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堂會、教會、天國

早前春麗的〈沒有接受現實的牧養失效期〉一文(參1726期眾議園,2020年9月27日),引起教會界不少反思。該文章其中一點是「(教會領袖)接受不了離開教會的人,反而更渴望、認真尋求神……教會一定要反省一個重要問題:為甚麼今日尋求神反而在教會以外更容易尋見?1」有部份信徒離開「教會」後,信仰不退反進,為甚麼呢?本文想藉探討堂會、教會、天國這三個概念之間的關係,來解答這個問題。

偏差的觀念:堂會=教會=天國

堂會、教會、天國,三者對你來說有沒有分別?是同一樣東西?還是截然不同,應清楚區分的概念呢?筆者認為,過往的香港教會,並沒有真的在三者上作神學反思和區別,以致很多教牧、信徒領袖,甚或大部份基督徒,也視三者為同等,即堂會等同教會、教會等同天國、天國等同堂會。然而,這是偏差的觀念,並且為教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堂會即教會?

首先是堂會和教會的關係。馬保羅牧師在《不作堂會奴隸》一書中提到:「需要區分堂會和教會二者。堂會只是一個服事教會這個信徒群體的機構,堂會只是工具,堂會最重要的作用,是成為一個平台,幫助會眾得到建立和裝備,更加明白如何作耶穌門徒,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事奉上帝,見證基督,作鹽作光。」2

由此可見,信徒才是教會的本體,信徒自身就是教會。堂會只是用作協助教會成長的制度和組織,讓基督門徒能活出他們應有的生命、回應上主的召命。所以理想的情況是「堂會成全教會(信徒)」,而非「教會(信徒)成全堂會」。無奈的是,後者正是許多堂會的實況,原因是我們欠缺清晰的教會觀,沒有將兩者清楚區分,以致視堂會為教會。

教會即天國?

禍不單行,我們不止教會觀偏差,連福音和使命觀也不完備,以致很多人將教會視為天國的全部,將教會等同天國3。香港教會由十九世紀來華的基要派宣教士成立,著重福音的個人救贖,重點是「信耶穌上天堂」、靈魂得救(較健康的群體也會強調作門徒)4;視社關、見證等為「福音預工」5,是較次要和附屬的工作。因此帶人信主,被視為擴展天國的唯一方法,而人信了主,很自然要加入教會。故此,教會的使命就是廣傳福音,擴展天國,帶人信主,加入教會。這些不完備的觀念漸漸使人誤以為教會的擴展就是天國的擴展。

堂會即天國?

當上述兩個想法(堂會即教會、教會即天國)重疊,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可怕的結論:堂會即天國。因此堂會的擴展就是天國的擴展、堂會的成功就是天國的成功;堂會增長代表福音廣傳、堂會蓬勃象徵主得榮耀。這些思想是危險的,會使基督信仰的一切圍繞著堂會轉,衍生「堂會中心論」這怪獸,使堂會以自身發展和自身的成功為最終目的,失去「為他者的存有」這特質6

「堂會中心論」這怪獸

事奉是為了天國。而當堂會視自己為天國時,一切事奉都會被局限在堂會裡。回想一下現時充斥堂會的許多事奉崗位、職務、活動,應該不難理解。事奉的重心只放在堂會7,和世界的接觸甚少,即使有,也是為了邀請人加入堂會,進一步擴展它。

然而,神給許多人的恩賜並不是用來服事堂會(藉堂會提供的崗位、活動),而是服事教會(任何基督身體內的信徒)、服事世界(向世界見證主耶穌的愛和生命)。很多人的召命不在堂會內,而在這個世界。許多的年輕人,在堂會內找不到發揮恩賜、回應召命的機會,卻被堂會無窮無盡的事工、計劃弄得筋疲力盡,最終帶著傷痕離開堂會。但真正的召命,引楊錫鏘醫生的說法,理應不會使人耗盡8。今日的新世代,很渴望找到上主給他們那份,很想活出上主所創造的「真我」,以上主給予的恩賜和異象來服事,以生命回應上主的呼召。「堂會中心論」扼殺了許多一片丹心的年輕人,沒有真正幫助他們尋索上主的召命,尋找在天國服事的位置。

試想想:新媒體宣教不是事奉嗎?職場見證不是事奉嗎?服事家人不是事奉嗎?社會關懷不是事奉嗎?生態保育不是事奉嗎?藝術創作不是事奉嗎?音樂創作不是事奉嗎?文化工作不是事奉嗎?教育工作不是事奉嗎?醫療工作不是事奉嗎?工程工作不是事奉嗎?參與從政不是事奉嗎?良心企業不是事奉嗎?性文化探討不是事奉嗎?假若基督徒以天國價值參與在這些範疇,便是事奉了。

為甚麼事奉一定要在堂會的框框內?若「信徒皆祭司」是真的,事奉的範圍便不是堂會內,而是世界。因為整個世界都是上主的創造,整個世界都是基督服事的對象,同樣是教會的服事對象9。教會不是為了服事堂會而設,相反堂會是為了服事教會而設,而教會是為了服事世界而設。因此所有為主而作的工作都是事奉,無分聖俗。事奉不只是有關堂會的工作,亦是我們在家庭、職場、社會層面的工作10

諷刺的是,很多「離堂者」(完全從堂會制度抽身)或「半離堂者」(在幾間堂會遊走,沒有在特定一處委身)的靈命,反而比困在堂會內的信徒更健康。當脫離了「堂會中心」這怪獸後,教會(信徒)反而更自由的尋找上主、回應召命。這就是〈沒〉一文所問的「為甚麼今日尋求神反而在教會以外更容易尋見」的答案了。

更新的觀念:堂會≠教會≠天國

惟有當我們清楚區分堂會、教會、天國三者,我們才能正確看待教會的制度、教會的本質和教會的使命。堂會要成全教會,教會要成全天國;天國比教會大,教會比堂會大;天國不被局限在教會內,教會不被局限在堂會內。

(內文粗體為作者所標示)

1. 春麗:〈沒有接受現實的牧養失效期〉,《時代論壇》1726期,2020年9月27日。
2. 馬保羅:《不做堂會奴隸,成為基督身體》(香港:印象,2018),頁73。
3. 同上書,頁15。
4. 莫陳詠恩:《教會在世:踐行上帝的使命》(香港:證主,2015),頁47。
5. 許立中:〈「福音預工」的曖昧性〉,《時代論壇》635期,1999年10月31日。
6. 李文耀: 《 為他者的存有:潘霍華的教會倫理觀》 (香港:建道,2015),頁 299 。
7. 馬保羅:《不做堂會奴隸》,頁15。
8. 楊錫鏘:《召命——以生命回應神的召喚》(香港:證主,2017),頁35。
9. 保羅.史蒂文斯:《解放平信徒:全民事奉無分聖俗》(香港:Vocatio Creation,2009),頁77。
10. 同上書,頁132。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