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誰令青年失業?青年失業的根源

疫情令香港經濟下滑。打工仔女首當其衝。一些例子指出,政府「保就業」計劃只幫助了一些大企業,但前線雇員卻仍是開工不足,甚或被凍薪停工。上年社運前,香港失業率長期在3%,但現在已是超過6%(6.1-6.3%)。政府在八月中發表的數字,香港五至七月的失業數字,比起四至六月的數字,由6.2%升至6.3%,但經季節性調整,則下調至6.1%。

然而,當我們仔細看有關數字,年輕人的失業率有明顯的上升。十五至十九歲及二十至廿四歲的失業率由四至六月的18.8%及14.3%分別上升至五至七月的22.1%及16.2%,其餘年齡組群的失業率則上落不大。

同時,若從學歷來看有關失業率,五至七月的失業率中,除了小學學歷的組群失業最嚴峻(7.4%)外,排行第二並不是中學學歷的組群,卻竟然是副學士的學歷組群(7.1%)。四至六月的情況是中學學歷的組群失業排行第二。當然,我們可以說這只是學生畢業等待工作的情況。

但當我們回看二○一九年五至七月的數據,當時整體失業率還只是3%,但副學士的學歷組群的失業率竟是所有學歷組群最高(3.5%),而當時小學學歷的組群失業率是2.5%。副學士的學歷組群一直是所有大專學歷組群失業率最高的組群,比文憑/證書的學歷組群更嚴重。

其實年輕人的失業率一直高企,二○一九年五至七月時,整體失業率還只是3%,廿五歲以下的失業率卻接近10%,現在是約20%。

所以,不管經濟好或壞,青年人的失業都是嚴峻的問題,而在年輕人失業中,副學士的學歷組群是特別惡劣的。這情況涉及的既有就業政策,也有產業發展,更有教育政策的問題。

建議:

一、在疫症期間,政府應效法沙士時期,政府及其資助的機構增加臨時職位,讓廿五歲以下的年輕人就業。政府主動增加職位是最快可紓緩年輕人失業情況的方法。

二、政府應該積極擴展不同職業培訓的大專文憑課程,擴大不同行業的專業培訓。

三、重新思索副學士課程的發展。現時政府入職資歷架構,根本沒有副學士的資歷,副學士資歷比大專文憑還不如。副學士如可跟職業培訓的大專文憑的課程合併,一方面,文憑資歷的人士有更高的學歷,而副學士就可以作為進入大學本科學位的準備。副學士的學歷就既有職業向度,亦有升讀大學本科的準備。

年輕人高失業率是我們政府政策的問題。不是我們說「廢青」,便可將所有責任推到年輕人身上——好像只是年輕人不努力。政府自己的統計數字清楚顯示,年輕人反而是政府失誤政策的受害人,特別是副學士的青年。

政府需要重新檢視青年政策、職業培訓、產業發展、教育體制及資歷與政府職位架構。從青年人的需要思索事情,政府才能跟青年人對話,重建香港的社群。

(編按:作者為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工作與福音」系列文章由該會提供,其他系列文章請見本報網站時代講場。)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CedarWeMove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