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别让一个二维码分化教会

新型肺炎疫情第四波转趋严峻,除了过去种种严厉防疫措施──例如学校停止面授教学、公务员家居工作等──需要重新实施,还有特区政府推出的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现阶段强制食肆登记并张贴二维码,供顾客以程式扫描来记录行踪,以便日后有需要时追查传播情况,并要求密切接触者检疫;政府且不排除,日后有需要时,会强制全港巿民在智能手机安装此程式。这个程式,手机机主无法得知被记录的资讯内容,舆论关心当局会否过度取用手机资料。此外,一开始「崇拜场所」被列入场地登记选项,虽非强制宗教场所登记和张贴二维码,却已经引起教会群体关注和议论,除了会友私隐能否得到保障,更担心措施会否成为日后宗教自由被收紧的第一步。

要对抗疫情,总需要更多巿民的付出,然而巿民也实在有需要得知要付出的是什么,来加以权衡。以记录行踪为例,鼓励巿民自行记录,以便有需要时用作追踪病毒传播,是一回事;将行踪交托一个自己的无法信任的程式,是另一回事。特区政府在立法会民主派总辞离任前回答质询时表示,程式经独立第三方评估,确保符合保障私隐法例的规定。然而,当民间对政府信任度早已低处未算低,面对一个连储了什么资料机主也无法得知的程式,要清晰确定自己在这项抗疫措施会付出什么私隐代价,实在无从谈起。

另一方面,对香港教会群体而言,放眼内地,今天的政权对教会的管控和打压不断加强,昔日的文革式迫害仍历历在目;即使《基本法》明言保障本地宗教自由,当《港区国安法》划破权力制衡后,过去那无法无天的历史会否由一个追踪会友的二维码开始,在香港重蹈覆辙,自然备受信徒教牧所关注。当然,一个既不属乎圣礼,又无涉教义的二维码,会否成为教会分化之源,问题重心并不在于信仰上的思辩与共识,而在于教会的安排能否顾及不同会友的想法与忧虑,容让大家的想法和做法都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空间来得以安顿。

必须指出,今时今日的香港,已走进一个自保时代。对于继续留在这个城巿的巿民来说,当权力分立渐次消失,自由空间愈见收窄,制度在保障人权方面似乎愈来愈难寄以信任,如何靠公民社会自己的力量和判断来自保、避险,以至抗衡,就成为愈来愈多人的自然选项之一,态度且斩钉截铁,绝不含糊──这份社会态度,在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总辞中得见,也在有线新闻的员工总辞中得见;某程度上,在近年的离堂会现象以至「有信仰无宗教」的群体之中,其实也能得见。「安心出行」二维码和程式会为教会群体(以至其他公民社会成员)带来什么冲击,造成什么人员流转,在现今其他疫情限聚措施的影响下,或许尚待观察;但无论如何,这肯定不会让基督的爱与我们隔绝,也不会改变众人在乱世中对信仰的倚靠,无论身在何处。问题是,教会的管理层能否看清楚这一点,作出合情合理的判断,不让安息日变成人的主?(可二27)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5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