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历史转折里的民主与专制——默想美国大选

作为现今经济及军事实力最强国家,美国大选总是全球瞩目。事实上,即使在美国国内,今届选情炽热非常,各方不敢松懈,估计整体投票率创历史新高。而事先邮递投票数量大幅抛离去届,亦让竞选阵营对邮递投票的争议更具影响力。至于海外各地,亦相当着紧现任总统特朗普那难以预测的外交作风会否在白宫延续下去。对香港来说,由《港区国安法》所触发的美国制裁基本上是当地朝野共识,所以无论下届美国总统以及国会任期谁主浮沉,其对港政策相信分别不会太大;除非香港自身情况出现重大变化,自当别论。

近年不时被香港本地舆论所提及的翻译着作《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原本是美国畅销书,成书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当地历史学家史奈德以此小书,警惕国人小心留意各项社会征兆,提防破坏民主的专制暴政来临。之不过当书翻译成中文,香港的读者随着近年本地局势发展,也发现书中的历史事例,能够对应到香港现实处境的,愈见加增。让人慨叹的是,关于美国的政治趋势,当地人民尚可以透过定期选举来加以改变或制衡。在香港,《基本法》所承诺的普选遥遥无期,现阶段难以透过制度来改变愈见高压的局势,要在社会层面作出有效制衡,以至只是作一个简单的表态,亦要付出更为高昂的代价。

民主制度并不见于圣经的章节里,但这种制度的种种安排,包括选举、分权、制衡等等,以制度盛载张力,利用人性当中的阴暗面彼此抗衡,替人性光明面——像公义,像怜悯——营造出更多的自由空间,缔造社会福祉;而箇中的种种政治及社会张力,就成为了创建之源。凡此种种,均与基督教信仰对人性的理解,以至这份信仰所追寻的价值,并不相悖。而整套民主政制构思,亦离不开对普天下人性善恶并存的认知,以及对各项公民自由以至少数权利的尊重。因此,当民主社会出现政权更迭,终极要问的并不是领袖是否完美;而是人民所享有的自由和人权是否继续得到尊重,弱势是否继续得到照顾,这才是判别一个社会是否比以前更文明的标准。这方面,立国二百馀年的美国,尚且跌跌碰碰;在其他摒弃民主价值的地域,路途又有多漫长?

经历了特朗普的四年任期,美国外交作风大幅转向至单边主义,让全球化一说在世界各地几成明日黄花。然而与此同时,这条地球村跟四年前相比,专制和民主阵营之间的对峙,愈见壁垒分明,各式冲突的风险亦愈来愈高。这个趋势,无论今次美国选举结果如何,相信都不会在短时间内扭转。夹在两大阵营之间的不同地区,包括香港,能走的路某程度实在不由得自己。然而,人无论身处什么阵营,心底里对自由和人权之所向往,以及对公义和怜悯的追寻,并不是权力和威吓所能遏止。默想世情,在当前局势下,我们的一言一行,对于邻舍活出那因按上主形象被造而来的尊荣,能带来多少帮助,几许寸进,值得我们在这艰难而折腾的历史时刻,抚心自问,以心灵诚实面对上主。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