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知韓識韓,但不要過份哈韓:韓流╳信仰

香港疫情近日雖略有減緩,但「第四波」的陰霾未散。如何打發時間成為不少都市人頭痛的問題。就算放假走上早已人頭湧湧的郊外行山,或花點錢「宅度假」(Staycation),始終不能日日如是。無可否認,疫情令全球人口留家時間大增,所以Spotify1、Netflix這類公司「賺到喊」真的不意外,或成疫情之下最大贏家。其中南韓的流行文化都在這些平台非常活躍,連我剛退休的父親近期都用Netflix「翻煲」五年前朴寶英2主演的《Oh我的鬼神君》,使我不禁想:所謂有危就有機,就算防彈少年團(BTS)3原定今年舉行的國際巡迴演唱會遙遙無期、南韓文化工業不定期停擺等,疫情會否反而成為韓流進攻世界的另一機遇?看到BLACKPINK4最新的MV在YouTube只消一個月已超過二億次點擊率,就覺得這種想像並非毫無理據。

話說回來,不少人其實都知道韓流是一種政經產物,而非無中生有的東西,至少能追溯至兩位前南韓總統金泳三(1993-1998在位)和金大中(1998-2003在位)的文創產業以至「文化立國」政策。因為有國家機器的大力支持,現在韓流的每年盈利已上百億港元計。但我們在疫情之下沉醉在韓流(或把之當作動盪政局的麻醉劑)之際,有否想過它可能會衝擊到我們的信仰?

可能你第一個反應是:「認真你就輸了」、「做人唔好太耶L」。然而可能大家沒有認真想過,"divertissement"這個字不單解作「娛樂」,其實也有「轉移注意」的意思,也就是轉移人的注意,使他們無暇思想更重要的東西。事實上,有外國學者就用這個字去研究政治的造神運動,甚至有人視"divertissement"為一種催眠國民的行動。耶穌在世時,羅馬帝國的大城市都設有鬥獸場,也有這個目的。

雖然我們不是南韓人,未必會因為韓流而忽視當地財閥專權、職場壓力大、自殺率高等政治和社會問題,但不代表它不會分散我們看待身邊事物的心神,更甚的是會影響我們對生命和信仰的尋索。畢竟,世界對我們的挑戰和試探不一定是對我們張牙舞爪,有時,甚至很多時,是以一種誘人的姿態與我們相遇。

當然,對韓流進行焚書坑儒極為可笑──不要小看基督教的反智,以前就有教會提倡禁看電影和著牛仔褲。以傳道書為例,就從不否認享受、休息:「人在日光之下,最大的福氣莫過於吃喝快樂,……從勞碌中享受所得。」(八15,《和合本修訂版》,下同)問題在於,我們有否把韓流過份抬舉,成為生命中名副其實的偶像(idol)?幾個月前,我到戲院看IZ*ONE5的實況演唱會電影,旁邊的一位初中生不停揮動市價起碼四、五百元的應援手燈6,持續不顧喉嚨安危,大叫其中一個成員的名字,不禁令我突發奇想:如果我問這位朋友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是甚麼,他會如何回答?

我覺得啟示錄十八章的異象很有意思,因為它把帝國和商人的邪惡關係寫得很生動,例如「地上的商人因巴比倫極度奢華而發了財」(3)就與韓流的商業營運模式類近。當我們享受南韓的文創產業時,也理應辨識自己投入的心神和金錢是否健康。只有上帝在人心中回到應有的位置,我們才能看到自己在娛樂外有另一種選擇,一個心靈真正可以歸屬的地方,而非一再甘心成為商人的俘虜,繼而忽略了上帝在大時代下可能想我們學習和回轉的說話。

1. 一個瑞典公司開發的線上音樂串流服務平台。
2. 南韓當紅女演員,有「國民妹妹」的暱稱。
3. 當紅南韓男子偶像團體,由七名成員組成。
4. 當紅南韓女子偶像團體,由四名成員組成。
5. 由十二名成員組成,於二○一八年出道的期間限定女子偶像團體。暫時是南韓女團史上最高的首週專輯銷量紀錄保持者。
6. 粉絲為偶像加油用的物品,也是娛樂公司其中一大收入來源。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可選擇:📲 PayMe 或 💳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852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4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