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议会民主路线成绝响
核心价值守望在民间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集体总辞,抗议四名议员被即时撤销资格(DQ),在香港史无前例。站在政治光谱的不同位置来看待事件,评价或会不一。然而,事件确实标志着香港人数十年来,在立法议会内循序渐进争取民主的进程,因应当权者近年以一个又一个的「人大决定」凌驾既有特区法律,终于在九七主权移交后廿三年戛然而止,这不啻是香港社会发展的一大倒退。至于去年「变天」的区议会,面对行政机关不断在行政上和资源上加限设障,在议会占大多数的数百名非建制议员只能负隅顽抗。

当法治被视为展现权力的统治工具,官民之间的沟通意愿就难言双向,而变得更着重由上而下的单向宣示。这也某程度解释了北京「全面管治权」一说自二○一四年出现以来,香港巿民的多方诉求──由雨伞运动要求落实《基本法》普选条文的「我要真普选」,到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特区政府常常显得逃避、冷漠和无动于衷,结果进一步激化民愤。此时此刻,立法机关的制衡力量进一步失效,议事厅的异见声音又几尽消失,难以盛载社会现存的种种矛盾来加以疏理,今后香港局势的变化速度,难免更加暴烈难料。与此同时,民间社会若要透过种种行动来处理问题,代价愈见高昂,空间亦会大为萎缩,即使在年宵花巿投一个档摊,以和平方式分享理念,亦会被当局横加阻挠。

今时今日,港人要维护香港社会多年发展所珍视的自由、人权与民主等核心价值,已愈来愈难从制度上得到匡助和保障。于此,在制度以外,民间社会的角色只会更形重要。尤其是当权力分立的制衡失效,导致人性阴暗面失去控制如同水银泻地般蔓延,民间社会往往就成为保存良知记忆以及守望相助的小小空间──由家庭到社区,由校园到社会服务中心,由巿场到办公室,由运动场到郊野公园,在在都是守望相助的空间,值得点滴珍惜,聚沙成塔。

至于教会,作为民间社会的重要一员,自然也有不容妄自菲薄的角色;更重要的,是这个角色并不是由制度环境、社会大势和学术理论所赋予。由大使命到大诫命,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是为着上主的使命,口传身传,活出主道,无论得时不得时。这不是因为教会的作为有多好多伟大,事实上在信徒教牧当中,软弱的也不少;而是因为我们可以倚靠耶稣基督,承认软弱,面对罪性,见证公义而不自义,分享怜悯而不自怜。我们深信,这才是被神所爱的世人要得享真福的基础,由掌权贵胄到贩夫走卒,普世皆然。

「维多利亚城愈来愈繁荣,将会成为各种重大变革的根源,在香港的正或邪,都会以倍数增加,如果香港是腐败的话,它的影响将既深且远。这个城市应要走另一个方向,我们应将它推向另一个方向。」(裨治文 [Elijah C. Bridgman],美部会宣教士,一八四四年)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