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这是神学的黄金时代!

「这是我们的黄金时代。」香港哲学家周保松如此评价今日的香港。1

时代这么坏、形势那么差,为何称得上黄金?相比之下,香港过往数十年的辉煌发展、经济稳步向上,不是更为「黄金」吗?周保松解释道:「在当下,因为不同香港人的努力……确实见到最美丽最高尚的香港风景。这样的风景,由我们创造。如果我们见到,如果我们珍惜,这就是我们的黄金时代。」2原来周保松所指的不是物质上的丰盛,而是思想、精神、信念实践上的百花齐放。这些层面以往常被忽视、被评为无助生产,现在众人都趋之若鶩。哲学、社会学、人文科学、神学……均是如此。

过去不少教会领袖抱着一种功利主义去看神学,最常问的是方法论(how):「这样做是否有效?」3。而香港教会深受西方巨型教会影响,不自觉地建立起「教会增长」的宏大叙事,视教会发展为硬道理。于是引入标竿教会、自然健康教会、锐意门训教会等「进口货」来推动发展4。别误会,我不是批评这些模式本身,我知道它们本身是多元和有其神学理念的。但当本地教会领袖以功利的心态来引入这些模式时,便将它们都平面化为教会增长的方法。试想想,假若曾金发牧师(Rev. Edmund Chan)的新加坡圣约播道会只有寥寥数十人,仍会有香港教会领袖关心他那套门徒训练吗?

神学无用论,本身就是一种神学。因为每个人也自觉或不自觉地受着某些神学、个人经验和文化思潮所影响5,而香港堂会过往行之已久和行之有效的神学关怀就是教会增长(堂会发展)。这点与吕大乐教授《四代香港人》中,现时仍主导香港的第二、三代港人之关怀:「社会发展、向上流动」不谋而合。(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但本文篇幅有限,我会另外撰文详述。)

「实用神学」的失效

那么进入正题,为何我会说:「这是神学的黄金时代」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过往的「实用神学」失效了,被现实打得一败涂地。过往数年,香港社会变得很快,去年起更是在总加速师推动下疾如旋踵。而教会以往一直欠缺实践神学(practical theology)和处境神学(contextual theology)的尝试,较少针对香港时代处境的神学反思(试回顾那些寥寥可数的本土神学建构6)。因此当「教会增长学」跟不上新时代时,教会人数就只有流失,没有加增;领袖束手无策,四处寻求药方。但笔者在此奉劝各位,现时香港教会需要的,不是更有效的增长方法,而是更合乎圣经和对应处境的神学。用布鲁格曼(Walter Brueggemann)的说法,就是真理(truth)与盼望(hope)并重7:更合乎真理地反思教会使命、更对应处境地展现福音盼望。

我再问:为何「这是神学的黄金时代」?因为当旧路线失效(我说失效,因教会增长学不是错,只是不全面)时,人们便开始探索新路线了。那不止是实践上的新路线(只关心how),更是跳出原来框框,更广阔地了解和诠释现况的机会(重新反思what与why)。港台节目《哲学有偈倾》,早前有一集请了周保松作嘉宾,提到「理论和实践不是对立关系。理论提供知识框架,让我们认识自己、了解处身的时代,和帮助我们认识所坚持的信念的基础何在。」8我非常同意。神学理论与信仰实践绝非对立,反而两者是在对话中彼此成全:观念批判和支持实践,现况试验和寻求理论,最终达致知行合一。

以往香港基督教中,神学与教会分家,相距什远。神学「专业化」,成为一门纯学术(academic);而教会只关心技术(technical),四处寻觅牧养和教会增长的方法。各自在各自的世界忙碌,互不打扰。但当社会急剧转变时,各人便会停下来,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教会过往那套「发展增长」论述失效,新论述的建构便变得必要──「教会终于需要神学」。因此神学研究不能再是纯学术(theology),而是必须走进神学践行(theological)的层面来服事教会。9论述和实践要重新对话,彼此成全。

没有论述,行动没有基础;没有实践,理论只是空谈。以往神学研究和教会牧养分家的情况要改变了!巴特(Karl Barth)说:「神学必须服事教会。」10、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说:「神学家不只是解释世界,更是在神圣转化的期盼下转化世界。」11、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自身就是一位践行神学家12。历史中改革教会,什至转化社会的神学家,均不是象牙塔内的学者,而是进场参与,敢于在教会和社会等公共空间发出提问,从而着手建构那时代神学的人。巴特如是,莫特曼如是,潘霍华如是。

以信寻知(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是坎特伯雷大主教安瑟伦(St. Anselm of Canterbury)为神学下的定义。当人开始思考,在处境中发出问题,带着信心寻找答案时,就是在「做神学」了。随着大学普及化、资讯革命出现,神学资源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更触手可及。每个人只要愿意,也能建构他们的神学论述,提供信仰实践的根基和动力。当然,神学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群体的创作,需要在不同人的对话交流中得着丰富和完善。因此,愈多的人起来「做神学」,神学对教会和社会的影响便更为深入和持久。这个时代正邀请更多的人投身处境神学。

神学的黄金时代,不在于学院式的知识生产,而在于神学有多能够回应教会和社会的呼声。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教会在失效中对使命的寻求、信徒在苦难中对信仰的呼求、社会在漆黑中对盼望的渴求。你,听得见吗?

「这是神学的黄金时代!」我如此评价今日的香港。

(内文粗体为作者所标示)

1. 周保松:《我们的黄金时代》(香港:牛津大学,2019),页34至43。
2. 同上书,页34至43。
3. 胡志伟:〈解放神学与香港教会〉,《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年1月23日。
4. 马保罗:《不做堂会奴隶,成为基督身体》(香港:印象文字,2018),页10。
5. 李文耀:《战斗或共融:当代神学家的教会论》(香港:建道,2017),页13至19。
6. 何兆斌:〈后记:从「馀民神学」刍议到集思凝聚的本土神学建构〉,《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8年6月8日。
7. Walter Brueggemann, Truth and Hope: Essays for a Perilous Age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w Press, 2020), xiv.
8. 香港电台:〈五夜讲场——哲学有偈倾 2020:香港哲学家:周保松〉,2020年11月16日。
9. 路恩哲:《青少年牧者潘霍华》(香港:基督教文艺,2020年),页17。
10. 李文耀:《战斗或共融:当代神学家的教会论》,页2。
11. 邓绍光:《盼望.神学:莫特曼》(香港:基道,2014年),页138。
12. 路恩哲:《青少年牧者潘霍华》,页25。 


守护自由空间,请支持基督教《时代论坛》
可选择:📲 PayMe 或 💳 网上捐款(信用卡)

⚡️转数快FPS +852 51100803(注明奉献,如需收据请附姓名及电话)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