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際

美多種族堂會單向發展
極少白人加入黑人堂會

全國宗教群體研究(National Congregations Study)的調查顯示,美國有一成六堂會屬多種族,比例在這廿一年間增長十個百份點;但會眾種族多樣化只是單向發展,有參與研究的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社會學家道格堤(Kevin Dougherty)指出,全美千二家受訪堂會中,幾乎只有黑人參加白人佔多的堂會,而在黑人佔多的堂會之中,白人參與敬拜的不足百份之一。其中原因是黑人堂會一般是較小的窮教會,聚會選擇較少。

只要堂會無單一種族或族群佔逾八成會眾,便定義為「多種族」,俄亥俄州立大學社會學家愛德華茲(Korie Little Edwards)發現,不少堂會九十年代起推行多種族化,但失敗告終:「許多時候(有色人種)被期望跟主流白人文化同化,結果要躲藏,或放棄自己的文化偏向,將自身種族身份縮至最小。」結果對有色人種造成莫大傷痛。戴維森學院(Davidson College)社會學家馬蒂(Gerardo Marti)分析失敗原由,包括推行多種族化流於表面,只在教會網頁貼上黑人圖片、敬拜中唱黑人靈歌或拉丁聖歌、聘用非白人敬拜領袖等:「試行了一陣子,大多數堂會都放棄,再沒有動力去做,太難了。」

南卡羅萊納州蘭卡斯特縣(Lancaster County)的轉化教會(Transformation Church)是個異數:縣人口逾七成是白人,但該會會眾只五成八是白人,其餘是黑人、拉美及亞裔,還有數以千計人每週參與其線上崇拜,相當興旺。「真正要做到多種族教會,要像重新植堂般做起。」曾是美式足球員的黑人牧者格雷(Derwin Gray),道出他跟白人太太十年前建堂的初衷:「我們有個基要的信念就是,耶穌基督不僅赦免罪人,也建立一個不同膚色的家庭。這是應許給亞伯拉罕的家。」這次研究亦發現不少多種族堂會,都像格雷的轉化教會,牧者是黑人,北卡羅萊納州希爾斯伯勒(Hillsborough)的多種族Vertical教會,七年前由黑人牧者布魯克斯(Ryan Brooks)創會:「我不相信多樣性是目標,目標是聖經中的合一。當合一是目標,多樣性便成了副產品。」

不過,今年大選年堂會推行種族多樣化尤其艱巨,許多福音派反擊「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美南浸信會有保守派牧者公然反對「批判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縱使研究顯示種族多樣化,遍及美國新教多個主流宗派的堂會,但《美國盲點:種族、階級、宗教與特朗普總統任期》(American Blindspot: Race, Class, Religion, and the Trump Presidency)一書的作者馬蒂存有疑慮:「建立多種族教會工程,在一些保守白人堂會中,愈來愈受懷疑。」

(取材 Religion News Service)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