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时势真恶,竭力求善──
国安法下的民间社会

《港区国安法》划破权力制衡,所带来的影响蔓延至巿民的日常理财及经济生活。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举家仓卒流亡海外,当局冻结他一家老少的银行户口,涉及数百万元的多年积蓄,舆论哗然,担心这会成为《港区国安法》诛连亲属的先例,也危及私有产权。其后,好邻舍北区教会以及创办人陈凯兴传道一家的银行户口亦被冻结,舆论进一步担心这会否成为针对非政府组织、慈善团体和宗教团体的先例;以至担心内地强拆十架的打压宗教剧本,会否以针对宗教团体账目的形式,在香港变奏上演。

人人担心先例,皆因对现届政府缺乏信任,这早已证诸具公信力的学术民调;但政府对此似乎视而不见,遑论修补。近日特首林郑月娥被媒体问及去年的反修例风波,她还在反问记者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港区国安法》赋予当局独断的权力,红线随政治需要而飘移,行政机关单凭一点尚待证实的怀疑,就可以冻结资产候查,还柙不设保释,时间随时以月以年计,为社会运作以至人身自由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状况对于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信誉所带来的破坏,显而易见。而对于民间社会的不同成员(包括宗教社群)而言,即使筹募捐款一类日常运作,都可能要白白冒上捐款来历成疑又无从稽考的风险;要在如此不确定的状态下秉持使命,践行理念,服务人群,只会愈见困难。

人活着不是为了制度,也不单靠制度,最重要还是人能否了解生活的意义,愿意为此而付出,什至排除万难。对民间团体以至信仰社群而言,其实也是如此。特别是对于基督徒来说,因着对基督的爱,实践大使命与大诫命,总是在生活场景里进行,无论得时不得时。若然社会制度有助于生命之道,撑起了一个公义与怜悯的社会空间,固然值得感恩;即或不然,信徒教牧仍应该在彼此相爱里活出基督的样式,为软弱者施怜悯,为受逼迫者发声,这等生命目标不会因环境而有所改变。面对从制度而来愈见加增的高压,每位信徒教牧能摆上的代价和方法,或有所不同,但总不会没有可摆上的空间,更不会失去盼望的缘由。上主的国,原本就不属乎这个世界。

人间制度,地上权力,从来都有失陷崩坏之时。其实,即使是教会内的制度和权力运作,都是一样。而教会靠拢权力以换取短暂安全与共生的例子,在历史里也屡见不鲜。不过,信仰群体既以耶稣基督为元首,就更有理由不向地上权力靠拢,而是与人间建制保持一份心灵上和组织上的距离;当地上政权履行赏善罚恶之责时如是,当掌权者以己为神要求众人膜拜时更应如是──这不单单为了教会群体在制度崩坏之时得以自保,更为了让基督的香气能够在社会里自由散发,达致人前。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