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紀錄片以「酷刑」連結中港抗爭者
陳虹秀:坐監與否相信有主心意

【時代論壇訊】近年中港關係漸趨緊張,不少港人會對內地的人和事產生敵意。有團體有見及此,拍攝了一部名為《刑.暴.誌──記抗爭者》的紀錄片,記錄內地維權人士的遭遇,再邀請幾位香港的抗爭者去體會他們所經歷的酷刑,象徵兩地的抗爭者也是命運的共同體,面對著同一個政權。《刑.暴.誌──記抗爭者》的首映會在九月廿七日舉行,邀得五位在紀錄片中出現的香港抗爭者分享,包括有香港中文大學退休教授陳健民、陣地社工的陳虹秀、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曾在內地被扣留的港人三木。

《刑.暴.誌──記抗爭者》是講述四位內地抗爭者的故事,分別有曾在廣州聲援香港雨傘運動的謝文飛和張聖雨、上訪維權的下崗工人劉萍、替六四遇難者掃墓的陳雲飛,他們曾在內地的獄中遭受不同程度的酷刑。電影以動畫重現他們的經歷,並記錄四位本港的抗爭者體驗某些酷刑的情況和感受。

電影有法政匯思召集人的李安然大律師被扣上八字鐐,手腳被鎖上一個四環相連的鐐銬;陳皓桓躺在死人床上,手腳被牢牢鎖在床的四角;陳虹秀被鎖進棺材倉,被禁㧽於一個無燈無床如棺材大小的囚室;張超雄穿上約束衣,上半身都被衣服束著,動彈不得。另外,也有港人藝術家三木分享在內地被拘留的經過,電影最後由因佔中而入獄的陳健民分享作結,指香港和內地的關係息息相關,故要關心中國,但不一定以民族的角度出發。

出品《刑.暴.誌──記抗爭者》組織T2KY的其中一位負責人在會上分享,他們選擇酷刑為題材,是因身體的感受最能令人感同身受,故邀請香港的抗爭者去體驗中國抗爭者所面對的。他們希望以實驗劇場的模式,把兩個地方的抗爭者拉在一起,感覺是打同一場仗。中港對立愈見嚴重,他們希望帶出在內地抗爭的也是同路人,「恰巧現在有十二港人的事件⋯⋯我們也見內地有維權律師為他們爭取權利。」

陳虹秀

不被捆綁的精神意志

當時正背負暴動控罪的陳虹秀坦言,本來對坐監沒有太大的恐懼,並重提在棺材倉的經歷,發現在內難以表達和記下自己的想法。她認為這項刑罰所受的肉體傷害較低,未來有可能在香港出現,她不禁會問自己是否準備好去面對這些刑罰。「體驗後,開始明白精神意志是十分重要,如果我要做自覺應該、正確的事,若我沒做好精神意志上的準備,是難以扺抗一段長時間。」(編按:陳虹秀在九月廿九日因表證不成立獲撤暴動控罪)

有與會者在問答環節問陳虹秀,若未來真的要坐牢,是否已經準備好。她回應指當初並沒有想到情況是那麼嚴重,甚至曾想像過進到監中收集不同被囚者的生命故事。她提醒,當意志消沉時,要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是對的,並直言「我有宗教信仰是較好的,知道就算身體被囚,精神自由意志不是此時此刻。」她認為,當人有強大的精神意志,被囚後出來會更無懼;惟有整理自己的精神健康和作心理準備,才能以平常心面對未來的事。

聚會後,作為基督徒的陳虹秀向本報分享,她在過往人生的低潮中如何經歷到神,讓她相信神是會有帶領,並反思神把她放在某些位置上的意義是甚麼。當時背負著暴動控罪的她說道,「無論是在外面,還是最後真的要坐監,我相信有其意義。當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時,我會較為平安。」她相信現在的肉體是短暫的,惟神的世界才是永恆,即使要承受肉體的痛苦、身體被囚禁,也是短暫的。過往她曾兩次被捕,現在她回想那些經歷是十分重要、寶貴,因讓她明白被捕過程的問題和不公義,能為到其他被捕人士發聲。

基督信仰經常強調受苦,陳虹秀直言「我對比起耶穌真的不算受苦」,並指自己體驗的棺材倉,對比其他參與實驗的抗爭者在肉體上受苦較少。可是,她認為那種苦是不能接觸其他人,孤獨一人在密室中,慢慢開始會講不到話,因為沒有對象說話,甚至連紙筆也沒有,難以記著想法和記憶。「因此有宗教信仰是十分重要,你在那一刻祈禱、向神說話,(即使)沒有人與你對話,但神是無處不在的,你可以跟祂對話。」她憶想在實驗中,藉著與神、與自己對話,不斷檢視自己的想法,令自己的精神意志自由,時間就不知不覺地過去。

當天不少的參加者也關心本港在囚人士的問題,陳虹秀表示教會能做的有很多,因為教會可以申請定期入監關心在囚人士。另外,她又指在囚人士的家屬不論心靈和經濟也有很多需要,教會可以透過與坊間的機構合作,接觸他們並提供支援。

陳健民

保留心底下的那份尊嚴

張超雄提到該紀錄片是對人們的提醒,雖然這些事情不斷地發生,但仍要維護人的尊嚴,走向獨立的意志。他在體驗穿著約束衣時,想起那些同樣被約束的長者和殘障人士,認為大家是可以在不同的範疇上維護人的尊嚴,實踐獨立的意志。「在政權上一談獨立便被打壓,但在生活上很多獨立空間是要爭取的」,他希望人們在困局中看見不公義並作回應。

沒有參與實驗的陳健民坦言,當初婉拒了主辦機構的邀請,是因為不想曝露其底線。他亦重提在獄中的片段,其中包括要睡硬繃繃的木板床,因久坐硬物身體也會生出硬皮。另外,他指在囚時雙手須放身旁向長官問安時,自覺頓時由一個大學教授變成小學生。因此,他會不遵從規範下的good morning sir向長官問安,而是說早晨,有時早會也會站在長官看不見的位置,拒絕敬禮。陳健民認為這些行動是微小的扺抗,不完全順服對方的指示,保留心底的一點尊嚴。

談及近來愈來愈多年輕抗爭者入獄,陳健民指當局已成立Youth Lab(青年研究所),希望提供輔導改變他們「錯誤的犯罪觀念」(陳健民笑言可能是違法達義),以及找教聯會辦一些歷史課程。「我會替監獄擔心,他們以為可以用這些事去改變人的思想,人們只會作更多的扺抗,(產生)更多矛盾、更多不滿」。陳健民認為那些在囚的年輕人,最需要的是閱讀和教育,並指台灣和新加坡也有監獄大學,學生能在獄中學習、上網、獲發正式學位,而香港在這一方面則是落後於亞洲地區的監獄。

會上,作為藝術家的三木也有分享一些內地維權藝術家的工作,以及他在內地被捕的過程;陳皓桓亦提出一些方法鼓勵人去關心在囚人士,如寫信、聽審等,提醒人在身心上也要作準備。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4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