或聆听之后,可以将他带到神面前,所以谁是原唱者或翻唱者并不是关注的重点,重点是选用什么圣诗。香港教会采用的圣诗,早期以翻译为主,《青年圣歌》的几本专辑是早期翻译圣诗的代表作,资深的信徒都唱得琅琅上口,永不忘怀。

晚清文人严复在《天演论》提倡的「信、达、雅」是翻译的三个重要原则,绝对可以应用在圣诗翻译之上。「信」是忠于原文、「达」是明白达意、「雅」是优美得体。这也是翻译的三个境界或阶段:「信」是基础,「达」是较优,「雅」是最佳。由于圣诗的翻译是文字与音乐的结合,所以歌词蕴含的规律要与旋律的动向和音高结合,避免出现拗音和啼笑皆非的现象。这是笔者附加在圣诗翻译的第四个原则,称之为「音乐性」。例如没有留意广东话的九声,以致出现拗音的情况,便衍生出「痾是猪的羊」的经典拗音例子。

现时有不少圣诗的翻译,十分着重第四个「音乐性」的原则,反而容易忽略翻译的前三个原则。广东话九声要配合音高,避免拗音是需要的,但也必须考虑是否「信」(贴近原文的意思,不偏离)、「达」(通顺易读达意,避免自创词汇),以及「雅」(文字和修辞的美,不媚俗)。如果译词只是没有或少有拗音,那便是这么一个优点了。信、达、雅和音乐性四个原则如何取得平衡,又如何取舍,完全取决于译者的功力。除此之外,译者在不同方面的个人修养,也直接影响译词的深度。

有见需要,除翻译圣诗外,华人的圣诗创作也慢慢浮现,例如早年的前辈杨荫浏和苏佐扬等,他们分别是奠定中文圣诗翻译和创作基础的圣乐先驱之二。由一九八○年代开始,本地的广东话和海外的普通话圣诗创作如雨后春笋,大多数是以有组织和具规模的形式出现。创作人在文学和音乐上,绝大部份都是半专业或专业人士,这些圣诗无论在歌词、旋律、编曲和后期制作上都有一定的水准。有关本地圣诗的翻译、创作和发展历史,或许是有待发掘的尚佳论文研究宝藏。

信徒业馀创作百花齐放

近年来,本地的圣诗创作出现很大的变化,从有组织和具规模的创作转变为个体户,个别信徒的业馀创作,百花齐放,偶尔不乏佳作。由于业馀的圣诗创作大量涌现,难免出现良莠不齐的情况,例如内容偏重于个人感受、偏离真理、旋律单调或节奏过于花巧等。在众多业馀圣诗创作中,如何挑选出一些优秀的作品让会众颂唱,并发挥教育的作用,理当是重要的课题。可是,由谁来筛选、由谁来把关呢?

流行曲一直是以营销方式流通,唱片公司是直接的把关者(现时有网民创作后放上网发表,更有机会成为网红,生态又改变了)。唱片公司筛选出若干首歌曲后,再交由歌星选唱,在千挑细选之下,一些较为逊色的作品未经发表已被淘汰。所以唱片公司是商业音乐的把关者,间接地成为流行曲质素的保证人。至于面世后的歌曲流行与否,则是另一个议题了。

古典音乐的作曲家和演奏家,几百年来都是靠赞助制度(patronage system)赖以为生,教会、皇室或贵族聘请音乐家为他创作和演奏音乐,赞助人对音乐的爱恶,直接影响受助人的创作方向和质素。因此,他们也有意或无意地成为古典音乐的把关人。

业馀创作的中文圣诗,并没有像流行曲或古典音乐有把关人,所以在质素上得不到保证,曲和词内容贫乏的圣诗屡见不鲜,会众便被动地要唱颂一些逊色的圣诗。马丁路德自改教以来,深明圣诗担负起任重道远教育会众的角色,所以他创作了不少极具神学意义的圣诗,借此推广教义,惠及会众。

把关人要有良好的装备

既然圣诗是这么重要,教会又如何找到合适的把关人呢?教牧同工可说是最前线的把关人,因为团契和崇拜都是由专职的教牧同工负责。可是,教牧同工不一定都具备把关者的条件,或许,神学院的普及圣乐教育,是培养把关人的理想场所吧。除教牧同工外,在教会担任圣乐事奉的领袖如圣乐部长、诗班指挥、领唱者和诗班员,好好装备自己,也可以成为有效的把关者。

圣乐事奉是教会一种独特的事奉,不像是大部份信徒可以负责的收奉献或司事等岗位。因此,圣乐事奉人员很容易产生骄傲的心态,有一份「只有我才能胜任的气焰」,唯我独专。所以,圣乐事奉人员要常常在主里省察自己,事奉的对象是谁?事奉的目的是什么?若然同时是圣乐的把关者,更须要谦卑自己,认清事奉的对象是神,目的是叫神得荣耀,借着圣乐造就弟兄姊妹,而不是事奉自己。

笔者并不是要抹煞,什至要杜绝中文圣诗翻译和创作的个体户,而是想勉励他们,不要因为有人唱你的作品而沾沾自喜,应不耻下问,虚心聆听意见,要在主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另一方面,信徒可以尝试运用上面四个客观的原则,而不是单凭主观的喜好感受,去赏析中文的翻译和创作圣诗。多一个圣乐的知音人,总比多一个把关人好。如果中文圣诗可以去芜存菁,笔者便于愿足矣。

(分题为编者所拟) 


作者担任圣乐事奉超过四十年,现为大埔浸信会及宣道会北角堂诗班指挥。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