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查册无罪,寻真有理

香港电台电视部节目《铿锵集》「七二一谁主真相」编导之一蔡玉玲,因为追查现场车牌资料以跟进事件,被当局指违反《道路交通条例》以虚假陈述查册,遭警方重案组上门拘捕。事件震动香港社会,一石击起千重浪──查册是左中右新闻媒体工作的日常操作,为何盯上香港电台?为何负责拘捕行动的警方部门,是涉及去年七二一事件的总区?为何运输署未作谘询,就自行收窄查册申报理由的选项範围,致令新闻工作者要查册就只能身陷法网?为何自去年反修例运动爆发以后,由车辆登记、出生登记、婚姻登记到选民登记,多项查册途径均陆续被收紧,什至有些即使表明资料用于新闻活动,仍然不获批准?七二一事件所导致的警民互不信任,因为官方不愿独立调查而未见解决可能;查册所揭露的问题更是层层加码,直指本港社会健康运作所靠赖的真相基础,危在旦夕。

相比起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的公权力,新闻媒体作为「第四权」的力量,全凭「真相」二字。查册作为源自官方的核证途径,对新闻工作者追寻真相的工作,至关重要,否则记者难以从新闻主角以外的第三方,来客观核证各项身份与关系,报道出错风险更高,很多牵涉重要公众利益的人脉连系与利益轇轕亦会难以得知。当记者难以履行求真天职,什至动辄身陷诽谤风险,社会大众同样要为「第四权」无法正常运作而付出沉重代价:一方面,恶行得不到揭露,沉疴不能够清除,社会要自我修正更不容易,有时可能连维持公平的营商环境也有困难;另一方面,当公民社会失去一个共同信任的平台,更多的资讯真假难辨,要讲道理来化解分歧也就更为困难,所产生的信任真空,自然可以被信奉武力与权力之徒所挪用,让暴政之风为所欲为。

际此,接二连三的撤销议员资格之举,让立法会愈见制衡乏力;《港区国安法》加上行政机关愈见冷酷严苛而富选择性的检控做法,让司法机构在捍卫法治精神和保障人权的路上,显得艰辛曲折;倘若「第四权」的求真能力也被刻意削弱,人性阴暗面进一步失去制衡,社会要达致那昭然于日光之下的公义,恐怕难上加难。或许不少港人因为社会前景,以及种种可能的暴政风险,而选择移民离港,但还有很多未能离去或是不愿离去的人,会继续在这城生活下去。更多人的关注,让政府清楚港人要求确保公众查册渠道畅通,回应港人寻求资讯公开的诉求,既为这城担上当负之责,也让这城的未来有活出真实的可能。谁人心底有这样的一份为他人而付出的怜悯之情?

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是基本的圣经道理。但在一个连求证真伪也愈见困难的社会,要贯彻这简单的信仰要求,可以从何谈起?或许,可以从关注新闻自由开始,为上主所乐见的公义空间,摆上代祷与行动。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