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网上崇拜「洗牌效应」的弦外之音

一场世纪疫症,令教会数十年如一日的聚会模式被迫中断,取而代之是网络聚会全面登堂入室,还有随之而来的种种新可能。针对网络聚会会否为堂会带来「洗牌效应」,有神学院和机构近月进行问卷调查,其结果所揭示的种种现象,对香港教会部署面对愈趋极端的未来处境,有重要意义。

网络聚会的盛行,的确为堂会信徒打开一个窗口,管窥其他堂会的情况,以至主动寻找适合自己的崇拜信息。整合调查结果,在整体受访者之中,有三成参加过其他堂会的网上崇拜,有一成半表示在疫情过后会参与另一间教会的网上崇拜,改到参加另一堂会实体崇拜的占百份之七;换言之,在接触过后有意向主动寻求堂会外信仰信息的,比例逾三份之二,并不算低。但必须指出,之前所谓「洗牌效应」,其实早在疫症之前已经开始。经历去年反修例运动,部份堂会原本已有会友因为与会内信徒教牧政见不合而求去,另觅其他教会。疫症期间的网上崇拜,极其量只是为信徒提供多一个方便。观乎今次调查显示,有逾六成受访者在近月疫症期间参与自己教会的网上崇拜,逾八成受访者表示疫情后将继续参与自己堂会的实体崇拜,堂会信徒的内聚力量,相信比很多人想像中的强。对于面对未来愈趋极端和分化的社会环境,堂会这份内聚力量,不乏积极意义。特别在「洗牌」过后,堂会各自的同质性或有所提高,本地教会整体应对极端处境的能力,或可看高一线。但说到底,这份内聚力能量有多大,很取决于当中有多少是基于惯性与惰性,有多少是基于牧养得着,又有多少是基于肢体守望相交之情,需各堂会抚心自问,认清实况。

调查结果亦揭示,纵然网上崇拜在很多方面及不上实体崇拜,但对本身因为种种原因而未有稳定出席崇拜的游离信徒,网上崇拜却肯定有独特的牧养角色。这份牧养角色能否进一步延伸至近年大家关注的离堂会信徒,以至那相信为数不少的「有信仰无宗教」一族,很视乎堂会的整体召命,也考验堂会牧者的信息能否到地入心,须拭目以待。此外,面对行将掩至的移民离港潮,移民港人的属灵需要有多少是海外教会未及照顾,而香港教会可以继续透过互联网来提供牧养支援?对于作为离散族群(diaspora)的香港信徒来说,这会是另一道重要的社交和属灵纽带,为这族群在各地的信仰见证以及福音传播带来动力。

随着肺炎疫情反覆,香港社会严阵以待,应对可能出现的第四波疫情。与此同时,《港区国安法》后的移民离港潮,影响力正渐渐浮现,学生退学举家离港的个案在不同学校相继出现,现象已见诸新闻媒体;再加上当权者所鼓吹的种种极端趋势,香港社会未来所面对的挑战巨大非常,毋庸置疑。而教会的牧养责任,无论在堂内抑或堂外,面向香港抑或面向海外,均只会继续加增。问题是,我们可有在祷告中认清一己实况与召命,继续跟随上主脚踪?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