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論美國大選對東亞影響
學者勉港台居民深思民主精神

【時代論壇訊】美國大選成為了近日國際間熾熱議題,在台港兩地也引發極大關注,擔心特朗普如不能連任,美國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也會隨之改變,有網民更形容那時將如同世界末日。早前有美國的華人牧者發起公開信,呼籲信徒根據所列舉的原則考慮投票意向,原則傾向支持共和黨提倡的議題。本週辛福台的節目,邀請兩位美國華人牧者及學者,以及熟悉美國文化的香港信徒學者談論對公開信的看法、個人的投票考慮以至是次選舉對東亞局勢的影響。陳成斌博士提醒,在討論是次大選時,應嘗試了解和討論背後概念更多,也不應妖魔化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一方。

陳佐人:勸勉內容溫和

該封華人牧者發起的公開信題為〈華人牧者關於2020年美國大選之勸勉〉,提出基督徒投票的多項原則及考慮。

八九年移民美國、在美國居住了三十年、現居西雅圖的陳佐人博士解釋,美國選舉文化特別,總統大選雖是四年一屆,但整個選舉程序相當漫長,亞洲人會感到莫名奇妙。而美國教會一向也會參與相關教導,如天主教會發表五十多頁報告,提出對不同議題的立場,但表示不應作單一政策的投票;基督教會方面,不同宗派都會四年一度就選舉發表聲明,亦有福音派教會領袖積極發表意見,如著名牧者John Piper早前發表了題為「政策、人物和毀滅之路」(Policies, Persons, and Paths to Ruin)的聲明,批評特朗普私德有問題,會導政毀滅之路。他指,該些教會的聲明多數都不會提名指要支持哪位候選人,而是作原則性教導。

陳佐人指今次這篇勸勉的內容,大致上為他的看法,所以他決定簽署。他舉例自己認同的包括當中指「政教分離」不是指教會退出政治,而是教會和政府有不同功能;基督徒參與大選,不是陷入黨派之爭。他提及,大部份簽署的都是牧會的牧者,相信全部都會同意講道時不應作政治宣傳,但應教導基本政治神學原則。勸勉對不同議題如反對以國家資金支援墮胎、捍衛一夫一妻為原則的婚姻、反對種族歧視等的立場,他認為是相當溫和。

勸勉第四點稱美國為基督教國家,作為學者,陳佐人對此有所保留,但指以基督教原則立國的陳述是沒錯。他說以往簽署過不少關注中國或香港議題的聯署,都不會所有每項都同意,就如投票一樣,投了也不代表完全認同該位候選人。今次簽署的有五十多人,因大部份是牧會的,故也沒有提及某一位候選人的姓名,他認為這是個好的原則。他形容勸勉內容是瑕不掩瑜,故決定簽署。

溫司卡:勸勉在提倡基督教國家主義

在美國達拉斯美南衛理會大學(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 SMU)任教新約的溫司卡博士則沒有簽署這份勸勉。他指勸勉是由對中國內地民運份子、家庭教會較關心的牧者所發起。他並非反對發起的牧者,而是對勸勉內容本身存有很大保留。勸勉雖然說明基督徒參與大選,不是陷入黨派之爭(partisanship),可是觀乎七點建議的內容均是指向共和黨的議題,如反墮胎、反同性戀等。而「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反對納重稅等更是列根總統以來就開始主張的共和黨議題。有關非法移民問題,自特朗普上任以來被放到最高點,當中包含種族問題。他認為勸勉最終在說的,是基督教國家主義,而發展基督教國家主義是非常危險的,因其將基督教看作意識形態,被國家主義凌駕基督教上,國家比上帝更重要。

溫司卡認為,勸勉所主張的是忽略了美國架構和制度的問題,例如貧富懸殊。他批評勸勉將福音內容淡化,貧窮者感到是喜訊的才是福音,路加福音中的耶穌亦將貧窮問題成為架構問題的重點,聖經內並提到禧年的概念。因此,他對勸勉中「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一句感到抗拒,因聖經提及人應是財產的管家,最終擁有者是上帝,反對將私人財物神聖化。他因此覺得,勸勉的內容與他所認識的福音有很大出入,而內容都是指向叫人投票予特朗普。

勸勉其中一處表示是以「聖經啟示」為原則,他對此也感到有大問題,認為是挪用了啟示的概念去提倡共和黨的議題,又嘗試以一種牧者權威的方式要求會眾如此投票。

台港少有理性討論及思考

曾在美國讀書十多年並參與華人教會的陳成斌博士則表示對內容不太驚訝,因華人教會牧者很多傾向共和黨。雖然這樣表達在香港信徒看來不太能理解,但他指,美國文化是容讓大家可自由表達個人意見,並且牧者雖有立場,也不會強迫信徒跟隨其投票意向。

對於是次選舉,不少華人非常投入,甚至台港兩地都很多人支持特朗普,但讓陳成斌感到擔心的是,不見得有很多人真正了解背後的想法,缺少深入和理性的思考和討論。他舉例,早前選舉論壇中拜登曾提及要中國遵守國際規則,結果惹來台港兩地不少人批評,說中國不會遵守規則、或只有特朗普的做法才可制衡中國,但是這卻沒有理解到民主黨和共和黨外交政策上的分別:共和黨傾向直接處理與別國的糾紛,民主黨則較願意在全球層面上處理糾紛。這兩個取態均值得進一步思考,再決定應支持哪一黨,但港台兩地卻不太見到這些討論,遑論深入討論三權分立背後權力制衡精神。對於北美的情況,他則相對樂觀,認為大家仍然有討論空間。

主持羅秉祥博士表示,華人牧者勸勉的七小點考慮中,每個都有其價值判斷,作為倫理學者,他關心教會如何做出這些價值判斷,及應幫助信徒學習如何思考過程。他認為勸勉中提及投票要考慮候選人要「合乎聖經」、「捍衛法治與秩序」,他對這兩組字眼平排感到可疑,會問這對信徒是否能起教育作用。

陳佐人表示,北美華人分佈是很不平均,華人過往亦很少參與美國政制。他指之前美國大選較少爭執,而且爭拗點主要在內政方面,外交上政策大致相若。他認為奧巴馬上任後,將社會倫理議題提升至很高的高度,他坦言作為保守派牧師,會感到憂慮。例如華盛頓州在一夜之間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及大麻合法化。這些議題,再加上中美貿易戰、香港議題,均令北美牧師、香港信徒都認為這次選舉與他們有切身關係。不過他坦言,自己對今次選舉的投入度遠遜於一六年。

美國外交政策是無人能保證

雖然離開了香港三十年,但陳佐人自言對香港感情深厚,也關心香港。他認為今次如拜登當選,可能內政及外交均會有所改變。不過他提醒,美國外交政策是無人能保證,認為即使拜登當選,也不會如很多網民以至一些福音派所指是世界末日。只是他仍認為,如果能投票便應去投。他強調,美國的選舉與港台頗為不同,是一場民主選舉,希望選舉後能回歸平靜,並期望美國能繼續關注香港情況。

陳佐人認為,如果拜登改變大法官數目,是如同改變政制,就如改變香港《基本法》一樣。不過,他始終對美國前景不感到很悲觀,相信兩黨仍有合作空間。他又指在美國,一家人有不同投票意向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都會彼此尊重。而美國好並不等同亞洲或香港會好,他希望美國協助不同國家爭取人權,但這是無法保證的。

真正的對衡應從架構進行

溫司卡也希望美國能繼續站在港台一方支持爭取民主。不過他認為,每個國家的選舉,國民都應以內政作主要判斷。再者,在外交政策方面,他認為美國自十多年前看見中國的勢力後,已經改變。從奧巴馬開始,美國籌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從機構組織層面拉攏韓、日等國針對中國,不過特朗普上台後卻退出協議,他認為是一個大失敗。現時抗衡不同國家純粹是靠特朗普一人,卻沒有了組織上的策劃,令台港造成錯覺,以為沒有了特朗普便不行。溫司卡形容,特朗普只是說動聽的話,卻欠缺實質政策,言論又自相矛盾,一方面稱讚香港抗爭運動,一方面向習近平則表示他處理香港的「暴動」時表現不錯。他相信,真正的對衡應在架構上進行,應有系統地制訂與中國對衡的方針,而這十多年來美國已建立這個大方向。

他認為,拜登相比特朗普之下,做事則較為妥當,若拜登上台,相信他會看美國整體社會為主,也會有較一致的對華政策,這對台港有好處。「最終與中國對手的,不是單人,而是美國整個架構或經濟系統,這才真正有效。」

他又指亞裔美國人立場多元,不過多是支持民主黨,當中更有逾八成年輕人支持民主黨。此外,通常也有代溝問題:第一代華人移民傾向較保守。他估計,第一代華人移民因從極權國家前來美國,便同樣希望有類似模式,會期望有一個指引或方程式去跟從,不想思考,因此華人牧者便會如今次般發表投票指引,但他認為這類指引對美國民主的貢獻不大,並且認為其鼓吹的是一種盲從的風氣。

每個地方應爭取自己的權利

羅秉祥又指,網上日前有個新說法指因為想蓬佩奧繼續任國務卿而應投票給特朗普,問及講員如何看這說法。

對此,陳佐人同意這是可能的。此外,他又認為美國的外交穩定,有技術官員做很多研究和分析,經長年累月制訂政策,故此不會完全改變。他認為兩黨之爭如太激烈,甚至影響外交就不好。他又表示自己認同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是極端,例如退出巴黎協定、批評北約等,若能平和地發展會更理想,但現時牽涉的是全球大秩序改變,而奧巴馬留下了很多「手尾」。

他直言,外交政策是因內部改變,如他從沒想過有政黨會提出改變最高法院,他表示作為保守派牧者這十多年都有不少擔心。他同意溫司卡指大家背後應有更多思考。他指很多人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出來後,法庭會成為極右派,但他認為並不一定。他又提及,雖然心裡希望美國繼續幫助香港爭取民主,但最後每個地方應自己爭取自己的權利。

溫司卡說,在美國居住多年後發現,美國是一個實驗,不同人種、宗教的群體共同生活,每個州都像一個國家,再組成聯邦,不是由一位總統或皇帝決定一個思維,而是百花齊放,這是美國賴以成功之處。但他認為,特朗普想將這個多元社會變成他自己的王國、操控三權,但只是因為他的無能而無法成就其私欲。

溫司卡認為過去四年的美國仍然有希望,原因是美國的兩黨政策能互相制衡,一邊做錯時,另一邊會反對。不過他希望大家思考的是,特朗普未經思考及反覆的政策是否能幫助東亞?即使是國務卿,其工作也受總統支配。他表示,如果共和黨派出一個比特朗普有才幹和有品德一些的,他或都會支持,但認為特朗普對美國整個系統或文化已造成太大破壞,故此不會支持他連任。

美國選舉目的在於權力制衡

陳成斌表示,台港兩地較少留意的是,美國不只是選舉總統,更會選舉參眾兩院;而整個美國選舉的目的不是為選賢與能,而在於權力制衡,不讓一黨獨大去控制所有事情。如果要保持這個制衡,他認為可考慮作分裂投票,即在選舉總統與參眾兩院時投票給不同黨派。

他看見現時台港輿論多人一面倒地支持特朗普,他重申立場不是問題,但卻有很多人不斷妖魔化另一政黨,形容情況危險。他舉例,如早前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因為反對特朗普而被網民批評,令人不解。故此他認為現時港台就此議題已做不到理性討論。

對於因為蓬佩奧而支持特朗普的說法,陳成斌亦稍作回應指,支持這說法的是沒有留意特朗普不久前指自己如果連任,將會開除蓬佩奧——而原因只是因為他沒有公開希拉莉的電郵。不過當然,特朗普此言也可以只是說說而已。但陳成斌分析,特朗普雖然行為較瘋狂但一些做法相對務實,盡顯商人本色。而事實上,雖然民主黨也有黨員支持香港,但共和黨支持的則較多。

特朗普不能勝選是世界末日?

最後,羅秉祥亦提及港人所聽的KOL,大部份都說「拜登是垃圾」,更認為若特朗普不能勝出是世界末日,請講員分別想像如果兩人當選情況會如何不同。

陳佐人回應,特朗普勝出的話,他希望外交上他仍能繼續支持香港,以美國先行原則,或可能會改變亞洲政策,但應關注中國霸權為原則,對此他也感到較樂觀。拜登的政績令他感到擔憂,但如拜登上台的話,望民主黨強硬派仍能維持對華政策。陳佐人坦言,拜登的醜聞會影響選情,但仍望大家能多點理性討論而不用著眼於醜聞。即使拜登當選,他也不認為是末日。

溫司卡則指,如特朗普連任的話,他和家人都會考慮搬離美國。過去四年如住在美國,每日都會聽到他說謊,令很多人都感到厭倦和感到不能信任他。他認為即使特朗普勝出,也難言對東亞政策會如何,因他本身太不穩定。拜登方面,他認為醜聞純粹是製造出來,因至今都未有實質證據,又形容過去數十年在政壇中,他的醜聞是絕無僅有。不過溫司卡相信,拜登上任後一至兩年內都暫時未能對東亞有些甚麼作用,因先要處理因特朗普而帶來的國家內部問題。不過,長遠來說,相信他會重新定立制衡中國政策。

溫司卡說,香港人對美國內政可能了解不多,加上性子較為「心急」——雖然是難怪的,因想社運很快便有結果。但長遠來看,美國需要成為健康的國家才能抗衡中國。他認為美國人都已經知道最大的對手是中國——尤其在新冠病毒爆發後,但如果美國不健康,便不能幫助台港。「保護到自己的國民,才能幫到別國。」

在最後的結束禱告中,羅秉祥指很多人面對香港情況望有外力幫助,將盼望放在是次美國選舉之上,但他將這都交託上帝,無論結果如何,都願港人能調整好心態,自己負責任努力,知道如何尋找出路。

是次節目的主題為「侵侵定登登?美國華人教牧與總統大選」,十月廿七日於網上直播,至十月三十日收看人次已逾六千四百。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